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夫人我错了 > 第26页
    说着,她语中难免带了些委屈,我也没说要给你纳妾,毕竟她为你守了一年,这份情意我看在眼里,怎么会这么不讲道理?我只是说给你房里塞个通房丫头,等到人把孩子生下来,再记到她的名下,不告诉那孩子真相,那不也等同她亲生的么?
    宁逸飞真的是要被她给气笑了,心想难怪顾话桑会是那个态度,这话连他听了都觉得生气。
    看林婉清的样子,却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宁逸飞道:又是二婶在您跟前说什么了吧?
    林婉清:就算她不说,我不催,你自己就不知道急么?
    宁逸飞无奈道:我和桑桑还年轻,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的。再说了,我这一年都在外面,桑桑要真是有了,您不才是真该急么?
    你这说的什么混账话!林婉清沉着脸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宁逸飞混不吝惯了,什么话张嘴就来,也没个顾忌。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可能会当成短篇写了,思路很混乱
    ☆、终
    魏紫纵然足够聪明,但也有聪明人的一个通病一旦过去行事无往不利,就会显得太过自信。
    宁逸飞自回府之后,高调行事,拉拢族中叔伯也不遮掩,打了什么心思一眼便能看出。
    林婉清性子软弱,耳根子更软,原本想劝说宁逸飞打消与他二叔相争的想法,反倒被宁逸飞说服,任由他去。
    这月十五,是林婉清上山拜香的日子。
    以往也就顾话桑陪她去过几次,却不是回回都陪着。这次宁逸飞却提出要跟着去,顾话桑自然也是伴着的。
    林婉清自然是高高兴兴应了,却没想到这一趟却是出了事。
    林婉清拜的那座庙香火不算鼎盛,但胜在灵验,她信这个,自然是选择了就信到底。
    而香火不鼎盛,最大的原因就是上山的路有些偏僻。
    不过走了那么多次,都没出什么事,林婉清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故此,看到拦在路上的一群人时,林婉清既惊且吓,险些直接背过气去!
    这行人是洪武带着的,然而宁逸飞早就报了官,将这群人全给制服了。
    因宁世威与县令之间有所勾结,宁逸飞原本想找邻县县令,却阴差阳错,找上了新来的知府。
    新知府名为谢青蕴,年纪轻轻,办事手段却颇有些雷厉风行的意味。
    知府原本是要解决安阳城匪患问题,正好宁逸飞与他搭上,和秋雨他们商量之后,把恶鬼营从一个营寨改为了村子。
    而谢青蕴则承诺他们,解决平民百姓交不起赋税的问题。
    这次更是联起手来,坑了洪武等人一把。
    谢青蕴抓走山匪,而宁逸飞得了二婶的把柄,各取所需。
    之后宁逸飞已这个把柄要挟,又加上早已和族中叔伯打点通气,顺利分家。
    林婉清这才知道宁逸飞打的什么主意。
    啊,接下来就是分家之后的幸福日子了。
    终。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看到这里的你们想说什么
    求你们别说我自己跪会儿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