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想告诉父亲,实在是觉得自己太丢人,怕伤父亲的心。
    宿子恒抱着儿子来给她看的时候,她甚至一度恍惚。
    她朦胧中听见,宿子恒说:“孩子眼睛和嘴巴都很像你,鼻子倒是很像傅九扬。”
    坐月子那一个月,她也是在宿子恒隔壁的房子里过得。
    宿子恒还出钱,给她雇了月嫂。
    她出月的那一天,宿子恒喝了好多酒,他趴在沙发上痛哭,他告诉任东雅,华晚订婚了。
    这一次,对象是叶晖。
    叶晖待华晚很好,他们感情也很好。这一次,不像是傅九扬那一次,可以让他有机可乘。
    这一次,他怕是真的没什么机会了。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情敌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任东雅本该高兴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内心,竟没有那种喜悦。
    宿子恒只醉了一次,第二天,他便精神抖擞,跑来告诉任东雅,她可以抱着孩子,出现在傅九扬面前了。
    果然,就算是傅九扬对她的态度再恶劣,在看到孩子的那一刻,傅九扬还是微微有些动容的。
    他抱着孩子,盯着孩子的小脸蛋好久,这才突然对她说了第一句话:“你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任东雅一时间激动地就要落下泪来:“还没有,我一直想着,等孩子的爸爸给他起名字。”
    傅九扬还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他最终还是带着孩子去做了亲子鉴定。
    得知孩子确实是他的之后,他竟然笑了。
    那是那么多年以来,傅九扬第一次对她笑,他说:“在这个世界上,我终于又有一个亲人了。骨血相连,只有这个孩子,与我是最亲的。”
    宣九也很喜欢孙子,即便是她之前对任东雅越来越恶劣,但是看到孙子的那一刻,她对任东雅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
    为了给孩子上户口,宣九最终还是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傅九扬对结婚这件事,似乎也没有那么抵触了。
    也许是因为华晚就要结婚了,再加上常月明又有了新的恋情。所以傅九扬最终,退而求其次,只能选择她任东雅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伤人,不过这就是任东雅一直所求的。
    她从小的梦想,便是能嫁给傅九扬,如今这个梦,终于实现了……
    任东雅和傅九扬结婚的那一天,一直未出现的任父也终于出现了。
    即便他之前发了狠话,说没有任东雅这个女儿。可是嫁女儿的那一天,他还是躲起来,一个人偷偷的哭。
    任东雅抱着孩子,蹲在父亲的跟前,一字一句保证:“爸爸,你放心,我是一定会幸福的。”
    任父似乎还在生她的气,并未看她。他只是抱起了孩子,逗着孩子玩。
    这个孩子真好,成为了任东雅和所有人关系的纽带。
    不管她与他们有多大的矛盾,只要看到孩子,那些矛盾便会烟消云散。
    任东雅一直以为,那一天是她幸福的开始,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她的悲剧生活,才刚刚拉开帷幕……
    宣九是一个掌控欲极强的人,她不希望孩子跟任东雅太亲近,所以她要亲自照顾孙子。
    可是宣九毕竟年纪大了,她那一套照顾孩子的方法早就过时了。可是宣九根本听不进去任东雅的话,她在家里,几乎是说一不二。
    任东雅拗不过她,只好去找傅九扬评理。
    然而,即便是现在的傅九扬根本不爱跟宣九说话,可他在任东雅的面前,依然维护着宣九。
    “我妈帮你带孩子,不好吗?”
    “你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不仅得上班,还得照顾家庭,还得抱着孩子。你就不一样了啊,我妈减轻了你所有的负担。”
    “我妈愿意怎么照顾就怎么照顾,以后,你们两个若是闹口角,你就自己解决,不要来跟我说,我很烦。”
    任东雅从来不敢告诉别人,傅九扬结婚之后,再也没碰过她。
    他始终嫉恨自己在婚前强迫他的那件事,他甚至还说,他恶心她,所以一辈子都不会同她在一起。
    而且,傅九扬和宣九为了防着她,还签署了婚前协议。虽然任东雅并不贪图傅九扬的财产,但是婚后细细想来,她还是觉得委屈。
    她和傅九扬,根本就是空有夫妻之名。
    她明明还不到三十岁,却根本看不到未来。
    她才这么年轻,就已经开始守活寡了。
    从前,任东雅还觉得华晚是个窝囊废,怎么就能被宣九欺负成了那个样子。
    等她真的做了宣九的儿媳之后,她才知道,宣九到底有多不讲理,有多泼。
    因为宣九执意要带孙子,所以任东雅的儿子跟她也不太亲。
    她之前放弃了手里的工作,本打算在家里专心照顾孩子。可是傅九扬他们母子两个,除了给她一口饭吃之外,根本不给她零花钱。
    任东雅在那个家里,活的是步步艰难。
    尤记得梁总来家里作客的时候,宣九更是使唤任东雅做这个做那个的。
    从前,她还会笑话华晚。没想到,才短短几年功夫,她就变成了第二个华晚。
    而原来那个受尽宣九欺负的华晚,早已经脱胎换骨,成为了闪亮的巨星。
    日子一天天的熬着,任东雅想不通的时候,便不断安慰自己。只要她待婆婆好,只要她待傅九扬好,早晚有一天,他们会把她当做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