康哥的头埋在轻轻的乳儿上,贪婪地闻着轻轻的乳儿。
    “好热,好舒服……”轻轻已然有些神志不清了,她的手不受控制地将身上的衣物脱下。挺着乳儿送到康哥嘴边。
    康哥一口咬上她的乳肉。
    “啊……好舒服……”
    康哥一口又一口地撕咬轻轻洁白无瑕的乳儿,连乳根也不放过,直将轻轻的两个大乳咬的通红。
    乳头早起硬如石头,康哥丝毫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狠狠地吮吸着轻轻颤巍巍挺立的乳头,许久才舍得离开。
    “骚逼,你真他妈够劲。”康哥一巴掌拍打在轻轻的奶子上,惹得轻轻又娇喘起来,“啊恩……好舒服……啊嗯……”
    “一会儿让你更舒服的,骚逼轻轻。”
    ——
    “傅同学。”沉清清又停了下来。
    傅少洲偏过头看她:“老师请说。”
    “你看康哥已经精虫上脑了,并且刚刚也吃到了轻轻的乳儿,他现在说话肯定是有一种满足感和掠夺感在里面的,一定要欲!而且啊,你想想你自己,如果你对着一个全裸的女人,你的呼吸声,心跳声,会跟现在这样平静吗?读者听书的时候,全程就靠我们如何去演绎,你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充满着磁性,但是你的语气也太温柔了,听众都要爱上你了,怎么会相信你是一个迷奸别人的猥琐宅男呢?你说话时起码得粗喘呀!”
    傅少洲沉默,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沉清清看他的样子,好像被打击的大狗子,有点可怜。
    她母爱泛滥,又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太狠了。
    毕竟,傅少洲跟她不一样。他是兴趣,而她则是看这个吃饭。他不需要太专业啊!最重要的是,他是雇主,苍天啊,沉清清开始思考,万一他一怒,把她赶出去肿么办?
    “恩…不好意思傅先生,我说话您别放在心上。我想了想,其实你不用说那么专业的。不喘就不喘,本来我们就只是读睡前故事消遣而已。”
    “沉老师,我觉得你刚刚指导得对。”傅少洲真诚地望着她,“我会改进的。只是,我有点过不了心理这关。抱歉这么说非常失礼,在朋友面前,我做不到……粗喘……”
    沉清清:“……原来是这个原因。傅先生您压力不要那么大,您就想着,我是工具人就好了。恩…实不相瞒,我一个人录的时候,有时候还会边说边做动作,我的搭档们也是,通常再这种戏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拿一些辅助工具,譬如说充气娃娃。”
    傅少洲眨眼:“可是我没有充气娃娃。”
    他的眼神纯净又深邃,吸引得沉清清飘飘然的,沉清清鬼使神差地说道:“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把我当…恩,轻轻的。”
    傅少洲等的就是她这句话,面上却不露声色:“这,不太好。你是女生,我怎么能趁机这样对你。”
    “没关系的。”沉清清觉得自己跟他说话时,呼吸都会放轻,生怕唐突了这帅而不自知的禁欲系美男,“我也是你的半个老师了,手把手教学,没有关系的。”
    傅少洲又沉默了。
    沉清清追谢解释:“你不要有负担。我不会因此缠上你的,我们只在读故事的时候这样做,平时不这样。好吗?”
    傅少洲勾起了唇角,摸了摸她的发:“想什么呢?我没有怕你缠我,我是怕,我会缠上你。”
    迎着她不解的眼神,傅少洲解释:“可能你会觉得我有些死板。我还没有女朋友,有些事情,我只会对女朋友这样做。所以,清清,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沉清清拍了拍自己的脸,“我是在做梦吗?”
    傅少洲好笑地拉着她的手,正色:“你不是在做梦。做我女朋友,好吗?”
    ——
    傅先生:做我女朋友,就可以上下其手了。搓手手!
    土豪:那我走?
    尒説+影視:ρó㈠捌мó.có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