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文学 > 替身受想开了 > 替身受想开了 第102节
    刘太后也默许了。
    侍从应了一声:“是。”
    消息传到采诗官居住的驿馆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采诗官献诗乃是祖制,怎么能说免就免?”
    “陛下就病得连床都起不来吗?”
    身材高大的秦钩,背着小一号的书箱,站在采诗官之中,垂着眼睛,表情难过。
    扶游生病了,很可能是水土不服,他好想现在就见到扶游啊。
    取消献诗他倒是不在乎,因为他唱歌跑调。
    *
    扶游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感觉精神好多了。
    他端着药碗喝药,刘太后和刘将军就围在旁边看着他。
    “诶,乖,慢慢喝。”
    扶游的感觉不是太好。
    随后一个侍从进来,在刘将军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刘将军皱了皱眉:“还在闹?派些人过去看好了……”
    扶游问道:“舅……舅,出什么事了吗?”
    他实在是不习惯,刘将军做他的舅舅,好可怕。
    “就是那群采诗官,跟他们说你病了,今年就不献诗了,结果他们不干了……”
    扶游忽然板起脸:“采诗献诗是祖制,怎么可以说免就免呢?”
    刘将军上下打量他:“你这话和那群采诗官说的一模一样。”
    “我的身体不妨事,献诗就按照定好的日子进行,不可以取消,更不可以动武,马上派人安抚……”扶游掀开被子,要下榻,“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外面冷得很,你一出去又得病倒。”刘将军把他按回去,“行了行了,舅舅去,舅舅亲自去,舅舅给他们磕头赔罪,行了吧?”
    扶游连忙道:“我没有要舅舅给他们磕头的意思……”
    “知道了,陛下好好休息。”
    扶游原以为刘将军这是生气了,心中还有些忐忑。
    可是下午,刘将军把事情都处理好了,给他把献诗名录带过来,又跟没事儿一样,给他带了吃的玩的。
    扶游轻声问他:“舅舅没生气吗?”
    刘将军大马金刀地坐着,一摆手:“跟你生什么气?”
    扶游低下头,翻了翻献诗名录。
    果然看见了秦钩的名字。
    扶游“扑哧”一声笑出声。
    *
    秦钩献诗的日子被排在比较后面,扶游也没有刻意把顺序往前调。
    某天,扶游披着斗篷,偷偷溜出宫,去花楼看了一眼,把怀玉给赎出来了。
    扶游犹豫许久,最后还是让侍从出面去赎人,赎了之后,再给了他许多钱,放他自由去了。
    说实话,扶游一直觉得,从前怀玉遇见自己,是自由,但也是束缚。
    怀玉不敢离开他身边,至死都只认识他一个人。
    至死还想和他成亲。
    或许……怀玉需要遇见他真正想要成亲的人。
    扶游难当大任,决定不再招惹他。
    做完这件事情,扶游就带着侍从离开了花楼。
    出去的时候,刘将军正带着人满大街找他:“快快快!都去找!”
    扶游缩着脖子,走到他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袖:“舅舅,我在这里……”
    刘将军气得拍他的脑袋:“你这……阿姐都吓死了。”
    正当此时,怀玉揣着银子、背着小包袱,高高兴兴地走出花楼,瞧见这样的场景,没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
    *
    大雪天,养居殿里烧着地龙,香炉里轻烟袅袅。
    隔着帷帐,扶游端端正正地坐在榻上,裹着毯子,揣着手炉。
    没多久,侍从将献完诗的采诗官请下去,又领了一个新的进来。
    帷帐外传来秦钩的声音,按捺着试探的语气:“小臣秦钩,见过陛下。”
    扶游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目光落在外面那个身影上:“免礼平身。”
    两句话,确认帷帐里外的就是那个人。
    扶游笑了笑,又道:“你们都先退下去吧,乐师也下去休息一会儿。朕记得,秦钩是会敲编钟的,是不是?”
    秦钩作揖:“回陛下,是,小臣会敲编钟。”
    “嗯,那你来敲。”
    “是。”
    侍从们都退下去了,秦钩摆好编钟,在软垫上跪坐好,用小木锤敲了一下。
    扶游放下茶盏,倒在榻上,撑着头。
    听了一会儿,他又问:“你怎么只敲钟不唱歌?你的诗呢?”
    秦钩哽了一下:“陛下要是不怕脏了耳朵,那我就唱了。”
    “采诗官献诗是你的职责所在,怎么能说是脏了耳朵?”
    秦钩低低地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唱诗。
    才一开嗓,扶游就忍不住堵住了自己的耳朵:“秦钩,你有一个字在调上吗?”
    秦钩在来之前,还让几个老采诗官教过他了,可是最后,几个老采诗官都摇着头走掉了。
    教不会。
    秦钩站起身,掀开帷帐,走上前:“扶游,你又取笑我。”
    扶游撑着头,朝他勾起唇角,又得意地翘了翘脚:“采诗官要在外面献诗,不能进来打扰陛下。”
    秦钩瘪了瘪嘴,最后还是退出去了。
    他就敲了一会儿编钟,也没有再唱歌。
    后来侍从们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就在外面敲门,轻声询问:“陛下,下一个采诗官已经到了。”
    扶游应了一声:“好,秦钩马上就敲完了。”
    秦钩站起身,又一次掀开帷帐:“扶游,我走了。”
    扶游点点头:“嗯,走吧。”
    秦钩不死心,再问了一句:“我真的走了。”
    扶游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朝他招了招手:“过来。”
    秦钩走到榻前,扶游拽着他的衣襟,让他弯下腰来,自己则微微抬起头,在他的脸上啄了一口。
    扶游松开手:“好了,你下去吧。”
    秦钩低头看着他,不肯离开。
    扶游蹙眉:“还要?没有了,每天只有一个。”他坐起来,双手攀住秦钩的脖子:“好吧,今天我们重逢,多给你一个,明天就只有一个了。”
    秦钩环住他的腰:“好。”
    采诗官秦钩从养居殿出来的时候,唇角好像被什么东西划破了,还带着血珠。
    从来只有狼咬人,扶游是第一个人咬狼的。
    *
    今天的采诗官全部献诗结束,吃过晚饭,天色已晚。
    扶游洗漱洗漱,再看了一会儿书,就准备睡下了。
    侍从们放下帷帐,吹了蜡烛,那去偏殿待着。
    扶游不让他们在门口守夜,他们只能待在偏殿。
    养居殿的暖气足,熏得扶游迷迷瞪瞪的。
    忽然,不知道是谁偷溜进来,轻手轻脚地推开里间的门,走到榻前,掀开帷帐,在扶游身边蹲下,轻轻地喊了一声:“扶游。”
    扶游“哼哼”了两声,没醒。
    那人便用冰凉的手捏了一下扶游的鼻尖:“扶游。”
    扶游这才被他弄醒,哼哼着问了一句:“谁?”
    秦钩笑了笑:“是我。”
    “嗯?”扶游一惊,清醒过来,“秦钩,你怎么进来的?”
    “我想见你,就跟领我进来的太监说,我仰慕陛下风姿,想要近身伺候一下,我给了他一点钱,他就让我顶今晚的值。”
    “还能这样?”扶游拽了拽他的衣袖,“那你现在穿的是太监的衣裳?”
    “嗯。”
    扶游笑了笑,伸了个懒腰:“你穿太监的衣裳,你人没变成太监吧?”
    秦钩握住他的手,带着他的手,正色道:“没有。”
    扶游仍是笑,笑着捏紧了手。秦钩低着头,从喉咙里压抑着疼痛的呼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