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吃错糖被竹马拯救以后(1v1) > 眷恋(H)-(完)
    李斯骆从灭顶的快意中拉回理智,伸长手臂将蹲着的姑娘拉起,从一旁扯了条毛巾将她脸上、身上,以极慢的速度缓缓下流的浑浊液体擦拭干净。
    他伸手在她的头顶揉了揉,凑上前在她额间亲了亲,满是怜爱。
    耿璇子垂眸,愣愣地由着他帮她擦洗,见他转身又要去拿什么东西时,猛的往前一倒,在李斯骆下意识接住她的臂弯里嘤嘤呜呜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李斯骆觉得好笑,一边注意着不让她滑倒,一边将她揽得很紧,出声的笑意连带着她贴着的胸膛都微微震动:“说什么,嗯?”
    “下面……不太舒服。”
    耿璇子吸了吸鼻子,仰着脑袋看他鲜明的下颚线,小声但又口齿清晰。
    话刚脱口,她就觉得整个身子被人提起,吓得她下意识抱紧李斯骆的脖子。
    李斯骆把她的身体看得很重,轻皱了眉,将她稳当放在台上。
    她的肌肤滑腻雪白,此时身上或深或浅不少吻痕,一双又长又直的腿不自觉交迭。
    “啪。”
    李斯骆大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臀部,微俯下身,又深又黑的眸子认真地看她:“张开腿。”
    耿璇子:“……”
    不知道为什么,李斯骆这句话说得正经,但在她听来却是十分色气。听得她一瞬间红了脸,不大自在地舔了舔唇,连忙:“没事了没事了!”
    李斯骆哪里由她。
    伸手抓住她乱晃的脚踝,微微用力分开,蹲下身凑近她那处。
    耿璇子那处红肿着,好像被操狠了般,本该闭合的小门,此时中间还有一条缝隙,合不上,内侧有或透明或浑浊的精液水泽。
    花穴在他的注视下,微微发颤,本就湿得一塌糊涂的地方,颤颤巍巍又吐了一小口花液。
    “好像是有些不节制呢。”
    李斯骆贸然开口,语气平静,温热的气息却喷在她大腿内侧。
    耿璇子不得不承认,李斯骆的任何一个举动、任何一个词语都让她的心又了又提,呼吸渐渐粗重。
    她是本性放荡吗?
    不,她是喜欢他,喜欢他,才会跟想跟他一直做快乐的事情。
    大腿内侧的肌肤突然有柔软的触感传来。
    耿璇子浑身一怔,垂眸只见那颗脑袋埋在她两腿中间,此时侧过脸,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大腿内侧。
    得到她真诚的反馈,李斯骆开心了。
    他哼笑了一声,侧回脑袋,轻轻含住一直在释放诱惑因子的花穴,舌头寻到她藏着的珍珠,用了巧劲让她再度亢奋。
    “嗯……李斯骆!”
    耿璇子欢愉至极,双手撑在身后,本被他握着脚踝搭在肩上的双腿情不自禁交叉,像她之前最爱双手环着他的脖子索吻般,此时环住他的脖子,也在“索吻”。
    她不自控地仰起脑袋,余光竟瞥见一旁镜子里的自己。
    女孩面色潮红,双眼亮晶晶盛着眼泪和快意,仰起的脖颈修长,像高傲漂亮的天鹅。
    李斯骆无师自通,灵活的舌探进她的甬道,小小的吸气让她不住蜷缩了脚尖。
    多重刺激下,本就敏感的女孩一下子就泄了,李斯骆扬起下巴追随她,意在全盘接受她的馈赠。
    “呜呜……”
    李斯骆心满意足地拉开距离,又凑过去亲了亲可爱穴口。
    耿璇子眼角含泪,一垂眸,那颗泪沿着脸缓缓滚落,摔在身上,与不知何种液体混成一体。
    “斯骆。”
    “我在。”
    “我妈妈挺高兴的,说我总算如愿以偿了。”
    李斯骆看她。
    耿璇子眉眼弯弯:
    “我觉得我是被上帝眷顾的小孩,能让我从小到大的心愿都圆满。”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完】——
    首发:sんiLiцsんцщц.coм(shiliu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