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年年 > 番外四(二更)
    早上蒸了包子吃,包子吃完了,周年站起来往厨房走,边走边嘟囔着:煤气灶关了吗?我笑话她,你记忆呢?她笑了。
    她会忘了早上吃了什么,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来,我说想那个做什么?想想中午吃什么,让家里佣人去买。
    她手机呢?又到处找了,这不明明在她兜里吗?
    年年,你是在逗我开心吗?我问她。
    这类事情越来越频繁,她这一秒就忘了上一秒的事。直到有一次,她趁我上厕所下楼扔垃圾,半天没回来,我下楼去找,她站在两栋楼中间左看看右看看,终于见到我才跑过来,太阳晒得她满脸通红,她呵呵笑说,我差点找不到我们家。
    我心中警惕,带她去了医院,挂了专家门诊,进行了PET检测,认知功能测试,心理测试后得出结论是患了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
    这病无法逆转无法根治,就算发现及时,用药物帮助延缓病情发展,对患者而言黑暗的那一天还是会降临。
    我和医生说好,瞒着周年,只说她年纪大了,记忆力减退很正常,按时吃药,吃饭,多运动,好好睡觉会好起来的。
    周年信我的,我把药剂标签撕了贴了维生素的标签,每天定时定量喂她吃。
    我们不是医生,缺乏这方面的认知,我去搜索专业性强有权威的专家发的论文,得出一个残酷我不想接受的结论,那就是电视上演的绝对不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最终会将身边的人遗忘,她会忘了我,我是她最亲最近的人,终有一天她会把我当陌生人。
    我说服自己要接受这样的事实,潜意识还是不愿意的,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
    早上醒来,我附她耳边说我爱你。她看我半晌眼眶红了,我太少把爱挂嘴边,每说一次她会感动,会缠着我让我再说,我今天不用她缠,一遍遍说“我爱你”。
    她说我不正常,笑嘻嘻起床上厕所。
    我蒙着被子哭了。
    我一天能说好几遍,老了后肉麻了,对着一朵小野花张嘴就来,媳妇,看,那花好美,在我眼里你更美,所以我爱你,不爱花。
    媳妇,看天上的白云,有我爱你的形状,多变的,下着雨我也爱你。
    她说太肉麻了,真爱听。我头大了,上百度搜了好多,再用自己的话说给她听。
    一些症状随着时间慢慢跑出来,我不敢让她一个人出门,怕她走丢,也不敢明着给她戴留着联系号码的牌子,让谁都知道她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也不敢让她知道得了这样病。
    有天她终于消失在家里,我慌乱,打电话给儿子,叫了许多人到处找,一直到太阳下山,我在我们曾住的别墅里找到她,她坐地上,抬着头看树上的杨桃,见了我开始哭,她想我们的女儿思年了。
    她没有先忘记我,会遗忘他人,先从遗忘名字开始,比如见了操游令,她半天叫不出他的名字。
    那天我们在别墅里呆了很久,她上了楼,我跟着上去,是叁楼,我很少到的地方,原来有个空的房间,里面放了些她从娘家带来的属于她的东西,全装在纸箱里。
    她当宝贝抱着,不让我碰,里面有笔记本,有相册,看着挺重,她执意要自己拿,我便随她。
    夜里趁她睡着,我爬起来翻出她又藏好的箱子,坐沙发上一本本看,是什么宝贝让她收藏这么多年。
    相册有我曾经翻过的一本,我搁一旁,去翻别的。
    有一本是她的小时候,七岁开始与她姐姐还有我的合照,有些照片我家也有,这本我很快翻完。
    翻开第叁本,我愣了,怎么每一张都是我,有我给她自拍的,有她偷拍我的。不止一本,两叁本,主角全是我。
    我猜到什么,只是不敢确定,又看见粉色的笔记本一角,我之所以那么熟悉,是因为它在我手上好几次我忍住没翻开,
    它封面有一层透明膜保护着,这么年过去依旧抵不过尘埃,它陈了,旧了,没了之前的樱花香,一股浓浓的古老气息带着灰尘,我咳了两声,捂住了嘴巴。
    周年睡得不太安稳,我怕吵醒了她,起身去看,还好,并没有。
    她的字很秀气,不是现在一笔一画像小孩子学画画。
    第一页,纸的中间只有一行字:「他请我吃冰淇淋,我感冒加重了,不觉得难受,好开心,因为在他身边。」
    我情绪开始波动,一页页翻阅,一本本看完。
    「我七岁,他多了一倍,十四。」
    「姐姐说让他等我长大,我不敢,我只想快点长大。」
    「头发长啦,他不再觉得我是男孩子,我要变美,迷死他。」
    「学习哪有想他来的舒服?」
    「我要好好学习,考他附近的大学,多难我都要试试。」
    「数学考了105分,他说厉害,继续加油,我下次得考140分,惊掉他的牙。」
    「我在他身边,却不是身边的那个人。」
    「我喜欢他,喜欢了很久,像陈年老酒一样醇香。又像是刚动的心,躁动炙热。」
    我突然明白,为何当初她不愿意叫我一声“哥”,周柚雯喊我“蒋哥哥”,她就不,我丈母娘那会训斥她直呼我名字没礼貌,她憋屈的叫了声“州浩哥”,一叫叫了好多年。
    我向她表白,想她给个机会让我追求她,结果她直接答应做我女朋友。
    原来啊,原来,她偷偷喜欢我很久,久到我觉得不可思议。幸运啊,我在我对她只有一点点喜欢时开口表白,当初真怕再也见不到。
    我抹了抹脸,全是泪,我虽没亏她,但我始终觉得爱不够,怎么能够?她抢跑了十一年,爱得比我还深。
    知道这真相,在我面对她有天醒来问我是谁时,没那么悲伤无助,老天爷该是让我还债的,把那十一年还给她,她忘了我,我还要爱着她。
    我伤心过一次,她从超市出来,我没来得及牵她手,她朝着一个方向跑过去,抱住一个陌生人,男人显然吓到了,好在人有礼貌,没用力推开她,只是极力解释,他不叫州浩。
    男人与我年轻有几分相似,她记得我年轻的模样,不认我老了的样子。
    我想到一个办法,随身带着我年轻时的一张照片,会告诉她,我就是她的州浩。
    她认得照片,偶尔也会突然一阵记起我,她知道自己病了,记起我时会痛哭,她不愿忘记我,不要忘记我。
    我说不会的,肯定不会的,你忘了我努力让你记得,我一直在你身边。
    她从病起,到病发,到最后感染了其他病去世,整整十一年。闭眼的最后一句对我说的,“蒋州浩,我爱你,年年爱你。”
    她从未忘记爱我,终究是我欠了她。
    来生我们还要遇见,年年,换我先爱上你,死缠烂打追求你,捧着一颗真心怕被你摔碎小心翼翼爱你。
    我说过,年年有我,陪你年年。我没年年了,身体熬不过这一年,也不想让她久等,轮回的路上我想牵着她的手。
    ———
    追更:γцsんцωц.δNё(яǒúωёǹωú.χyz(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