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乌金坠 > 第248页
    娘儿们好容易聚了一回又要分离,她心里头舍不得。给姑爸写了封信,没指着她来送她,只央求她想法子把阿玛捞出来……说来没脸得很,这本该是自己的责任,却全推给了比自己年纪还小的老姑奶奶。
    行程已经定下了,云骥说在盛京有产业,过去就能安顿下来。承德离盛京也不算太远,他们慢慢地走,走上一个月,也就到了。
    后来她生了个儿子,虽然没有娘家人在身边,但云骥照顾得她很好。
    她奶着孩子,也和云骥说:“照着家里人的看法,我是个凉薄的人,只管自己逃命,再也不管家里人死活了。”
    云骥宽慰她,“处在那个位置上,您多不容易,家里头会知道的。不当皇后,您挣了条命,当皇后,这会儿恐怕人都不在了,还谈什么捞人呢。”
    他们在盛京的买卖还不错,开了个门脸儿做皮货生意,北方来的商客很多,偶尔还有京里采买的官员。孩子快满周岁的时候,从采买的内府官员口中听见个消息,说皇贵妃娘娘得了一对龙凤胎,皇太后慈谕,封皇贵妃为皇后,“嘿,尚家这凤脉断不了,都说他们家不成事了,瞧瞧,这不又给续上了!”
    龙凤胎,母子均安,这是多大的造化呀!又逢皇贵妃晋封皇后,如此双喜临门,不得大赦天下嘛!
    知愿站在院子里,面朝着紫禁城的方向,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她这辈子有福星保驾,总算活得不太糟糕。原还担心姑爸,这会子她也有了一双儿女,皇上又爱重她,两下里终于都放下了。
    原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相遇,小时候不着四六的结交,就是为了长大后的长相厮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