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有屋檐 > 女配
    刑钊  温常言  李川叁个男主
    “女配不能帮助男主。”
    大雨滂沱,小男孩倒在一家房子门口,机械电子音在你耳边耳提面令,“你在己世界会获得重生机会,作为回报你要陪系统维护剧情,成为系统的任务者。不要破坏剧情。”
    “他不会死,会得到天道庇佑,过得很好,你不要为了自己的善心破坏剧情。”
    “男主怎么样关我什么事?”你把杯子里不喜欢的牛奶倒进雨里,皱了皱鼻子。“完成任务获得的系统积分可以兑换成现实的钱吗?”
    “可以。”
    “好耶。”
    你把牛奶全部倒光,装作是自己喝掉了。
    男孩蹲在房子门口,大晚上下大雨,没有人出门,也不会开门收留他,他蹲在门檐下,靠着木板,想要汲取一丝植物的温暖。
    大雨把他的衣服都打湿了,明天也许会发烧,他很困,又饿又渴,闭着眼睛休息,嘴巴里接着一点雨水喝,今天的雨水似乎因为他的想象,终于变甜了一丝。
    “你要欺负男主让他怀恨在心。”
    你思考了一下,把少年的手指打折了,打算用小刀割掉他的小拇指,顺便把他打个半死。
    “!!!这是现代校园文,不能伤害男主身体,要保证男主身体的完整性。”
    你只好打120叫救护车。
    因为故意伤人,你进了少管所。
    李川被养父母压着过来看望伤害自己的人,他们要拿钱私下和解。他眼中带着恨意。
    “还有一个男主,最后一个。你要装成痴恋纠缠他的女配。他对你烦不胜烦。”
    于是你变成了学校有名的跟踪狂,动辄侵占温常言的私人空间。
    “你别再跟着我了。”温常言咬着唇,把你堵在小路,向来好脾气的少年都忍耐不了你的控制欲和自以为是。“请别再骚扰我朋友。我不喜欢你。”
    你牵了牵嘴角,一副蔑视的架势。
    “你在求我吗?”
    “原来你也是这种弱者。和垃圾做朋友,我都懒得要你了。以后看见我就离我远点。滚。”
    系统在空间啪啪鼓掌。
    什么叫做专业,什么叫做走剧情。
    “你不要担心,我们会保护,当你受伤时屏蔽你的听觉,给你大脑内置网络。”电子音安抚你,诉说做正式任务者的好处。
    你想早点完成任务走,欺负校园文男女主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系统一边要你伤害男主,一边还要求你不能太伤害男主。
    “嘀嘀,注意过犹不及。”
    “不伤害他他对我另眼相看怎么办?”你刚刚在校园里传播了关于第一个少年的谣言,他之前倒在你家门口,后来还是被他家暴的父亲找到,被带回去,他把他爹捅死了,坐了几年牢,你语焉不详讲他杀了他的父母。
    校园里学生自然一个个都躲着杀人犯,刑钊沉默地接受同学的冷暴力,偶尔会对你投以目光。
    你不仅不惧怕,还理所当然回望回去。在知道真相的人眼中你和大魔王也差不了多少了。
    听说你以前就在不停地霸凌别人,还差点弄断别人的手指。
    不只是男主,学校里的师生都朝你投来惊惧的视线,战战兢兢在你手下过活。却讶异,你除了虐待几个特定的人,并不会为难其他人。他们都下意识松了口气,随即又察觉到被自己卑劣的心情所吓到,自省。
    如果这样女配还能逆袭,那些男主还能喜欢上女配,那女配系统干脆就别再干了。女配系统感叹,它终于找到敬业的宿主了。
    你心中毫无波澜,做完这个任务你就可以复活,以及转正成为正式的女配系统员工。
    一切都是为了复活。
    “你真是天生坏种。”
    系统喟叹,对于反派系统来讲,这是一种极大的称赞。“我的出生就是为了和您签订契约。以您的段位轻而易举很快就可以成为业绩最佳的女配宿主。”
    “升职加薪,成为白富美,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您的一言一行都透着顶尖女配的气质。太让系统感动了。”
    世界冷漠孤独,只有系统不停吹的彩虹屁才让你觉得有一丝温暖。
    每当你想到另一个世界的家人,想到你要复生的愿望,男主被欺负的委屈便无足轻重了,而且之后你总要还给他,他总是会欺负回来,主角碾碎配角。
    那就借你们多给我的任务刷刷分吧。
    女配姣好的面容下是一颗人尽皆知的冷酷心肠。
    为什么?
    为什么?
    系统呢?
    “系统?!女配系统?!”
    “你别喊了。”
    你疯狂呼叫女配系统,然而这个把你从死亡深渊来回来的神奇系统此刻倦怠而惊悸,他仿佛躲在某个黑小角落,缩头缩脑,语调尖锐且畏缩,充满了感情在里头,它恨不得马上消失。
    “任务失败。任务失败。”系统一直在嘀嘀重复。
    你皱起眉,这是你没想到的结果,今天叁个男主陆陆续续都向你告白了。已经死亡过一次的躯体再次让你产生想要呕吐的欲望。
    反胃。
    预定的设想失败,计划失败,还被你压根不喜欢不看在眼里的东西喜欢上。
    “我有这么讨厌吗?”
