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章

作者:之雾啊字数:2963更新时间:2024-05-09 12:33:35
  消息发出去两天都没得到殷宁的回复。
  周密的科目考得早,这两天也没去上班。才刚入职就缺勤,唯一有可能的客户如今也表现得对他兴致缺缺,收拾好东西走出考场,他便开始想下次去会所要怎么说。
  经理肯定会问,纵使对他报以诸多肯定,如果最后的表现不尽人意,恐怕又是被辞退的结果。
  经历过家教的失败,周密不想在这个地方又跌倒一次。
  正想如何是好,手机开机,稍等半分钟找到信号,弹出新消息。
  周密悲观地认为是推送,打算直接点掉,打开发现竟是殷宁的回复。
  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找个墙角靠着,捏紧手机仔细阅读。
  “好呀,具体什么时候?”
  几个字,一秒钟就能读完,他却反复看了好几遍,才斟酌着回答:“不在会所里,在旗下的酒吧。”
  周密发来的店名和地址,殷宁并不陌生。
  会所主打私密和常客,旗下也有公开面向散客的场所。那个酒吧开在会所对面,卡座的客人需要几个男人热热场子时,这边的人也会过去。
  暑期将至,有些高校早已放假,温度也愈渐暖和起来,即将进入旺季,酒吧便趁热推出活动。
  上次孟安怡过来,感觉她不太适应包厢的环境,也许换到酒吧,热闹一点反而会更自在。
  殷宁便将消息合并转发给她。
  她好像住在网上,总是回复很快。
  “你什么时候加的他们好友,我怎么没有?”她先问,“而且这都两天前的消息了!”
  “这几天忙,才看到。”殷宁哄她道,却没有解释好友的问题。
  殷宁最近的项目事务繁杂,孟柏延又到外地出差,几乎所有合作的事情都是她一人在拿主意,遇到实在没办法独自拍板的问题,还得给他打电话。
  最近交上来的项目方案,烂得殷宁刚打开看了几眼就差点被气到脑淤血,恨不得去人事调简历,看看他们是不是突然招了一批外行进公司,别说社交了,就连睡觉都恨不得在公司。
  不过冷静下来后,殷宁又自我安慰,方案都是虚的,就算她发话让人改进,以下面某些人在别的公司培养出的陋习,恐怕优化的也不是执行步骤和逻辑,而是仅仅交上来一份更精美的PPT,好与坏不过走个过场。
  反正等到真正谈合作,再有诚意的方案都比不过酒桌上直接打一圈。
  许特助看出殷宁的心烦意乱,帮她推掉许多不重要的私下约见,隔一两个小时就来送次茶水,顺便确认她的情况。
  等到终于有时间理会其他琐事,殷宁才从角标99+的红点里找到周密的消息。
  以前她有强迫症,必须清空所有未读,工作之后这个习惯被强行治好了,实在是看不过来。
  “我这段时间没空诶。”孟安怡却说,“已经和朋友约好去旅游了,后天下午的飞机。”
  她闲不住,以前与朋友玩,自从她们迷恋上男模还总不带她一起,就开始频繁骚扰孟柏延,他这次出差也颇有躲她几天的目的。
  殷宁打趣道:“怎么,她们愿意戒男色了?”
