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珠玉之哥哥黑化以后 > 第133页
    是映雪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她手抖了抖,想要上去为他止血。
    可赵玉珩顾不得那些,他将沈珠搂在怀里,温言安慰她:“珠儿…别怕。”
    行刺的人头发披散,行为举止疯癫,沈珠在惊魂未定下,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是当日被贬为庶民的辰王。
    酒楼的伙计吓得连滚打爬,大喊道:“杀人呐!疯子杀人呐!”
    辰王目眦欲裂,挥舞着手里的匕首,朝赵玉珩再次刺来。
    赵玉珩抱着沈珠,身形如游鱼一样,往后退去。
    电光火石间,暗卫闻声赶了过来。
    唰的一声,刀锋出鞘。
    “珠儿…别看。”随着话落,沈珠眼前一黑,就被温热的掌心挡住了视线。
    喉咙里带出嗬嗬的声音,殷红的血喷洒出来,如血雾一样散开,溅了映雪一身,甚至满脸都是。
    那血腥味冲鼻,胃里翻涌得厉害。
    她一个腿软,瘫坐在地上,干呕了起来。
    再看那清贵的公子,怀里搂着的人儿,他那样珍视她,疼惜她。
    而自己却落得这样狼狈不堪,终究是一场笑话罢了。
    暗卫收了刀,对赵玉珩拱手:“属下来迟了一步,望太子殿下恕罪!”
    这么一闹,酒楼里人去楼空,掌柜的和小二都吓傻了。
    映雪这才知晓,眼前人的真实身份,那心底的爱慕之意,随着方才的血雨腥风,荡然无存。
    五日后,云液殿。
    灯影下,沈珠长睫低垂,她手里的动作极为轻柔,生怕弄疼了哥哥。
    褪去外袍和中衣,露出结实的上臂,虽然她们是夫妻了,可眼下这样为他换药,她还是不可避免的红了脸。
    见此,黑眸里微光一闪,喉头无声滑动。
    她的手很柔嫩,抚在肌肤上,就如被猫爪子挠了一下,又挠了一下。
    正在心神激荡时,沈珠忽然道:“哥哥,你…还疼么?幸好伤口不深,要不然又要留疤了。”
    她心疼他,想着他身上的伤已够多了,再多一道,就觉得难受。
    这便是心悦一个人的感觉么?
    天知道那日她有多害怕,害怕真的失去了哥哥,那种感觉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珠儿可是在嫌弃我了?”他握紧沈珠的手,抚在他胸膛上,明明是反问的口吻,却透着些许魅惑之意。
    随着这话落,他胸口炙热起来,沈珠能感到他心跳加快的声音,她心下有点慌乱,想要抽回手,却被他死死按住。
    “珠儿。”他哑声问:“你月事干净了?”
    沈珠明白那话意味着什么,她红着脸,偏过头去,不敢看他灼灼的目色。
    “哥哥…你有伤在身,不要胡思乱想。”
    说完这话,她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另一只手禁锢在怀里,
    黑眸里的执拗一往如初。
    “珠儿,不要再拒绝我了,好么?”
    殿内烛火晃了晃,柔和的光照在沈珠娇红的脸上,美艳不可方物。
    他的下颌抵在她颈窝里,深深吸了吸,那样眷恋不舍。
    冰凉的指尖擦过她僵直的背脊,从身后的衣衫滑进去,掌中人颤了颤,柔软得如一摊水。
    火热的唇掠过温热的脸颊,眉心,又慢慢往下…
    渐渐的,把她的身子捂热。
    她眸色迷离,双颊越来越烫,酡红得醉人,这样的媚态,只有在那荒谬的梦里出现过。
    双手如藤蔓一样,勾缠在他的脖颈上。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这样羞死人过。
    她死死咬着唇,修长的指尖抚过来,掰开它,不让它合拢。
    “哥哥…哥哥…”她尾音托长,早已是语不成调,讨饶般的呢喃着。
    烛火晃了又晃,帐中是两个交叠的清影。
    记得那年放孔明灯,她曾许下的愿:“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原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从此以后,她会同这个男人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