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新欢旧爱 > 新欢旧爱 第74节
    段家瑞干笑一声,“我……我没什么意思!我想反过来问问温总, 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你说的东西,和我认知的东西,有偏差,我想知道哪个是正确的?”温暖除开疑惑段家瑞是不是用错形容,也想知道贺深是否如她所想的那样。
    “你认知的东西是?”
    “我一直以为贺深是在我们重逢后,他才喜欢上我的。”
    段家瑞纠结片刻,“我建议你去问贺深,我毕竟是你们这段感情的外人,有些不好说。”
    听到这里,温暖听懂段家瑞暗示的潜台词。
    没有正面回答,还建议她去问贺深,意味他昨晚说的话,不是形容错误,也不是乱说的。
    认知一下子被打破,她心情略微复杂,“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是在我们毕业照看到过我吗?记忆力有那么超群,能在多个人里记住我?”
    “我是真的在你们毕业照看到过。”段家瑞承认不了自己记忆力超群,“也无意中在贺深手机见过你的照片。”
    “手机?”温暖上周拿过贺深的手机,只打开过通讯录,帮他找到景泽乔的号码,其他页面没有进去,“什么时候的事?”
    “三年多前。”段家瑞本不想回答问题的,奈何温暖的语气听起来颇为强势,他下意识地说出口。
    “谢谢你告诉我。”
    挂断电话,温暖心情愈发复杂。
    段家瑞话里话外都在透露,贺深不是他们重逢后喜欢上她的,他喜欢她的时间,可以追溯到三年多前。
    三年多前,他们刚好正逢大学毕业。
    那时,她和霍以骁订婚大概一年,边留在t大读研,边管理维克b市分公司,还准备成立维克一家全资子公司,要亲自经营。
    贺深而是回s市发展,他将明森集团原本在b市的总部变为分公司,带着底下的技术骨干迁到s市,重新成立总部。
    喜欢上一个人,还要经历确认期。
    这么追溯,贺深是在大学没毕业时喜欢上她?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心口微微发热,想去问贺深,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但是,贺深昨晚的反应,说明他不想说出精准喜欢上她的时间。
    现在再去问,他未必会回答她。
    温暖没来得及想更多,助理进来办公室提醒她,一个月一度的高管会议即将开始。
    贺深是她男朋友了,他又跑不掉,还和她住一起。
    这些事情,慢慢想都行。
    她暂时抹掉脑海中工作以外的事情,全部精力拿来工作。
    晚上七点多,温暖下班到家,见贺深比她先下班回来,感觉和以往是不同的,看他的眼神,夹杂了些打量。
    人已经搬到女朋友家里住,阿姨自然要带下来,贺深扫视一眼阿姨做好的饭菜,发现女朋友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问:“不坐下来吃饭?想什么?”
    温暖快速扫过桌上摆放的食物,全部是她喜欢的清淡口味。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想,是无穷无尽的。
    她想起和贺深重逢后吃的第一顿饭,他记得住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对于他的记住,她初时居然认为是他记性好。
    如今想一想,有几个人记性好到和同学三年不见,还能记住同学的口味。
    见贺深已经拉开旁边的椅子,她赶紧坐下去,眼睛依然不离开他的身上,“我在想,我昨晚问你的问题。”
    贺深将盛好的汤,放在女朋友的手边,漫不经心地问:“然后?”
    “没有然后。”温暖拿起勺子,在汤里寻找肉,“我现在还是觉得好神奇,大学毕业三年多,我找到大学同学当男朋友。”
    “这叫缘分。”
    “是缘分!不过,我好奇一件事,你和我恋爱前,单身的原因是什么?”
    “温暖,你要追查,你是不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我有没在这件事作假吗?”贺深看女朋友喝下一口汤,就兴趣缺缺地推开,立马拿个新碗给她,好让她盛饭吃。
    “我没有怀疑你作假,只是……”温暖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男朋友喜欢她的时间,铁定比她喜欢他的时间长很多。
    如果从男朋友记住她口味来算,和段家瑞提供的信息,他喜欢她大概是在四年左右。
    被男朋友喜欢四年,并且前面的三年,她是不知道的,还在b市读书,顶着霍以骁未婚妻的头衔。
    温暖放下筷子,转过身,正面对着贺深,“之前,你不是说过这辈子只谈一次恋爱吗!我们刚谈不久,你都想到结婚去了,你为什么想那么长远?”
    “为什么不能想那么长远?”
    “正常人刚谈恋爱,很少有会想长远的。”
    “我想长远,就不是正常人?”贺深微拧剑眉,“你今晚的问题,是不是在给我打预防针,你没想跟我结婚,只想谈恋爱?”
    “……我没给你打预防针。”温暖怕自己再问下去,男朋友要生气了,因为参加慈善活动的那次,他说得很明白,未来是一定要跟她结婚的,“我想知道你计划几岁结婚?”
