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肆意纵我 > 第118页
    ……
    聊城乡下,接连几天小雨后气温骤降。
    迎春楼里热热闹闹的有不少人,裴祁川从后台扮上出来,许星尘站在长廊拿了瓶橘子汽水,时隔多年,她看着裴祁川还是忍不住叹一声,“该死,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优雅的男人。”
    裴祁川转了两下手里的折扇,抬眸看她,“走吧,听我最后再唱一次杨贵妃。”
    她还和之前一样,坐在下面当一个忠实观众,看着裴祁川走上戏台,他一身华裳凤冠霞帔,垂落在肩上的流苏和珠串随之摆动。
    戏词里唱道:
    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
    玉兔又早东升
    ……
    他目光落向台下,影影绰绰与她相望。
    空气中散发着雨后青草香。
    他像冬日的雪,也好似温柔的刀。
    他温温柔柔地走进她的世界,替她照亮所有坦荡前方。
    在那些过去的没过去的日子里,他们像戏本里的故事,曾经浪漫,也仿徨。
    一曲毕,当他从戏台上走下拥吻她的那一刻,她知道那不是杨贵妃。
    而是她的,少年郎。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