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45节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45节

    紫光压城城欲催!
    魔众纷纷败退,丢盔弃甲,谁能料到凤离能够第二次单枪匹马的杀进来啊!
    魔宫门前,阿秋奉命守在此处,身边的魔众如潮水般撤退,不敢和即将杀来的紫光硬碰硬,唯有阿秋坚守,犹如一块洪水里的礁石,无论洪水如何冲刷,他都岿然不动。
    终于,她来了,她来了!她从紫光中走来了!
    看到凤离身影的瞬间,阿秋的瞳孔不再是一味的红色,忽黑忽红,恍如走火入魔,说道:“师尊,您是来杀我的,还是来睡我的?”
    凤离呵呵说道:“你这孽徒,我还需要选吗?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当然是都要!先睡后杀!”
    撤退中的魔众顿时一片哗然:“我的天啦,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正道的光凤离大神?怎么比我们魔道中人还疯?”
    阿秋听了议论,瞳孔蓦地变黑,一记鞭子抽过去:“住嘴!我的师尊,你们也敢妄议!”
    赶山鞭所到之处,魔众被抽得魂飞魄散!
    幸存的魔众纷纷四散逃命:“疯了疯了!少主最疯!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
    凤离收剑,缓缓走近;阿秋步步后退,最后退无可退,脊背都靠着大门了。
    阿秋的后背紧贴着大门,手里的赶山鞭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但始终没有动手,说道:“师尊不要逼我,我今日必须守住魔宫门户。”
    凤离说道:“师尊,是修真界最危险的身份。不是被徒弟杀,就是被徒弟睡。我和别的师尊不一样,我只想亲你,和你长长久久的睡在一起。我不是来逼你的,我是来亲你的。”
    阿秋越是看她深情的目光,头就越疼,他欲从门两边走开,凤离伸出胳膊,双手按在门板上,门咚阿秋,“不准走,这一次,我不要你的心,我只要你的吻。”
    言罢,凤离亲了过去,在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中,将太岁肉炼化的药丸渡进了阿秋口中。
    这是一个蘑菇味道的吻。
    阿秋觉得从咽喉里流进来一股清凉,就像扑火似的,瞬间解开了蔓延到全身的灼烧感,头也不疼了,脑子变得无比清明!
    恢复神智的阿秋有恍如隔世之感,他猛地想起那杯红艳艳的瑶草汁,“不好,明霞有危险,我们去救她。”
    与此同时,魔宫之内,东海龙女还在困惑之中,眼前深情温柔的男人和脑子里目光癫狂,口口声声要杀妻证道的男人交替出现,她分不清是谁是真,谁是假。
    逍遥子害怕她缕清记忆,连忙端起一杯瑶草汁,“喝了它,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逍遥子把杯子放在东海龙女唇边,这时,传来一声怒吼:“放开她!”
    九尾狐白兰荻杀进来了,伸出毛茸茸的尾巴拍碎了杯子,逍遥子大怒,一把抓住了尾巴活撕了下来,白兰荻成了八尾狐,痛苦嘶叫。
    蔓离和莫问双双御剑飞来,万道剑光直刺造人土上的泥塑东海龙女躯壳。
    这是围魏救赵之计。
    果然,逍遥子无暇对付白兰荻,飞去一掌拍向万道剑光,保护他捏制的泥塑躯壳。
    黄鹤飞来,将生肌丸捏碎,覆盖在白兰荻的断尾处止血。
    逍遥子的掌风将万道剑光逆转了方向,对着蔓离莫问夫妻刺过去,“以人之道,还施彼身。”
    万箭穿心,带着雷霆之势,从四面八方刺来,避无可避!
    莫问欲将妻子搂在怀里,以身为盾保护她。蔓离轻轻推开他,“我与你并肩而战,要死就死在一起,反正灵气枯竭,我们迟早都是要死的。”
    “好。下一世再做夫妻。”莫问放开了妻子,举剑迎战。
    “谁敢动我的师妹和妹夫!”凤离和阿秋赶来了,援兵已道!
