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苒从屏风后出来,过来拉起他的手,眨了眨眼:“那,现在就走?”
    周从简握紧她,“听?你的。”
    今日是周末,小区里?许多人都不上班,这才早上八点,舒母就提着两大包菜进了小区。
    “舒阿姨,你又买那么多菜啊。”在小区里?跑步晨练的年轻小伙儿看到舒母热情地打招呼,还停下来问要不要帮忙提上楼。
    舒母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不用?了,这有多少东西,何况有电梯呢。”
    “那好嘞,舒阿姨你慢慢去,我?还要跑会儿。”
    “诶,你去吧。”舒母笑呵呵地挥手,提着菜往单元楼走去。
    舒家在六楼,之前是舒母和女儿住在一起,后来女儿去了外地工作?,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住。
    刚进门将菜放下,舒母还没来得及淘米煮饭就听?到门被敲响了。
    舒母心中疑惑,怎么一大早就有人来敲门了。
    她走过去凑近猫眼瞧了瞧,看到门外的人她一脸惊喜,连忙将门打开。
    “苒苒,你怎么今天?回…”舒母的话在看到女儿身边站着的男人后卡在了喉咙,视线往下再看到两人牵着的手,激动道:“苒苒,这位是…”
    男人西装革履,气度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舒苒放开周从简的手,走进屋挽起舒母的手臂,神色眷恋又依赖,亲昵地蹭了蹭舒母的肩膀道:“妈,他叫周从简,是我?的男朋友。”
    “男、男朋友?”舒母下意识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才想起自己没有来得及戴围裙,有些尴尬和局促,从门口让开:“快进来快进来,这丫头也不来个电话,早知道我?就把?饭菜做好了。”
    “谢谢伯母,是我?们来得匆忙,还请您别怪阿苒。”周从简笑容温和,提着东西进来放在桌上,转身对舒母道:“伯母,今日就不用?辛苦了,我?在外面订了餐厅,中午出去吃。”
    “餐厅?这…”
    “妈,走吧,晚上我?们再在家里?吃。你不去那订了的餐厅也不能取消,浪费了。”舒苒撒娇地摇了摇舒母的手,女儿家娇娇的样子让周从简低头闷笑。
    被瞪了一眼才收敛一点,咳了两声?道:“伯母走吧,我?的车子就停在楼下,先带你们去商场逛一逛。”
    “啊,好、好吧。”舒母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让两人等一下,自己进房间换了一身衣服。
    客厅里?只?剩下两人,周从简将人搂过来,亲了一口,抵着额头问:“这就是你离开的那一世?”
    舒苒小幅度地点了下头:“嗯,还要谢谢你让我?回来。”
    光是靠她的法?力是不能打破时空壁垒的,这样她也回不到出事前时间点。
    她现在刚毕业工作?,离她救人出事还有三年,可以再陪妈妈一段日子。
    “你想再多些日子也可以,我?能…”
    舒苒摇头,“不必了,到时候让别人发现要落人话柄了。”
    这样已经是违背天?规了。
    “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周从简吻了吻她的额头,略带安抚。
    “咳咳,我?们走吧。”舒母出来看到这一幕眼里?含笑,看见女儿害羞的样子装作?没看到的走在前面。
    舒苒掐了一把?周从简的腰际,却一点肉都没有揪起来,娇嗔一眼推开他,转身跟在舒母后面出了门。
    周从简无声?笑笑,举步跟了上去。
    短短须臾时光,只?要她高兴就好。
    以后有他在,自然不会再让她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