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撩人不眨眼 > 第15页
    安然草草看了几条消息,好心情顿时就被破坏了几分。
    她不清楚顾临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装作没听懂,话语间一直绕着安然因为他送阮音宁回寝被拍的事情定了他的罪这件事解释,又说这几个月一直都很想安然。
    顾临一直是很聪明的人,安然不认为从昨天自己的那一番话里他听不出什么暗示。
    只是他选择装傻,安然也没有兴趣再去了解他的心路历程。
    没办法,安然只好找出顾临的手机号,她之前没有给顾临用其他方式转账过,所以只能试着去搜索他的支付宝,好在顾临的支付宝使用的就是他的名字,安然于是将这笔钱转了过去,又截了图发给顾临的微信。
    顾临似乎是一直在等着,很快显示正在输入的字样。安然知道他这是已经看到了,于是没再犹豫,把他拉黑了。
    吃完早饭安然回了趟寝室,把昨天没有清理的东西都收拾好。寝室人都在,一群懒鬼没课都懒得下床,于是干脆点了外卖。
    文婷问:“第一晚一个人住的感觉如何?”
    “超好,”安然看了她一眼,故意夸张地说:“床特别软,特别安静,也不用担心没有热水洗澡。柠檬吃吗?”
    “饱了,”文婷配合地老实点头:“有被酸到,谢谢。”
    几个人一边吃一边闲聊,季水水刷着手机,突然抬头:顾渣男又找你了?”
    昨天奶茶店人挺多的,这会儿她知道安然也不奇怪,点了点头:“嗯,想要处理干净才见面的,以后应该不会再有私下碰面的机会了。”
    “那就好。”
    毕竟是安然的私事,几个人除了一致骂渣男之外,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说。文婷借机吐槽了一句:“你混的什么论坛啊,这么八卦。”
    季水水不为所动:“大学生生活多苍白啊,这就是为了娱乐生活建的八卦论坛啊。”
    提到昨晚,安然倒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对了,有件事情忘了跟你们说。”
    话到嘴边,安然一时又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停了下才道:“林淮好像是住在我楼下。”
    季水水猛地抬头看过来,眼珠子都瞪圆了,剩下两个人慢了半拍,不过也很快看向她。
    “......”安然索性一口气把和林淮认识的来龙去脉简要地说了一遍,“就是这样。”
    “然然,”季水水一脸快要被羡慕击得晕过去的样子,两眼放光:“呜呜呜,什么时候我去你那儿,男神送的草莓给我留两个。”
    “出息。”文婷笑道,随后转念一想:“林淮有女朋友吗?”
    季水水作为头号粉丝,秒答:“没有,我看过他那么多小八卦,就没看到一条他身边有女生的,那么多大美女都被他冷漠无视,以至于都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基佬了。”
    “那他买裙子给谁?”文婷说:“女性朋友?没这么亲密吧?”
    文婷啧了一声,顺口道:“我怎么感觉这借口更像是搭讪似的。”
    季水水被她这么一说,反应过来什么:“我靠,然然,林淮他......”
    “打住,打住!”安然赶紧叫停,失笑道:“真不是那么回事,别瞎猜了。”
    好歹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安然自然是听得出她们的弦外之音的。老实说,她们会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单独把事情拎出来说,听着是挺不太寻常的。
    但是因为安然自己就是当事人之一,完全了解个中细节,所以这种猜想听起来就让她觉得,简直是……
    唉,这是在造谣吧。
    毕竟要真的是搭讪,问裙子这个借口......也过于匪夷所思了一点。
    更何况林淮那么坦然,怎么可能。
    安然觉得这几个女的想象力有点发挥过剩了。
    安然在室友的日常拉郎里保持清醒,不过也怕再继续听下去真的被这几个磕cp一流的磕学家洗脑,那以后真是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林淮了。
    她心里默默叹口气,吃完午饭之后火速决定开溜:“对了,我下午还有约,要先回去准备一下。”
    ——多亏林淮昨晚送草莓的时候提醒了一句,安然已经把‘请林淮’吃饭这件事加到了备忘录里。
    回到家里,安然洗了一碗草莓,草莓很大,味道也很甜,安然一边吃,一边抱着腿窝在软沙发里,一边在手机上找学校附近评价不错的餐厅。
    她大一的时候就没怎么出个校门聚餐,再加上又整整一学期直接待在了国外,在这方面着实不是很了解。
    不过刷了几页看下来,安然都感觉不是很满意,于是在群里向室友寻求帮助。
    社交女王季水水很快列了几家比较常去的地方出来,然后又随口问了句安然要跟谁吃饭。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听了她们一通胡言乱语的原因,安然莫名有些心虚,总觉得她要是敢回一个林淮的名字过去,估计今晚这几个女的就认定安然跟林淮已经有一腿了。
    毕竟是自己的cp对视一眼都立马能脑补出一场大戏的女人。
    为了自己的风评着想,安然平静地径直忽略了这句话。
    好在室友也没有追问,季水水说:“你不如直接问问对方的意见好了,看看想吃什么再决定呗。”
    说得有道理。
    安然打开微信,与林淮的聊天界面还停留在昨晚林淮最后发来的那句话上,安然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上面停顿地几秒,心里本来有些艰难于开口的情绪在重新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被有种很有力量的温暖驱散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