    温常言眼睫颤抖,带着唇角的笑和眼里的星光,温和文雅的少年朝颤抖的你迈步走过来。“到现在也不愿意再看我一眼,明明你之前那么喜欢我。”
    你的嘴唇被冰冷滑腻的东西触碰,湿哒哒的。“有牛奶的味道。”
    刑钊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我想起之前倒在你家门口,那天的雨也是甜甜的牛奶雨。”
    他阴郁地不成样子,像是一团黑雾萦绕在你身上。
    这样的人也能叫做男主?而且你分明不喜欢喝牛奶,你阴沉地和他对视。
    你被堵在房间里,这已经是校园文的尾声。高考结束班长提议一起去结业旅游。
    但却不知道,你周围只剩下这叁个人。
    “任务失败,我能换个世界继续任务吗?”
    “做什么任务?你这个对面玛丽苏派过来的卧底,谁家女配跟你这么反派样,现在好了吧,吸引男主目光了吧?任务失败了吧?又逆袭了吧?你的目的达到了,你就在这个世界里去死吧!”
    连续任务失败的系统不再彩虹屁,近乎歇斯底里气急败坏地谩骂你这个可恶的逆袭届卧底,毫无感情的电子音说解除宿主绑定。
    然后你的耳畔如死般寂静。
    系统走了。
    把你丢在这个世界。
    你甚至来不及挽留。
    霎时间冷意遍布全身。
    “你的底气走了吧。”
    差点被你弄死折断手指的李川说道,他抽出小刀,贴在你脸颊上,充满恶意,膝盖以无法抗拒的姿态顶开你两条并和的大腿,“我还没见过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的大小姐这幅落魄样子。”
    背后墙壁渗出的凉意是你保持清醒唯一的支持,你退无可退,“我对你们这么恶劣,你们还能口口声声喜欢上我?就是为了逼走我的助力?”
    “是啊,我就想着怎么报复你呢。”李川锋利的刀口贴在你脸上,可能轻轻一划,就要划出血来,熔热的大手把你压在墙上,他贴过来,对着你的耳朵呵气,笑得恶劣,“把你艹死,怎么样?”
    热气朝你的脖颈扑去,很快蔓延至四肢,少年身上灼热的烙铁一般的体温和墙壁的温度在你身上短兵相接。互相绞杀彼此。你的身体是它们的战场,很快残酷凋敝。
    你被李川架住,膝盖分开你的双腿之后你们两个避无可避地贴在一起。你被迫性质地,被他抱在怀里。倘若你现在突然双腿失力,跌倒下去,你不会一屁股坐到地上,李川的腿支撑着你。禁锢着你。
    “你们,怎么知道系统的存在吗?”
    你的声音艰涩。
    温常言很新奇似的看着你,很想伸出手摸摸你,他怎么想,也这么做了,你现在没法反抗他,其实他之前是讨厌你的,但你分明在狂热而病态的追求他,却又可以在只言片语之后把他抛之脑后。
    虽然你一直在追求温常言,你们却一直没什么肢体接触,这是他第一次和你有礼貌之外的触碰,也是他第一次和女性这样。
    温常言好奇极了,十分有探索欲望,哪里他都要碰碰。你就像条泥鳅,他触碰到哪里你哪里就要剧烈反应,之后你就会恨恨得扭头盯住他。你的目光令温常言满足极了。
    他们哪里会好好对待你。恨不得把你撕成叁瓣,一个一块,接着抱着艹成破布娃娃。
    刑钊觉得你的口申口今好听极了,恋恋不舍放开堵住你唇瓣的唇舌,就这两个人的口水一直在你身上啃咬,留下标记。他就如同一只小狗。
    “要一直叫。”他恋恋不舍地放开你的嘴巴,叮嘱。
    李川干脆把你抱在怀里,把你的腿缠在自己腰上,毫不费力地支撑住你这个人。少女的身体彻底被灼热的高温侵占。
    匕首叮当掉到地上。
    你哭出来,被系统抛弃,被你眼中的任务目标反杀,被抛弃在这个没有家人的世界,这一切轻易击溃了你的心理防线。
    她可真奇怪,凭什么能高高在上,好不讲道理地欺负别人,玩弄别人,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在狂热地追求他,玩弄他后随即又把他抛弃,仿佛她不喜欢他,只是出于某种原因。
    她把他们当做棋盘里的棋子,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执棋手。
    温常言吐出一口气。
    终于,把她拽下来了。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你哭呢。
    这么害怕吗?
    温常言笑了笑,很稀罕似的,刑钊已经舔去你的眼泪,所以他只是摩挲着那一块,留恋一般,用力用手指擦。
    “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