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宣九对她关系刚刚缓和一点的时候,宣九突然知道了一个消息。
    原来,傅盛心里最重要的女人,名字叫王小雅。而王小雅,正是任东雅死去多年的母亲。
    傅盛之所以娶宣九,是因为他觉得宣九的眉眼很像王小雅。而傅盛之所以跟张晓思搞婚外情,也是张晓思在某些气质上,与王小雅十分相像。
    而任东雅的长相,则是全然继承了母亲。
    就连她的儿子,眉眼也很像过世的姥姥。
    得知这个消息时候,宣九虽然不敢拿孙子如何,却待她更加刻薄。
    她在厨房做好饭之后,宣九更是会将煲好的热汤故意洒在她的胳膊上。
    任东雅忍无可忍爆发之后,宣九便哭闹着给傅九扬打电话,让他回家做主。
    傅九扬回家之后,更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扇了任东雅一巴掌。
    任东雅大哭大闹跟傅九扬发作的时候,傅九扬却冷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妈经常欺负你吗?我都知道啊,我妈到底有多过分,我作为她的儿子,我很了解。”
    “但是,我一直不闻不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任东雅一阵绝望,哑声问:“为什么?”
    “因为,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任东雅,你当初强迫我,夺走了我的第一次,这个仇,我始终都记得。虽然没能将你送进监狱,但是我娶了你,把你囚在这里,让你忍受我妈,就是对你最大的折磨。”
    “你若是不服,你可以走啊。”
    任东雅终于明白,傅九扬娶她,还有这样的目的。他原来不是单单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他还存着报复她的心思。
    从那天开始,任东雅终于知道反抗了,她开始跟宣九打架,把家里闹得乌烟瘴气。
    然而,傅九扬依然不闻不问。他心情好了,会指责任东雅几句,心情不好了,就算是任东雅欺负他亲妈,他也选择漠视。
    任东雅那个时候才知道,傅九扬同样想报复的,还有宣九。
    因为他觉得,他之所以失去华晚,全部都是因为宣九。
    后来,傅九扬终于肯进她的房间了。任东雅也享受到了,她婚后的唯一一次,丈夫的疼爱。
    就在任东雅以为她和傅九扬的关系终于缓和了的时候,傅九扬出轨了。
    他又跑去找常月明了,即便他不是常月明的正牌男友,他也要上赶着跑去做人家的地下情人。
    那个她从小爱着的傅九扬,那个她心中意气风发的少年,不知怎么地,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后来,任东雅重新出去找了工作,她还考进了家附近的一所初中当老师。
    就在她以为,她这辈子都要在悲剧中度过的时候。宿子恒又来找她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是来找她做坏事的。
    宿子恒,是来找她借钱的。
    宿子恒投资失败,破了产。听说这一切,都是叶晖的手笔。
    宿子恒的投资眼光越来越差,人也渐渐消沉。
    他甚至卖了自己名下的房产抵债,现在的他,身无分文。
    宿子恒毕竟对她有恩,所以任东雅给他租了房子,让他住在自己的学校旁边。
    宿子恒颓丧了一段时间之后,倒是听了任东雅的劝告,重新出去找了工作。
    找到新工作的那一天,他特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请任东雅去吃。
    任东雅也不愿回家面对冷漠的丈夫,刻薄的婆婆,所以,她下班之后,直接去了宿子恒那里。
    两个人都喝了点酒,不知怎么地,就提起了这些年彼此的遭遇。
    直到任东雅哭着说,傅九扬婚后只碰过她一次的时候,宿子恒突然将她揽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