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总有我来拥抱你 > 17、听不懂她的话
    一中抓学习抓的紧,试卷批改速度也快,每次月考成绩两叁天就能出来,宋知晚盯着桌上的试卷,年纪排名还没公布,但她的总分数能估算,大概也就中上游位置,主要还是文综方面拉下不少。
    老师在讲台上严肃的讲着话,“下个学期分文理班,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期末分班考试,这次月考的结果至关重要,一定要好好查缺补漏,把成绩追赶上来。”
    一个细小的选择,就能影响人生进程,班里气氛有些紧张,好在下课铃声来的及时,班里又开始吵闹起来,有讨论下周篮球赛的,有聊娱乐八卦的,还有些讨论宋知晚和陆唯羡的八卦,不过声音小,而且宋知晚一直专注手中的试卷,也没怎么在意。
    旁边的方舒怡皱着眉眼,大概也是在思考分班的事,宋知晚侧头看去,不经意的出声问她,“舒怡,你觉得我的成绩下学期能进1班吗?”
    她对此还是不大有自信。
    方舒怡挑了下眉,一向安静沉默的宋知晚竟然会开口问人,真难得见,她认认真真的把她卷子拿过来,看了一下,顿时被惊的张开唇,理综扣了一些分,但还是高的惊人,数学被扣了10分,语文和英语差了些,文综分数有些低,难怪总分不高了。
    方舒怡抿了抿唇,和她分析,像1班那张尖子班,总共也就四五十名同学,一个年级就有十多个班级,要进入1班,至少得在班级排名前5名,但是宋知晚的各科成绩悬殊有些过大了,有点悬。
    宋知晚听完她的分析,也觉得自己有点悬,突然有点后悔,要是一早好好学习就好了。
    方舒怡对她的反应有点儿惊奇,她这位同桌她可是一直认为都是安安静静的,学习也不怎么上心,怎么突然就开始上心了,她问道,“知知,你怎么突然那么想去1班啊?”
    两人熟了以后方舒怡就开始叫她知知,一开始不大习惯,可久而久之,她叫的越来越顺,宋知晚也就随她了。
    方舒怡猜到一个可能性,惊喜的问,“是不是因为陆唯羡?”
    不用说,一定是因为他。
    她挤了挤眼,一副我早就知道的神情。
    宋知晚笑了声,没说话。
    方舒怡撞了撞她的肩膀,脸上突然出现苦笑,讨好她道,“学霸,救救我的成绩吧。”
    这对cp她可是要一路看到结局的,哪能因为分班这种事就错过。
    方舒怡也是偏理科一类,不过分数没她高,她抓着宋知晚的手臂摇了摇,“好不好嘛,知知。”
    “知知?”
    “小知了?”
    宋知晚忍不住笑出声,除了宋辞,方舒怡还是第一个对她撒娇的人,“好了,我答应你。”
    方舒怡简直想在她白嫩的脸上亲一口,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一把勾起她的手臂,“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谁会想到,看起来那么清清冷冷的人,心底却那么暖。
    课间休息时间,宋知晚去洗手间时被人堵在里面,有叁五个女生挡在她面前,她眨眨眼,一时没搞清状况。
    “你就是6班的宋知晚?”
    说话的女生一头利落的短发,看起来清清爽爽,唇扁着,看谁都不太高兴的样子。
    宋知晚退了一步,神色不见慌张,“你们是谁?”
    她们不答,只是说,“你和陆唯羡什么关系?是不是你勾搭的陆唯羡,真不要脸。”
    “你一个丑小鸭有什么资格站在陆唯羡身边?”
    如果是校花或者班花她们估计心里好受一些,偏偏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女生,怎么都叫人不舒服。
    宋知晚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觉得奇怪,人真的如粒子般随波起伏,完全没有自主性,她只觉得,站在她面前的这些人所做的事好无聊,完全没有意义可言。
    见宋知晚不说话,面上还一副淡风轻的样子,她们更不爽了,不禁推了她一下,“我们说的话有没有在听?”
    宋知晚点点头,“有在听。”
    其中一人开出了让她离开的条件,“离开陆唯羡?”
    还吼了声,“知道了没有?”
    过了会儿,她开口道,“知道了。”
    宋知晚抬眸,与她们对视,情绪毫无波澜的说道,“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你.......”
    不等她们说完,宋知晚便淡淡的说道,“人是没有自由意志的,所以知道和行动完全是两回事。”
    “自我的行动完全不以意志出发,而是以事物运动的规律出发,所以你们现在说的东西毫无意义可言,既不符合事物运动的规律,更对我一点影响也没有。”
    短发女生脸臭的厉害,“你在说什么鬼?”
    宋知晚抿了下唇,不想和她们继续拉扯下去,补充道,“另外,我不打算答应你们,你们利用威胁的手段想做上帝投骰子的事,完全是痴心妄想。”
    宋知晚冷冷的一瞥,看她们愣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皱皱眉,离开这里。
    一旁的人困惑的挠了挠头发,“她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可是,好像又有点道理的感觉。”
    人和人之间的碰撞虽然有时会在因缘巧合下错过,但该相遇还是会相遇,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方舒怡回教室时听到有人谈论宋知晚被几个女生堵在洗手间,头脑一急,就想跑出去看看,正巧宋知晚回来,方舒怡看了看了她,少女还是一日既往的神色毫无波澜,放下心来,坐下时,她问宋知晚,“知知,我怎么听说你在洗手间被人堵了,怎么回事?”
    宋知晚把洗手间的事说给她听,方舒怡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和那些剧情套路不一样,故事发展不应该是小白花的宋知晚跑去找大佬陆唯羡来解决吗?亦或者是在大佬陆唯羡怀里哭唧唧的打小报告。
    见宋知晚一脸冷淡,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样子,方舒怡叹了声,可惜啊,又不能在线磕甜甜的cp了,她还以为在生活中能见到偶像剧的剧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