    转移一下话题,免得男朋友曲解她刚才的意思。
    不然,男朋友要求她像昨晚那样哄他消气,被累到还不是她。
    贺深侧身注视女朋友,“我的计划是越快越好,主要是看你的计划。”
    男朋友说这辈子只谈一次恋爱,一和她恋爱就想到结婚去,还说结婚看她的计划,在这一刻,温暖明白男朋友的想法。
    喜欢一个人,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本来就想和对方结婚生子。
    她抬起右手,放在男朋友的胸膛上,最后定定地感受到属于他的心跳声,不禁勾起一抹璀璨的笑容,“我记得我刚决定和霍以骁解除婚约,约余音喝酒的那晚上,你和段家瑞也在。”
    贺深不知道女朋友为何做出这样的举动,看着笑靥如花的她,眼中的倒影被他占满,心中一点一点被蜜糖填满,“对,我和段家瑞在,你刚开始没注意到我们。”
    “你们听到我对余音说,我要和霍以骁解除婚约,我想知道你听了后,是什么感觉?”温暖忍不住问男朋友这类问题,实在是突然发现男朋友喜欢她这么久,她心情是复杂又开心的。
    “高兴。”贺深忘记不了当初的欣喜若狂,至今记忆犹新。
    那晚,碰见余音,纯属意外。
    让他意外之喜的是,余音和温暖有约。
    本想着见她一面,不曾想到,她直直地进来,没发现他和段家瑞在,跟余音说了句要解除婚约,就去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无法言明的极致喜悦将他笼罩住,此后几天都陷在这种状态里。
    男朋友唇角是向上翘的,温暖能从中窥见一二他当初有多高兴,遗憾道:“早知,我就听我妈的,不同意我爸定下这桩婚约。”
    霍以骁有什么值得让她好喜欢的?
    爱情永远是两厢情愿为最佳,单方面的喜欢不叫爱情,何况,她也没多喜欢霍以骁。
    贺深夹起一只虾,放到碗里,边仔细地剥壳,边问:“不知道你父母对我……有什么想法?”
    温暖再度拿起筷子,转回身吃饭,“能有什么想法!你跟我表白的第二天,我回父母家,我爸跑来问我,我是不是和你恋爱、同居了,他不相信我的否认,还去跟我妈说。”
    昔日的谣言,现已成真,她不想知道哪个人造谣。
    碗里被放进剥干净的虾肉,她吃完后,继续说:“他们叫我跟你谈恋爱,不要想太多!对了,你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我爸一个劲说,也许你喜欢的人是我。”
    贺深不禁笑出声,“伯父好眼力。”
    温暖指了指旁边的螃蟹,示意男朋友帮她剥壳,“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强调,你喜欢的人比较迟钝!我是真的迟钝,身边好几个人看出来,我还毫无所觉。”
    男朋友已经暗示她迟钝,她居然当他的军师,还为他出谋划策。
    回想起来,她脚趾想扣地,扣十栋八栋城堡。
    贺深先将螃蟹腿肉给女朋友,含笑道:“没有太迟钝,你终究是发现了。”
    “哪里不算太迟钝。”温暖暂停吃饭,“你没去我家前,我跟我爸妈提起你,我妈强调了几次,我去一个男人家里吃饭。我当时心想,你不就是男的,难道还能是女的,我肯定是去一个男人家里吃饭。”
    母亲的意思是,她去一个男人家里吃饭,必定和男人关系非比寻常,还问,他们谁喜欢谁,谁追谁。
    她傻愣愣地认为,贺深喜欢其他人,不可能喜欢她,还把母亲的思路带偏了。
    最终,新年第一天,母亲和父亲联合一起,叫她拎着礼物去跟贺深打好关系,务必拿到融资,没半点想别的。
    她郁闷地摊摊手,“我根本意识不到!想着,你和我是同学,又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你准备给维克融资,我去你家吃饭,顺便谈公事,理所应当。”
    贺深把蟹黄用勺子装着,放到女朋友的嘴边,“你的想法没问题。”
    温暖吃完蟹黄,“我觉得你叫我去你家吃饭,是在套路我。”
    “我没有套路你。”
    “怎么不是套路!”温暖逐一回想和男朋友先前的相处,当时认为正常的事情,现在去看,全都不正常。
    贺深调整了下食物的摆放,催促道:“先吃饭,不吃就凉了。”
    被催促,温暖打算吃饱后,再和男朋友说。
    当肚子填饱,她想起,今晚不留在公司加班,仍然有几件小事要用家里的电脑处理。
    她进入书房,顺带把男朋友也叫进来。
    女朋友办公,贺深在旁边陪伴,手上拿着一本书看。
    半个小时搞定工作,温暖起身到男朋友的怀里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女朋友突然投怀送抱,贺深双手自然而然地环住她的腰,柔声问:“忙完了吗?”
    “我忙完了。”温暖指尖缓慢地划过男朋友俊美的脸庞,指尖最后定在他的唇角边,“如果我大四没和霍以骁订婚,我们毕业那会,你会追我吗?”
    女朋友今晚的问题格外多,贺深依旧耐心回答:“会。”
    男朋友果然是喜欢她四年左右,掐指一算,是在大四的时候喜欢她,温暖准备从他怀里起来。
    岂料,男朋友察觉她接下来的动作,略微用力地抱住她。
    她起不来,只得继续坐在他的怀里,“我想知道楼上的房子,你花了多少钱买的?”
    楼上原本的邻居,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担任一家金融公司的高管,她们的邻里关系勉强可以,邻居对她说过,是贷款买的房子,每月要还高昂的房贷,虽然压力大,但很喜欢这套房子,希望余生都在这里住。
    邻居突然搬走,贺深立刻搬进来,她竟天真地以为,邻居是扛不住房贷的压力,才把房子卖给贺深。
    可是,贺深四年前就喜欢她,她一解除婚约,他就经常出现在她身边,记得住她的喜好,又愿意花钱收购维克的业务,还凑巧地搬到她楼上的房子。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理所应当和巧合,她怀疑他所谓的搬家,是知道她住在哪里,故意搬过来的。
    当贺深跟她说了一个数字,温暖马上查询小区去年售价是在什么水平,结合楼层和结构等,再拿她房子买入的价格对比,得出贺深就是故意搬到她楼上、和她当邻居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