  “索然无味了嘛。”孟安怡回答,“国内的玩够,打算去搞国外的男色。”
  面对周密时还要躲在殷宁身后说话,回到网上她又开始“裤裤飞飞”。
  “反正要是觉得没意思,我也可以自己去逛街呀,那边的东西便宜。”孟安怡补充。
  既然她已有安排,殷宁只好说:“好吧,那祝你玩得开心,这边我就一个人去了。”
  这句话令孟安怡捉到重点。
  “诶——姐姐。”她发来惊讶又八卦的表情,“你对那个周密好像蛮有好感的耶,我感觉他那天看你的眼神也很有戏哦。”
  殷宁对此也不避讳:“如果处得来的话就消遣一下呗。”
  与殷照分开后的这一年,她几乎没有再谈过几次正式公开的恋情,但是身边也从未少过陪伴。只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有时她工作忙起来顾不上人家,对方也就知趣地告辞,双方都不需要过多解释。
  她想,对周密大概也差不多。
  确认好时间,周密转头便将殷宁会来的消息告知经理。
  都说时尚圈的座位有讲究,酒吧也同样如此。
  哪些客人互相不对付,卡座尽量离远一些;哪些客人要面子,排场必须给足;哪些客人喜低调,有固定的位置;还有哪些客人好攀比,离得近才能刺激消费……都是学问。
  听说殷宁是一个人来,经理想了想,便把她安排到了大厅的位置。虽然不是单独卡座,但是桌上也都是些有来往的熟人,凑在一起才热闹。
  殷宁看了眼名单,对这个安排并无异议,就这样说定。
  车子开到酒吧附近时,门口已经排起长队。
  生意火爆的时候限流,等候程度不亚于各大游乐园的热门项目。
  抵达前几分钟,殷宁给周密发了消息,他在门口等着,一眼认出了她的车牌,领她从vip通道进入,司机则在保安的引导下将车停到会群的停车场。
  舞池的轰鸣将头顶和脚下震得颤抖,这条绿色的安全长廊,让殷宁恍惚走在谁的声带里似的。
  尽头处豁然开朗,衣着靓丽的男男女女尽情热舞,奶油味的空气清新剂驱走几分空气里的酒精。
  高大的安保在店里不断巡逻穿梭,保证客人们在尽兴的同时又不会被醉鬼骚扰。
  殷宁到得晚,位置里已经有几个人,两叁个空酒瓶,没少喝。
  她们正玩游戏,见到殷宁来,也自来熟地拉她入座。
  “一起呀。”
  殷宁入场前将包寄存到了保险柜,手里只有个手机,坐下后问:“你们在玩什么?”
  “十点半,会吗?”最近的女生问。
  这么多年了,夜店酒桌上的游戏还是那么老几样,殷宁笑着点头:“会。”
  省得她们介绍规则,这局结束,输家身边的男模替她喝了罚酒,这局算上殷宁再度开始。
  “一口起加,弃牌算半杯。”发牌人递给殷宁她的底牌时,补充规则。
  殷宁接过翻开,不禁失笑,扭头问周密。
  “你酒量怎么样?”
  “一般,怎么了?”他以前没玩过这些游戏,刚用手机搜完规则,随后看到她手里的“A”,“看来有得喝了。”
  这轮运气不好,殷宁抢起牌来相当阔气,半杯半杯地喊,好不容易凑到叁张,却让别人率先集齐十点半。
  这样算下来,周密要喝的可就多了。
  她花钱买的酒,倒也不想全都让别人喝了。
  殷宁见他面露难色,便提议:“我帮你喝一半吧?”
  没轮到周密答不答应,旁边的人先不同意。
  “那怎么能行,规矩就是规矩,这点酒都喝不了也太便宜他了。”说话的不是几个客人,而是周密的同事。
  有一人这样说,其他人也就跟着附和起来。
  但看周密那样,恐怕真没多少酒量。他准备硬着头皮举杯,殷宁又歪头道:“你们这酒到底是有多好喝,一口都不肯分给我?”
  众人纷纷笑。
  大家到底来这玩都是图个乐子,见她这样表态,也不愿强人所难,便有人提议:“那不然这样吧,你们干脆喝交杯酒,一杯顶两杯,怎么样?”
  “好好好。”
  “这主意不错!”
  其他人都同意,拍手起哄:“交杯酒,交杯酒……”
  整齐划一的音量在夜店的音乐中格外明显,附近的人都投来目光。
  周密还没面对过这阵仗,端着酒杯询问殷宁的意思。
  酒是她喊的,再推叁阻四为免扫兴,殷宁也就答应下来:“好吧。”
  她耸耸肩,酒杯举到周密面前。
  作为客人的她,反而表现得比他主动大方,再忸怩作态就要扫兴了。在众人的注目下,他的手臂穿过她的,互相缠绕。
  周密低头,打算喝下这杯,只是嘴唇还没碰到杯沿,一股陌生的力量突如其来,将毫无防备的他击倒在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