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妄为(师生姐弟) > 25.你那张逼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25.你那张逼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因为被沉容安的到访打断,午饭还没准备,夏寒重新去厨房处理食材的时候,薛晔也跟着挤进来。
    本就不算开阔的空间一下就变狭窄了,薛晔个子高,夏寒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以至于好几次夏寒转头拿东西的时候都撞到了薛晔的胸膛。
    于是,在有一次磕碰到时,夏寒微微拧眉,语气不由自主带了嗔怪,“你在这儿干什么?”
    “看看有什么能帮你的。”薛晔无辜地摸了摸鼻子。
    “暂时没有。”夏寒只好把他推出厨房,“你在这儿碍手碍脚的。”
    薛晔就更委屈了,他扒拉着门缝,张望着忙碌的夏寒,心不由得柔软,眼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笑弯了。
    他好喜欢这样的夏老师。
    穿着他的衣服,露出修长的腿,抬手拿东西的时候,下摆会窜上去,光溜溜的小屁股就会露出来。
    两片水蜜桃般的臀瓣很漂亮,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稍稍倾身的时候,还会把那张被薛晔操红的小逼展现出来,极度诱惑。
    薛晔看得头脑发胀,血液上扬。
    可当事人并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的勾引,已然沉浸在厨艺创作的世界。
    所以当一只手摸上去的时候她颤抖了下,大掌覆在腿心来回摩擦,夏寒伸手推开了薛晔的手。
    “干什么呀?”
    “夏老师你怎么不穿裤子,我不是拿给你了吗?”薛晔没有再动手,只把下巴搁在她肩头,说话的时候一动一动,弄得夏寒有些痒。
    “腰太大了。”因为上次的裤腰带夏寒还没找到机会还给薛晔,她也不好在主人不在的时候乱动东西,就放弃了穿裤子。
    薛晔一挑眉,手搂上了夏寒的腰,换绕一圈,认可道,“嗯,确实细。”
    腰上的手也撩起痒意,夏寒菜做得好好的,突然被他打乱节奏,她轻叹气,“你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啊!”
    “夏老师,我还没把你喂饱吗?”他声音有笑意,说得自然不是什么正经话。
    夏寒不好意思跟他争论,只好任由他继续跟着自己,于是一顿饭完成时间已近四点。
    这么一顿不知道是午饭还是晚饭的饭终于端上了餐桌,薛晔和夏寒也终于面对面坐下开始补充能量。
    上一次夏寒做完饭就走了,虽然后来薛晔给她反馈说很好吃,可远没有这样最直观的评价。
    薛晔吃饭时话不多,只专心低头夹菜,可以看得出来他确实是喜欢的,夏寒也终于放心了。
    她厨艺一般,她妈妈倒是做菜很好吃,只在出来工作之前偷学了几招,能够养活自己。
    只是妈妈现在年纪大了,身体还不好,已经不大下厨了,却还是经常来看她,给她做一大桌子她爱吃的菜。
    但她好像还没有给妈妈做过一顿饭,思及此,夏寒想着假期回去一定给妈妈准备一顿。
    夏寒父亲早逝,她是被母亲带大的,所以和母亲感情很好。
    可是薛晔和他母亲的关系好像很僵硬,而且为什么薛晔是一个人住啊?
    她好像对薛晔一无所知。
    没由来的,夏寒有些愧疚,她对他一点都不关心。
    无论是作为老师,还是做过这样亲密事情的彼此,她对于薛晔的关注度也太低了。
    “薛晔。”她开口喊他,“你为什么是一个人住啊?”
    这问题太突然,导致薛晔愣了愣,随即自嘲般地笑了声,“因为没人管我,没人想和我住啊。”
    少年的语气太淡,以至于夏寒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不在乎,但他的神色还是让夏寒心疼,她皱着眉看他,诚恳真挚,“我会管你啊!”
    “真的吗,夏老师?”薛晔的眼神又变得柔和,有了生机和情感,“你可不要骗我。”
    夏寒用力摇头,“不骗你。”
    薛晔心满意足地咬着筷子,像个拿到糖果的小朋友。
    这顿饭吃完,薛晔去洗了碗筷,夏寒就在旁边切水果,非常有闲情逸致地给水果摆了个盘,只可惜卖相不佳。
    她献宝似的端给薛晔看,“怎么样?”
    薛晔实在是说不出夸奖的话,扫了眼就低头继续洗碗,“不错。”
    切,不错就不会这么敷衍了。
    夏寒独自端着果盘去享用,她可能太忘乎所以了,所以看到冯泽电话的时候,竟然接了。
    对方的声音格外暴躁,“夏寒,你跑到哪儿鬼混了?”
    呵,她去哪儿管他什么事。
    “关你屁事。”夏寒立马打算挂断电话,远离渣男。
    “你贱不贱呐,跟自己男朋友就推叁阻四,在外面是不是和不少人做过了,你那张逼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做一趟多少钱啊,你嫌我没钱就直说啊,吊着我那么久,我以为你是什么干净的好货色呢,还不是婊子一个?”
    夏寒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给自己打电话,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只是听到之后脸色泛白,连嘴唇都气到发抖。
    薛晔从厨房出来就察觉夏寒的异样,声音都紧张了,“夏老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