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是库洛洛的番外
    ——————
    喂,你知道吗?
    穿越者什么的。
    早就烂大街了。
    “唉——”在百货商场不起眼的公共厕所的洗手台边洗手的不起眼的年轻女人发出不起眼的小小叹气声。
    在明面上她是不起眼的地方做着不起眼的工作的不起眼的人,但是只有她一人知道,她暗地里是熟知这个世界种种剧情和重要角色的穿越者啊呸!
    哪里有她这种屁点金手指都没有,花费数年自学成才,勉强成为念能力者的不起眼穿越者!
    没有奇遇,没有名师,没钱,也不能靠脸吃饭!
    她就是传说中混得最差的一届穿越者!
    这几年积累的经验,再加上前世的知识,让她不得不理智地选择在剧情对应的时点避开主角或者配角团,凄惨的……呸,低调地在这个世界维持平淡的生活。
    事实上,她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
    因为她前些日子居然看到偶像比赛Idol 里面出现了库洛洛的身影!
    那眼神,那身段,那气质,那发型,连名字都是一样的,不,就算用了假名,看过无数遍原着漫画的她一眼就能认出来!
    卧槽!
    这是哪门子的超展开啊!
    这个世界不是按原着进行,而是别的平行世界吗?
    真是X了狗了。
    幸好没有依照套路去参加主角团的那一届猎人考试,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呼——”无所谓了,无论如何,还是小命重要。
    她关掉水龙头,用手帕擦手的当儿,有一个人进来了。
    公共厕所嘛,既然是公共设施,有别人进来是理所应当的。
    没错,理所当然的,只要进来的人不是男的——这可是女厕所啊喂!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进来的不仅是个男的。
    他他他他他他他还、还是……那个迷倒万千少女(笑)叁大美色之一(笑)超人气反派组织幻影旅团头目(笑)的库,洛,洛?!
    噢,她简直要昏厥了!
    这、这种bad  ending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角色,以咱的数值就不要惹了。
    所以导致她感到昏厥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情绪是惊吓。
    再加上库洛洛绅士地扶了一把脚步不稳的她,更令她不知所措!
    日!
    有不好的预感!
    感觉要被XX了!
    “抱歉,贸然闯进来,我没有恶意,请不要惊慌。”库洛洛使用了百试不爽的人畜无害式微笑,“由于某个不能说出来的苦衷,我想找你借一样东西。”
    “借一样东西?!”她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了“念能力”“钱”“命”等等自己不想失去的东西。
    不动声色逼近的库洛洛,安静过分的公共厕所,令她想起,这厕所似乎只有他们两人在。
    她几乎要拔腿就逃。
    “能借我¥@#¥%吗?”库洛洛压低了声音。
    “哎?”她以为她听错了。
    “能借我¥@#¥%吗?”库洛洛又说了一遍。
    “哎?哎?”她的大脑处于当机状态。
    “能借我XX巾吗?”库洛洛耐心地重复,咬字清楚得不会有人听错,除非那人是个聋子。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虽、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不借好像会很危险!
    别被他和善的面孔迷惑!
    “呃……那个,稍等一下。”她不敢多问,马上拿起挎包,“……对、对不起,今天没带。要不你……”
    后半句“找别人借”还没说出口,库洛洛的身影摇晃了一下,他显然有些虚弱,为了稳住身形,把手撑在了洗手台上,“没关系的,抱歉打扰了,你不必介意。”
    “可是……”看到人面色苍白随时要倒下去的样子,一般人都会介意吧!
    不管对方是不是演技,同情心在她心里占了上风,区区XX巾而已,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个。
    她拦在库洛洛的前面,“那个,XX巾叁楼就有卖的,如果你实在有急用……”
    “那就太感谢了。”库洛洛抬起脸,眼眶甚至微微有些湿润,“我已经痛得有点走不动路了。”
    这样的表情,放在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脸上,足以秒杀大部分怀有母性的女子。
    为毛男的会有痛经(?)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库洛洛(笑)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乐于助人!
    “你在这,不,厕所不行,你在附近等一下,我很快就买回来。”她拍着胸脯保证道。
    “有劳了。”刚说完这句话,库洛洛的脸色变得更差了,好像在承受着极大的苦楚,“我想,还是和你一起去比较好。”
    与她印象中的库洛洛不一样,直到到达XX巾柜台前,这个库洛洛始终一言不发。
    难道说自己不是库洛洛盯上的目标?
    这也许是件好事。
    她正压抑着试图探察真相的好奇心,听库洛洛问道:“你是XX巾派还是XX棉派?”
    “哎?”
    库洛洛(?)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似的,重复道:“你是XX巾派还是XX棉派?”
    “为、为什么问这个……”
    “我认为比起XX棉,还是传统的XX巾更好。”对方一本正经地坦言。
    “呃……”
    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这货不可能是库洛洛。
    “你不会是在耍我吧?!”她忽然觉悟,扔了个白眼便走开了,“神经病!”
    柜台前的工作人员没有听到他们前面的对话,以为是普通的情侣吵架,还好心地提醒杵在原地的男方,“不追上去吗?”
    “不,不用了。”库洛洛脸上挂起一贯的营业笑容,“比起这个,我想请您帮忙做个调查。”
    “抱歉,我现在正在工……”
    “不会耽误多少时间,只需要口头回答一个问题就可以了。”
    她犹豫片刻,点头应允,“可以。”
    “请问您一周内会XX几次?”
    “哎?”她的职业笑容有些难以维持,“我没听清,能再重复一遍吗?”
    “请问您一周内会XX几次?”对方一脸真诚,不包含任何邪念的那种。
    即便如此……
    “我可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吗?”她维持着服务人员最后的职业操守,挤出微笑。
    “这是非实名的调查,我们会保证您的隐私……”
    “滚。”服务人员已经抛弃了职业操守,“不然我就报jing告你骚扰。”
    与此同时,本届混得最差的穿越者,被来者不善的一男一女堵在了某个无人角落。
    两人皆是实力不可小觑的念能力者。
    反抗不得。
    本届混得最差的穿越者,简称“穿越者X”,在心中叫苦不迭。
    根据穿越者X前世的记忆,这一男一女就是幻影旅团成员玛琪和信长没跑了!
    难道说刚刚那个脑子有问题的男的真的是库洛洛?
    难道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放心吧,我们无意伤害你。”玛琪说,“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他们给穿越者X提出的请求是配合库洛洛的行动,甚至愿意为此支付酬金。
    卧槽!
    强盗反过来送钱?
    穿越者X难以置信,但碍于自身实力有限,无法拒绝,加上酬金确实可观,便应了下来。
    望着穿越者X的背影,信长靠在墙上,叹气声中是无限的疲惫,“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没有出现危险的‘选项’就谢天谢地了。”玛琪盯着隐隐有骚乱迹象的不远处。
    “被人叁天两头地指着鼻子骂‘变态’,除了团长也没几个人受得了吧!搞成现在这样,成天忙着收拾除念失败的烂摊子。真不该相信西索找的除念师!”信长满肚子抱怨,“还没有西索的消息吗?我想第一个去干掉他!”
    “和你有同样想法的不止一个。原则上是先到先得。”
    话还没说完,两人同时收到了信息:飞坦被西索干掉了。
    猎物和猎人,身份随时对调。
    “……”x2
    “看来我们此刻的想法也是一样的。”信长拿出一枚硬币,“谁留在这里……老规矩,猜硬币决定。”
    狩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