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药引(骨科 高H) > 第56章尾声(正文完)

第56章尾声(正文完)

    视线模糊前,无芽看见院口步履匆匆的高大身影。
    记忆中,无芽还从没见过王爷这样慌乱的模样。
    君皓尘紧扣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他的怀抱温暖坚实,却暖不了如同坠入冰窖的她。
    “无芽!”
    “阿娘她……”无芽刚一开口,嗓子眼就呕出一口腥甜的心头血来。
    他的眼里只有她,却对身边阿娘的尸身并不感到意外。
    “你……早就知道了……对……对不对?”
    无芽不知道为什么阿娘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她面前,可她猜到了,这段时间有很多事情她都被蒙在鼓里。
    “无芽,别说话,这些我都会告诉你的,贺观在过来的路上了。”君皓尘捧着她的脸,想要替她抹去那鲜红的血迹,却怎么也抹不掉,他的手掌上满是她温热的血,以至于连他的声音也带着明显的颤抖。
    “呜……”无芽呜咽着,像是只被丢弃的小兽,可她发不出声音,脸上一片湿热,也分不清是泪还是呕出来的血。
    她太累了……
    “别睡,无芽。”
    无芽却还是在他的一声声呼唤中,沉重地闭上了眼睛。
    ……
    贺观赶来的时候,君皓尘还紧紧抱着她,两个人就像是凝固不动的石像一样。
    无芽躺在他的怀里,气若游丝,像是没了动静。
    贺观的心里猛颤,哟,这可了不得!
    他脑海里飞速闪过,这接下来要如何是好。
    正焦灼间,贺观观察到无芽的胸口还有一丝起伏,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开口:“王爷,小主子还有气,把她交给草民诊治。”
    半晌,君皓尘才缓缓抬起头看向他,一双眼眸已经布满血丝。
    “小主子是急火攻心,加速了蛊毒的发作。”贺观眉头紧皱,“情况比较复杂,草民……只能尽力。”
    他没想到俞娟能这般狠毒,连无芽也要算计在内。
    在事情彻底败露之前,就做好了准备。
    府内有人接应,在乱葬岗将她的尸身带了出来,故意让无芽撞见。
    俞娟是想让无芽死。
    这样君皓尘也不会好受。
    君皓尘红着眼,用长剑亲自将那接应的内奸头颅直直切了下来,血腥的气味填满整个空气,他却面目表情,周人无人敢靠近。
    近年,他收敛了不少,恐怕别人早就忘了,王爷身上还有这样阴狠的戾气。
    可就算是他将俞娟的尸身大卸八块,也无法改变无芽的情况。
    ……
    她就此陷入了昏睡之中。
    贺观就算医术高超,也只能吊着她的一口气。
    无芽昏睡一日,他便陪着枯熬一日。
    “王爷,这样下去不行的,小主子哪怕醒了,见了你这副模样也会难受。”
    贺观一开始还会劝几句,后来便不再开口,全由着王爷的心意了。
    君皓尘时常陪在无芽身边,与她说话,那些日子几乎将这半辈子的话都说尽了。
    虽然贺观说过,无芽听不见。
    可他还是固执地说,甚至将俞娟的身份由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一并都与她说了。
    君皓尘抚摸着她的脸颊,明明她毫无反应,可还是觉得她能听见,只是不想醒来。
    “无芽,我以前一直固执地想把你留在身边。”
    “更不在乎你是我的血亲。”
    “现在不了。”
    “你若醒来,我愿意放你走……”
    君皓尘不再疲于处理军机要事,而是直接请旨当起了闲散王爷,他带着无芽去了江南一处山水秀丽的小镇养病。以前他就想这么任性,可肩上的担子不允许他有半点的行差踏错。
    如今他孤身一人,倒也没有顾虑了。
    到了新府邸后,君皓尘时常陪着她,闲时还会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握着她的手练习书法。
    这是无芽之前最抗拒的事情,总会忍不住嘟嘴扮哭,想逃过他的严厉。
    想到以前的事情,君皓尘薄唇微扬。
    “小丫头,你折磨我也该够了,还不醒么?”
    君皓尘垂眸看向她,声音微哑。
    但她在一侧闭着眼睛沉睡,无人回应。
    没关系,灵药养着,精力耗着,他都在所不惜。
    ……
    又一年花季到了。
    君皓尘想起无芽最喜欢吃桂花糕,他闲来无事,便摘了满怀的桂花回府,打算让膳房的厨子做成糕点送来。
    他才刚进府,贺观便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上下不接下气。
    君皓尘心里陡然缩紧。
    他快步跨过庭院的时候,已经看见那倚在门边上的清瘦倩影。
    她身子还有些虚,脸色像瓷娃娃一般,是一种久不见阳光的白,白得不真实。
    君皓尘就连脚步也轻了些,似乎怕吓到她。
    无芽却早已察觉到,将视线移了过来,她笑了笑,眉眼弯弯,那眼神清澈如春风抚动细柳。
    她声音甜甜,还像往日一般,却唤了一句:“哥哥~”
    君皓尘怀里揣着的桂花,也失神地落了一地。
    他抬起手想将她拥入怀中,却不敢碰,小心翼翼,生怕将她碰碎。
    “无芽,我答应你的那些话,还作数的……”君皓尘的喉咙有些干涩。
    无芽环住了他的腰身,埋在他怀里蹭了蹭,“哥哥是想赶我走么?”
    “不是。”
    “那无芽不想走,可以吗?”
    “好……”
    ————————————————————————————————————————
    完结感言:
    来浅说两句。
    古言算是对我来说比较有挑战性的题材,看我更新这么少就知道这一路过来写得很痛苦,但总算是平稳落地,写到完结了。番外应该是不会有了,接下来也不会再有计划写古言了。非常感谢能够在这个时期陪伴本文的读者天使们,还是那句酸套老话,没有你们就没有我~
    尒説+影視:ρó㈠捌мó.có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