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樱花宴 > 那我看你
    而文樱一身姣好媚肉,妩媚得毫无主意,让人一看心就动乱。
    可她不自知,一味羡慕楚萏的腰细,说她背后两块骨头漂亮得像蝴蝶的翅膀,无风自振。
    苏正寒一寸一寸将她的心神夺回来,“她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你,只有希腊的海伦勉强可比拟,城头一站,便能挑起战争。”
    文樱不知道海伦是谁,但是希腊产女神,产尤物,想来是不折不扣的大美人了。于是害羞地偏头,“又哄我...我才没有那么好。”
    好不好也不是她说了算,苏正寒低头,把她吃了个干净。
    文樱终于知道他学习为什么这么好了。自律呀。回家指导她课业的时候,一心一意的,像个建筑师。
    而他越是认真,她越要使坏勾引。谁知他都不为所动,板着脸,并不制止她的胡作非为。下身硬得那样,还能解得出恁难的数学题,步骤写得一丝不乱。
    然而课业一结束,他眼内喷火,又将她干得下不来床。
    她的成绩一次比一次进步。到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她的成绩已经兴旺发达至班里的前十名了,就连马悦也被她提带着进了前二十五。
    班里的尖子生暗中较劲不下官场争风,班主任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开始在办公室王婆卖瓜,夸他们班的学生如何如何懂事,如何如何欣欣向荣,这势头下去,很快要替代四班成为年级第一了。
    他由文樱的成绩想到苏正寒,忽然灵机一动,嬉着皮向四班班主任借苏正寒来班里开班会,学习经验。
    四班班主任欠过五班班主任人情,此刻就是不愿意,也不好说什么。况且苏正寒自己愿意,他乐得做好人,把佛献出去了。
    五班同学欢呼雀跃,一个个朝着门外探头探脑,等着大神光临。只有文樱低着头,反倒异常扎眼。苏正寒往讲台上一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她。
    他心情似乎格外好,唇边带着笑意,任大家看了个足,拍了个足。
    班会开得令大家受益良多,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有人说,苏正寒如果当他们的老师,他们早就开窍了,考大学什么的都不事。
    苏正寒听闻倒不谦虚,笑着回应,“不然我讲个啥呢。”
    班主任遂把班上的成绩单交给苏正寒,请他替他挑选排长,负责辅导有困难的学生。这是把苏正寒当军师了。苏正寒也不推脱,点名利落,唯有轮到钟文樱所在的那一排,他顿顿了,问有没有人想毛遂自荐。
    文樱害怕极了,心里想赶紧出来个同学应了吧。不想半晌无人,都是害羞之故,又兼之猜到苏正寒的心思,自然不肯出头。
    苏正寒似在思忖,半晌忽然喊了一声“钟文樱。”声音很淡很轻,不像点名,却比点名还厉害。
    大家都看着她,空气中蒙上一层躁动。马悦戳了戳她的胳膊,“喂,怎么又走神了,叫你呢。”
    有调皮的男生忍不住高呼,“钟文樱,你哥喊你回家吃饭了!”
    全班哄然而笑,苏正寒也弯着唇。场面有点像求婚现场。文樱满脸红羞,不得不做出回应,蚊子般答了一声“到”。
    苏正寒的声音近在耳畔,走到了她旁边,目光灼灼烧得她的脸滚烫如沸,“谁越不看我,我就越点谁。钟文樱,你来做排长。”
    文樱叹气。嗐,他又不是不晓得她嫌麻烦,偏来给她找来这么一个大难题。等等,他刚刚说什么?谁越不看他,就越点谁?于是文樱慌着抬头,试图挽回,急道:“那我看你!”
    同学们笑出了眼泪,笑得想在桌子上打滚。苏正寒清正的嗓音尘埃落定在她心头敲下一击,“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