    阿秋放出银锅,当盾牌挡住了万道剑光。
    凤离持紫电剑,和逍遥子决战,两人势均力敌,打的不可开交。
    乘着逍遥子分/身乏术,小维赶紧拉着东海龙女,“明霞,我们赶紧走。”
    东海龙女不肯跟她走,“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明霞。”
    小维急得跺脚,刚好脚下有一面铜镜,她不知这就是轮回镜,随手捡起来,见铜镜许久没有磨了,表面晦暗无光,就徒手一削,把铜锈磨得锃亮,就像一面新镜子似的。
    小维把镜子递给东海龙女,“你自己看,你不是明霞是谁?”
    东海龙女照着镜子,顿时愣住了——并非是因镜子里的陌生女人面孔,而是镜子里她插戴的发簪,方才和小维的拉扯之下,她的发髻松了,露出一截玉制竹竿模样的发簪,似曾相识!
    东海龙女颤抖的手拔/出发簪,这是一支竹节纹路的玉笔,笔触是五色毛。
    记忆蓦地清晰了,往事一幕幕,最后停留在逍遥子用五色笔破了她的龙鳞,剖腹取龙珠的那一刻!
    滔天的恨意涌向心头!
    你杀妻证道,我要杀夫报仇!
    东海龙女握着笔,看向战斗中的逍遥子,此时凤离、阿秋、蔓离、莫问四人合力而战,每当紫电剑刺向逍遥子,都被他的龙鳞甲拦住了。
    东海龙女将五色笔藏在袖中,对着逍遥子遥遥伸手,“相公!救救我!她要抢我走!”
    小维:什么情况!
    逍遥子且战且退,将东海龙女揽在怀中,打开一面镜子,就要和她一起穿过转送阵逃走。
    就在两人即将穿梭镜子的瞬间,东海龙女将五色笔捅向逍遥子的咽喉处,“去死吧!”
    这里是龙之逆鳞,此处一破,龙鳞甲皆碎。
    “你——”逍遥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妻子,捏紧了她的咽喉,“要死一起死!”
    但是凤离的紫电剑快如闪电,劈斩而来,将逍遥子削成了碎渣!
    东海龙女坠地晕过去,短暂的眩晕之后,睁开眼睛,“白姐姐?凤离师尊?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的!”明霞复苏。
    至此,这次仙魔大战,又以凤离杀了魔尊结束。
    黄鹤趾高气扬,“哼,这下谁敢质疑师尊的修真盟主之位。”
    但是凤离却摇头说道:“我厌倦了修真界的尔虞我诈,你们再召开修真大会,选个新盟主便是,我这回真的要归隐了,弥补上一世的遗憾——阿秋,我当众亲了你,就要对你负责,你愿不愿意给我负责到底的机会?”
    凤离不要脸的当场求婚,含笑看着阿秋: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
    众人都看着阿秋,阿秋心里其实是慌乱的,但面上依然平静,保持着谦谦君子的风度,环视众人,说道:“我与师尊今日就成亲,还请诸位来喝一杯喜酒。”
    众人皆绝倒:好么!来个更着急的!
    两生两世的情缘,终于画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尾声:
    阿秋最后一锅五彩石成功炼化!阿秋将五彩石交给了莫问和蔓离,“你们拿到昆仑山交差,就说门派圣物当初是被逍遥子偷走的,现在在魔域找到了,物归原主。”
    夫妻两个带回了“失窃”的门派圣物五彩石,莫问终于坐稳了昆仑派掌门之位。
    五彩石完璧归昆仑之后,凤离和阿秋把返魂木带到了不周山,交给只剩下七个头的鬼车,凤离说道:“我以前砍了你的头,现在还你一棵树,返魂树不至于绝种。”
    两人又到了东海银山,将一截枯枝还给女树,“答应过你,让她叶落归根。”
    最后,两人到了东海仙岛,将所有的女娲造人土填满回去,顺便刨了个坑,将茶叶蛋埋进造人土里。
    这个故事从仙岛开始,也从仙岛结束。
    过了一百年,从土里伸出来一只肉乎乎的小爪爪,又一个故事开始了……
    全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