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八十年代四嫁女 >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98节

八十年代四嫁女 第98节

    倒是孟慧和周平喜,之前也是想买但钱不够,听说孟慧要去问娘家借,至于借没借到买没买,这江桃没问,所以就不知道了。
    既然碰见了,那就结伴一起去看房子。
    其实都是一样的户型,除了楼层不一样外,其他都是一样的,但毕竟是新楼房嘛,所以几人还是先看了矮一层的江杏家,然后又爬一楼,看门挨着门的江桃买的两套。
    刘西和江杏在老家有房子,县里也先买了院子,因此这会儿看着新房子高兴归高兴,但情绪还是平静稳定的。
    江桃和周励就不一样了,周励以前做梦都不敢想在县里买房子,但现在不仅买了,还一次买了两套!
    站在这新房里,哪怕他如今赚钱多了,他也还有不真实的感觉。
    江桃比周励,不真实的感觉更严重。
    她有房子了,还是两套,在周励的强烈坚持下,还都写着她的名字!
    这对于前世因为房子被推而气死的她而言,这才叫真的想都不敢想。
    但这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成了事实。
    江桃忍不住紧紧握拳,只觉得看着这毛坯房也忍不住内心激动,鼻尖酸酸的,几乎要落泪。
    “周励。”她声音也有些轻颤:“我们尽快装修,搬过来怎么样?”
    这是她的房子,她出了一半钱,写着她的名字。
    她迫不及待想住进来,再也不想租房了,这里才是她的家。
    周励多少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因此自然点头:“好,等过完年天暖和些,我就找机会先把咱家给装修好,然后咱们住进来!”
    “嗯!”江桃点头应声,一滴泪掉落,她快速擦了露出满满的笑。
    这辈子她不仅有了属于她的房子,她还有了爱人,有了孩子,有了家。
    江桃恍惚觉得好像前世是一场梦,一场预见的梦,她早早梦到,早早避开不好的未来,从而获得了现在的幸福快乐。
    “大姐,大姐夫,你们俩是不是太夸张了点啊?”江杏突然出声。
    刘西也跟着帮腔:“是啊,就你们俩现在那赚钱的速度,县里这房子算什么,只怕马上你们就能去省城买了。”
    想两年多前他们要去镇上开店还需要特意去找他帮忙呢,这才多长时间啊,如今只怕两人的身价都是他的两倍了。这还不算恐怖,恐怖的是两人还在疯狂的赚着钱,只怕马上这两倍就要变成n,是n倍了!
    刘西一向觉得自己很能干的,这会儿也不得不生出点自卑感了。
    江桃和周励相视一眼,却同时道:“那不一样。”
    江杏好奇:“为什么不一样?”
    周励没说话,江桃轻声说:“意义不同。”
    这不仅是房子,这更是家,是——新生。
    从此以后,她将彻底忘记前世的一切不容易,努力享受这新的一生。
    《正文完》
    第114章 番外:怀孕记1
    江桃和周励结婚的第八年, 两人都已经三十岁了。
    三十岁,在如今年代如果生孩子早,这会儿该有两个孩子, 且大的基本得在八九岁,小的也六七岁了。
    但江桃和周励却只有一个孩子,还是周励在婚前捡来的周宝贝。
    周宝贝今年已经十岁,正在上小学四年级。
    江桃和周励结婚八年, 江桃的肚子一次动静都没有, 知道内情的比如王招娣, 比如陈启军张秀丽母子, 都觉得江桃惨, 明明不能生的是周励, 结果外面传言都说是因为她生不出才一直没有动静的。
    这么多年的相处, 虽然王招娣对江桃已经半点意见都没有, 甚至还有点儿心疼她被误会, 但周励毕竟是亲生儿子,王招娣自然不会说出这真相。
    张秀丽倒是在有人说江桃是不下蛋的母鸡时,有时候忍不住想说出真相, 但儿子再三叮嘱过她不许说,周励那孩子又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好孩子,既然江桃都不嫌弃, 那她做什么坏人呢?
