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白日如焚 > 第132页
    就像她也在想抛弃殷侍画时骗过她,说她们都是昼伏夜出的脆弱的鸟,她们的关系永远都见不了日光,否则就会“啪”地一声碎掉,被融化得一丝都不剩。
    其实只是她自己懦弱罢了,只是她自己自私罢了,只是她那时候从来不觉得,她会多么地爱殷侍画罢了。殷侍画最后一次参加她演唱会、被媒体曝光的新闻,还贴在她家里墙上的各个角落。如果这段故事只有她们两个就好了。
    *
    殷侍画和驰消如愿地去了冰岛。
    那儿很冷,风雪很大,极光总会突然地出现,但天地之间又很干净,像一直生活在一幅宁静的画里,很治愈。
    故事的尽头,是学校的落地窗,每天都会变换的夕阳,是明明很远却又如此清晰的云与山,大海与温泉,以及海的另一边,火山爆发时所迸射出来的红色的光。
    是他们在温暖的室内听音乐,驰消像高中时一样,坐在她身边,教她做不会的题。是戴着成对的戒指,手腕内侧印着相配的字,在夕阳的余晖下沿着海滩走,或者他看着她跑,一起住在一幢有玻璃屋顶的房子内,养着一只叫“饺子”的猫。
    是秋天沿着蜿蜒的道路骑自行车,一直骑到世界的尽头。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