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亵神(1v1  h) > 番外要要其名由来
    这是来到奉西山的第二年,
    婢女端着刚熬好的苦药,看向坐在简易轮椅上发呆的天尊。
    与阎君那一战,他彻底败了,不仅败了,还成了一个再也站不起来的废物。
    天界人人都说他咎由自取,自不量力要了阎君父母性命已经罪该万死,若不是那阎君心地善良肯留他一命,他就早该被勾舌头下油锅,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能超生。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连天尊也这么认为。
    婢女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只知道,那一战惊天动地,她远在天庭都看到了翱于九天的金龙。
    真龙出世,天界为之震撼。
    满天诸神围在乾坤镜前,议论纷纷。
    “五百年了,终于盼来了真龙。”
    “这局我赌地府阎君胜,他既然能冲破压制,那天尊就绝对拦不住。”
    “诶,我还是赌天尊,他十七岁就能斩杀双龙,又修炼了几百年,恐怕法力已渊如深海。”
    “什么修炼,他那是装模作样,我看见他就不爽。”一武将讽刺道。
    “那你还不是被天尊打得落花流水?”有人嬉皮笑脸打趣道。
    婢女躲在人群角落,胆战心惊地看着地面胶着的战场。
    “哼,法力高强又怎么样,还不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武神继续不服气道。
    他话中有话,诸神愣了一瞬,才知他意有所指。
    “值年武神你过分了吧,天尊这点我还是服气的,他虽然出身不好,血脉也不纯,但是可比我们洁身自好多了。”
    “狗屁的洁身自好,就是中看不中用。”
    武神话音刚落,一道刺目的金光忽地炸开,那光犹如神迹,暗藏擎雷刹那冲破九重天,射冲而来。
    诸神连忙召出法宝自保,瞬息之后金光方散。
    “这,这等聚焰集力,难不成是……”
    文渊神话未说完,就听值年神大叫道:“怎么消失了!”
    众人这才低头细看,只见原本清晰可见的乾坤镜此刻模模糊糊难以分辨,镜面上还爬着几道长长的裂纹。
    “毁天灭世,他竟有毁天灭世之力!”文渊神反应过来,激动得高声道。
    “慢着,那是什么!”有一眼尖的天神指着从角落里趁乱飞出的身影,警惕道。
    “她要私闯南天门,快,快拦着!”
    众仙咋咋呼呼,喊打喊杀,早将那来自阎君的致命一击给抛在了九霄云后。
    婢女并没有看清阎君是怎么把手中的玉龙啄插进天尊身体的,她身份卑微,地位低下,连看乾坤镜的资格都没有。
    虽是雪神,可这九重天上叫不出名字的雪神数不尽数,更何况,是她自甘堕落,愿意抛弃身份当那扫洒婢女。
    婢女从未后悔,就像此刻,她更不后悔。
    飞升叁百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下凡。
    呼啸的风刀子一样狠狠剜着她的身体,身后咆哮的天兵天将手持枪刀剑戟,欲收云前进,将她缉拿归案。
    婢女慌了,眼看天兵在即,她灵机一动,纷纷扬扬化为漫天大雪。
    烈日灼心,皑皑白雪。
    片片匀如剪,纷纷碎若挼。
    许是片刻,许是很久,终于有人伸出熟悉的掌心,将她接入怀。
    婢女打了个滚,翻身落地。
    她的天尊一身血迹,平静得躺在碎石上。
    “天尊,该吃药了。”婢女打断纷飞的思绪,笑着蹲在天尊身边道。
    “我不是天尊,我是凡人营思。”他视线放空,遥看着天边层云。
    婢女点点头,天尊重伤醒来后越发沉默寡言,和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是天尊”了,他每次都说,她每次都点头答应,可下次还会错。
    “先吃药吧。”婢女舀起盛着药的汤匙,轻轻吹气。
    他很乖,几乎喂什么都来者不拒。
    婢女欣慰地拿出手帕替他擦拭嘴角,努力忽视爬上他眼角的细碎皱纹。
    “很老吗?”天尊忽然低头看着她。
    “没有没有,一点都不老。”
    “很快就会老,”
    婢女心中疼痛,手心贴上他微凉的手背,强笑道:“那我也陪你。”
    明月高悬,万籁寂静,她悄悄潜入了天尊的寝室。
    他睡得很安静,毫无察觉。
    婢女坐在床沿,手指沿着他的鬓边来回抚摸。
    他的银发几乎全白了,眼角细碎的纹路蔓延到了耳边。
    眼前的人失去了龙骨后不过是具肉体凡胎,也要经历人间的生老病死。
    婢女把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从胸腔传来的一阵阵跳动。
    “你永远是天尊,是我的神。”
    “我不认识什么营思,我只认识你。”
    婢女自言自语,倘若说天尊的执念是无情无敌,那么她的执念就是他。
    人世漫长无趣,总要有点牵挂。
    纵使遍体鳞伤,也想孤注一掷赌个输赢。
    她抓起天尊无力的双手,十指交握。
    一点灵光萦绕在二人的掌心,满室飘渺天香。
    婢女脸色煞白,强撑着不肯松手。
    天尊周身忽明忽暗,良久后一幅祭杀美人图赫然出现在他手腕。那美人半张脸圆润可爱,另一边皱皱巴巴伤痕累累。
    “你做什么?”天尊悠悠转醒,看着坐在他身上虚弱的婢女。
    他低下头,只觉手腕灼热,却见手腕上竟绘着一幅熟悉的祭杀美人图。
    “你疯了吗?我现在是凡人你给我用共生术做什么!”天尊惊慌失措道。
    “生命共享,你死我亡,我活你生。”婢女无力地趴在他身上,交握的手指从未松开。
    “你应该回天庭做你的雪神,而不是在这里。”他瘫在床上,蹙眉道。
    “天尊我们做吧,我真的特别想。”婢女忽地坐起身,眼睛亮晶晶的看向他。
    只有两人水乳交融,合而为一难舍难分,那共生术才能对他有用。
    不求与他生生世世,惟愿他能重拾骄傲,坦荡为人。
    “我知道天尊硬不起来,不过没关系,阎君能舍命陪美人,我也可以舍命陪君子。”婢女情至深处,一边手忙脚乱地扒他衣服,一边自顾自地絮叨。
    “我把东西喂给天尊吃,一样可以让你站起来。”
    仅仅是擅自做主脱了他的衣服,婢女就满头大汗,仿佛做了大逆不道的事一般,低着头不敢再看他。
    “你疯了!”