    因此江桃就一直背着不能生的锅。
    不过她如今压根不在意这种名声,几次周励想解释说是他不行她都给拦了。
    谁行谁不行的, 有什么要紧?
    都是外人嘴边流言,不在意就什么都不是,她和周励过的好就行了。
    他们夫妻俩早就坦然接受了这辈子不能有亲生骨肉这事了,除了当年的那次检查, 后续两人没再去检查过,更别谈治疗。
    周宝贝一天天长大,又聪明又懂事,两口子不知道多开心。
    有这样一个好闺女,顶别人几个的了!
    不过他们坦然接受了,却总有外人无法接受,大概是在他们结婚的第五年吧,第一个找上门的是曹桂花带着的江海和张月红夫妻,那两口子到底治好了张月红的问题,生下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张月红是抱着孩子来的,话说的那叫一个好听,说什么以后叫这孩子给你们养老送终,虽不是亲生的,但毕竟是嫡亲的侄儿,当亲生的就是。
    江桃一开口就把两人吓走了:“我早就想抱个孩子养了,旁人家的没有血缘我到底有些接受不了。月红你生的就好了,我嫡亲的侄儿,你把孩子就给我留下吧!放心,以后我肯定当他是亲生的,他不听话我就打,他不好好学习我也打,他贪玩我也打,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说着江桃就伸手要去接孩子,还故意说:“月红,小海,谢谢你们啊,真是太感谢了,你们辛辛苦苦生个孩子竟然送给我,这样吧,回头周励回来,叫他拿两百块钱给你们,不能叫你们白给我们生个孩子啊。”
    不能叫他们白生还只给两百?
    张月红当时脸就黑了,抱着孩子连着后退两步,怒道:“江桃,你想要孩子自己生,惦记别人孩子算怎么回事,有本事你自己生去!”
    他好不容易生的儿子,江桃凭什么说打就打啊,江海也气的不轻。
    曹桂花倒是看出江桃不是说真的,但还没等她开口劝呢,张月红和江海就抱着孩子走了。她还想说什么,迎面是大闺女冷冷的脸,她一肚子话就都被冷回去了。
    江河跟水花这会儿已经生了两个儿子,但两人如今赚的钱已经在县里买了两套房子了,且两人都是正常人并不混账,自然不会干那混账事。
    江杏自然也不会,且她除了家里有钱外,孩子也只生了一儿一女。
    刘西嫌儿子不够还想再生呢,奈何江杏不肯了而已。
    孟慧和周平喜如今过得也不错,两人在县城边上的郊区承包了十多亩地,产出除了供应江桃饭店的,有时还有余供给别人。
    他们只有周小猛一个孩子,不过孩子成绩太差,初中都没读完就辍学了,如今正跟着孟慧周平喜干活呢,听说这孩子干活还行。
    所以这第二个无法接受江桃和周励没有亲生孩子,打下的家业要全部交给周宝贝这个外人手里的,是窝在老家种地的周平昌。
    周平昌和后来的老婆又生了儿子了吗?
    并没有!
    所以这人奇葩到什么地步呢,他是带着后来的老婆带上门的男孩来的县里,那孩子别说和周励江桃没血缘关系,就是和他也没血缘关系。
    但他舔着个脸,脸都不红的道:“亮亮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跟我亲生的一样,而且他毕竟是男孩子啊!你们家宝贝确实好,但宝贝是女孩子,早晚要嫁人的,以后你们要是把家产给她,那岂不是便宜外人了?”
    “亮亮就不同了,亮亮早就改跟我姓了,以后他的孩子也姓周不是?”
    周励就没有江桃那么好脾气了,周平昌一家来的时候他正好在家,耐着性子等周平昌说完话,起身就把周平昌踹翻在地,二话不说给拖了出去。
    周平昌比周励大七八岁,论打架也完全不是周励的对手,因此这一回在他老婆和继子面前狠狠丢了脸,后来就再也没来过了。
    江桃和周励的日子终于彻底平静,因为都默认了这辈子不会有亲生孩子,所以江桃开始时不时犯困的时候,并没放在心上。
    江桃当年跳河被救起来后就添了痛经的毛病,而且经期也不再准,正常都要推迟一周左右。有时店里忙再累点,推迟半个月到一个月都有。
    这一回就是因为筹备开火锅店,选址装修招聘以及想开业优惠,桩桩件件都得费心费力,所以月经迟了一个半月江桃都没发现。
    还是她早起刷牙开始干呕,闻到家里早上包子的面香味米粥的米香味开始反胃后,王招娣第一个察觉出不对来的。
    是的,如今王招娣住到了江桃和周励家里。
    家有小学生要早起上学,周励和江桃都有各自事业,就没法时时刻刻顾得住,正好王招娣年纪也大了,就不让她在包子店住着要天不亮就起那么辛苦了。当然了,工资照样要给,随着这两年人收入高了,她工资也涨了。
    在家里做一下早饭,等周宝贝上学后,她想去店里帮手就去帮手,不想就在家看电视,也没人管她。
    午饭周宝贝在学校吃,江桃和周励一个在店里一个在工地。
    晚上一星期有那么一两次在家,但大部分时间要么在店里要么在饭店。
    如今周励的生意做的大,三不五时的就要到外面吃饭,不过未免有年轻小姑娘不长眼往身上扑,只要江桃有空,他就会把江桃也拉着。
    媳妇儿虽然已经三十了,但看起来仍像二十出头的。
    而且模样是出类拔萃的好,他拉着江桃出去,不论是姑娘还是妇人,都不好意思往他跟前凑,毕竟没几个有自信比江桃好看的。
    但这段时间江桃忙火锅店的事,所以已经好久没跟周励一起出去了。
    王招娣想着江桃这段时间总是一个人进进出出,再想到多年前儿子的那句他不行,以及这些年江桃肚子的没动静,当时就感觉天都塌了。
    儿媳妇怀孕了,但不是儿子的!
    这这这……这日子要怎么过呀?!
    王招娣那个愁啊,愁的短短几天就添了更多的白头发,愁的不想面对江桃,也不想面对周励。唯独对这些年照顾下来有了感情的周宝贝,时常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红着眼睛抹眼泪,直把小姑娘吓的心一颤一颤的。
    所以,即便王招娣再三叮嘱不许说,周宝贝还是悄悄说了。
    江桃很诧异:“你奶总是哭?”
    周宝贝点头,担心道:“是的,做饭的时候哭,洗碗的时候哭,看着我的时候哭的更厉害。”
    这是咋了啊?
    江桃叫周励:“你打个电话回老家,看看是不是老家有什么事啊?”
    这些年周励和王招娣虽然算是各取所需,但母子到底相处融洽,因此听说她总是哭,周励立刻就掏出新买的翻盖手机给老家去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周老五,自然是什么事都没有。
    挂了电话,周励也觉得奇怪了:“不然我去问问。”
    江桃想了想,摇头:“妈既然一直偷偷哭不说,那就很显然是不想告诉我们,又或者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看,还是得宝贝问。”
    “我问?”周宝贝指指自己,苦恼道:“我问了,可是奶奶不说呀!”
    江桃笑道:“装哭会不会?明儿你奶要再哭,你就装哭。要是怕装的不像,你就扑她怀里,别叫她看见你没眼泪。”
    掉眼泪的装哭有难度,不掉眼泪只干嚎就不难了。
    周宝贝点点头:“我明天试试。”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六,周宝贝不用上学,早上江桃和周励装作上班出了门,但等王招娣去厨房洗锅碗的时候,周宝贝给开门,两人又偷溜进了屋。
    爸爸妈妈在门外等着,周宝贝就有胆气了。
    她也不等王招娣先哭了,直接进去从后面抱住王招娣,呜呜就哭了开来:“奶,奶你这几天是怎么了?你不叫我跟爸爸妈妈说,可是我好怕,好担心你,奶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