    “天尊不要嫌弃啊,我很干净。”婢女笑着,将自己身上衣物尽数剥掉。
    “你,你简直,”
    他似乎气极,气息紊乱道。
    “天尊,这还是我第一次碰你。”婢女犹豫许久,终于把自己颤抖的手慢慢放在了他洁白如玉的小腿上。
    小腿温润微热,触感柔滑,皮下薄薄的肌肉蕴含着无穷的力道,婢女留恋不舍,宝贝地来回在那片皮肤上抚摸。
    “你,你把手拿开!”天尊隐忍道。
    “不拿不拿就是不拿。”婢女听罢心中犹受重击,她垂着头,眼眶红肿一片。
    “死也不拿,就算你恨我杀我我也不可能放手!”她宣誓一般急道,话刚说完就俯首跪地,在那无法动弹的小腿上深情吻了上去。
    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落下,天尊闭上眼睛,“你抬头看看我。”
    “抬头看我。”婢女只顾埋头呜咽,他只好重复道。
    婢女却不肯:“天尊给我取个名字好不好?”
    天尊叹了口气,“要要抬头看我。”
    婢女抱着他的小腿,粲然而笑:“要要?我喜欢这个名字。”
    要你,要你傲如九天之松,要你四海乐清闲享遍天下之欢。
    要你,要你盛如夏日之夜,要你日月星宿与共醒时万物依旧。
    要你,只想要你。
    要要抬起头,泪痕半干,右脸颊的烧伤在如水月光下触目惊心。
    “天尊,我喜欢这个,”她视线慢慢往上,却忽然停在天尊腿心。
    “名字,”半晌她才回过神,左顾右盼着嗫嚅道。
    “我刚让你抬头,你为什么不看,还有,”天尊颇为头痛,“谁告诉你不举?”
    他半生算计谋划,被人所害也害人无数,可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人却赤诚一片,比他坦荡,比他真挚。
    其实,是他配不上无邪的雪神。
    “你,你以前从来不让我碰,也不碰我,我,我,”要要眼神闪躲,最终还是按耐不住好奇,盯着天尊昂扬的巨物道。
    “我一个冒牌货,动情就会露馅。”原来坦荡说出痛结并没有那么难以启齿,天尊说罢,眉心舒展,有一些事,是时候放下了。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你不是福兮了,你们身上的味道差别很大,只是那时我不敢深想,”
    “后来才明白,福兮与你关系很好,她沾上雪香也不奇怪,是我的错,”
    “利益熏心,没有认出来你是我的错。”
    要要摇摇头,视线一直落在那冠首遍布青筋的男根上:“天尊没有错,雪本就短暂,”
    天尊哭笑不得:“要要你把共生术收回去,剩下的事我们慢慢说。”
    “不行,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她咬着嘴唇,慢慢往前挪动,倒垂的两个乳房像钟乳石一般摇摇晃晃。
    “你不想拖累我对不对,”
    终于凑近了,要要双手握着滚烫坚硬的男根,那物一入她手,便迫不及待地胀大,顶端冒出点点水雾。
    “但是这样更残忍,你不能再丢下我一个人。”
    要要抬起头,目光坚定而决绝。
    她抬起臀,一鼓作气将那粗长硬物吞了下去。
    “想和你在一起,不管你是天尊还是谁,就是要和你在一起,永远永远。”
    要要睁开双眼,迷茫了许久才知道身在何处。
    天尊撑着下巴,一手捏着她的头发把玩,二人下体紧紧相连。
    “醒了?要喝水吗?”
    “天尊我做了一个梦。”要要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起身离开。
    “什么梦?”
    要要眨眨眼,笑道:“我梦到我把你强了。”
    天尊一时语塞,却顺着她的话继续道:“嗯,还不止一次两次。”
    要要翻了个身趴在他胸口,两人呼吸交缠,唇齿相依:“好喜欢天尊啊。”
    天尊附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要要满脸绯红,埋在他脖颈羞得不敢抬头。
    窗外燃起璀璨烟花,万家灯火,一室通明。
    人间情爱,此事种种,
    尽叙风华。
    撒花撒花,下一章番外人间志话之阎王爷的那些事。
    追更:yцsんцЩU.νīρ(ΡO18.Oяɡ(po1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