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亵神(1v1  h) > ρó㍪āsιā 番外民间志话之三惊

ρó㍪āsιā 番外民间志话之三惊

    “话说五百多年前天界曾有过一个奇葩,那奇葩天神不仅容貌俊美,武力高强还别号叁惊。”
    留仙居一楼大堂坐满了看客,各个伸长了脖子,盯着台前慢条斯理喝茶的说书老先生。
    “说啊,你怎么又停了?”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啪得一声把手里的点心扔在桌上,瞪着说书先生。
    如今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们安居乐业,闲来无事竟流行起了听些人神志怪打发时间。
    因此酒楼之地常有许多说书先生以此为生,这其中,尤以留仙居的张先生嘴上本事最好,不仅将那鬼怪人神描述得栩栩如生,还擅长妇人小姐们最爱的缠绵情爱。从他口中出来的故事娓娓道来,悱恻动人,每次都能博得满堂喝彩。只是这张先生被捧得多了,渐渐娇纵,说不了两句不是嫌口干,就是嫌口袋浅。
    若不是这老头真有两把刷子,大家都爱听他讲,恐怕早就饿得只能喝西北风了。
    “天气闷了,热茶喝得我一身汗。”张老头放下茶杯,捋着长胡子叹息道。
    “哎呀,你真是,”拍桌子的青年听罢从荷包里摸出几个铜板放在案上,那老头才眉开眼笑,继续道。
    “这一惊是天尊之貌。”
    老头从袖子里摸出一幅卷轴,当着聚精会神的听客面,刷得一下展开。
    只见卷轴上有一蹁跹袅娜的神仙美人,周身流光溢彩,下巴微微抬起,淡色的眼眸似笑非笑,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条弧线,当真是高不可攀,玉润非凡。гòùωⒺňňρ.мⒺ(rouwennp.me)
    那天神身着白色锦衣,仙玦飘兮,腰配一块竹绿色的留仙玉带,足登八宝靴。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杖着雕花双蛇剑。
    刹那,满堂尽是倒吸气之声。
    老头见状,乐呵呵地将画卷收起。
    “惊才绝艳,惊才绝艳。”有人咋舌道。
    “此等容貌果然担得起一惊!”另有人拍桌叫好,回味无穷。
    “这二惊,乃是天神之为。”
    老先生见好就收,及时往下道:“天神不仅容貌一骑绝尘,连处世为人也惊世骇俗。他飞升后嫌诸神每日只知道修炼,不仅寡淡无趣还要断绝七情六欲不食人间烟火,实在是泯灭人性。十年五年也就算了,可神仙寿如不老松,他一气之下,居然就在那九重天上修建了一座上天入地独一无二的大青楼!”
    “吁,真的假的?你不是吹牛吧?”有人质疑道。
    “嘻,我看八成是老头你自己臆想的,神仙两袖清风,怎么如此不自爱。”
    老头眉一横,“谁骗人,我问你,神仙不是人修炼的吗,就算他一生下来就是神,那也逃不了一个人字,既然是人,就要有人的欲望。”
    方才赏铜板的青年犹犹豫豫:“我倒是听家里的先生说起过,五百年前的天界确实与如今大相径庭。”
    说书先生见状忙指着青年道:“你们看我没有撒谎吧。”
    青年托着腮,见众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便道:“我那老师只说五百年前的天界热闹非凡其乐融融,神仙们不仅喜爱喝酒论道,斗法办宴,也,也。”
    他轻咳一声,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说呀,也怎么了?”一旁的中年人起哄道。
    “也,也爱美色。”他到底年轻,抹不开面子只好说了个折中的词汇代替。
    “哈哈哈哈哈,这么看来神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呀。”
    “我还是不信!”另一文弱青年拂袖微怒,“老先生我且问你,他胆敢在天庭修青楼,可把戒律清规放在了眼里?”
    老头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压低了声音:“所以说这位天神是奇葩呀,他自己就是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尊,他说神仙有七情六欲,谁敢否认?”
    众听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地暧昧大笑起来,唯有那文弱青年涨红了脸,气得不行。
    老先生敲敲桌子,示意众人安静:“这天尊年轻俊美,风度翩翩,更难得是平易近人,温柔体贴,从不摆那天尊的臭架子,因此俘获了许多下神的芳心。这其中就有一位色令智昏的雪神。”
    诸听客皆是男子,一听老头说到色令智昏的雪神,便激动地搓起手指,就盼着他能说些什么桃色事件来解闷。
    “雪神不知是相貌丑陋还是姿色平平,屡次叁番勾引,可天尊就是稳如泰山,见素抱朴。”
    没有听到想要的,听客纷纷不满,拍桌大叫道:“你个老头诓我们茶水钱是不是,天尊稳如泰山了还修什么青楼,他坐怀不乱故意成人之美吗?”
    说书老先生又饮下一杯热茶:“雪神也是心中诧异,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她趁夜潜入天尊府邸,才发现了一个天尊的惊天秘密。”
    “什么秘密?”
    “你快说啊,别卖关子!”
    众人催促不行,只好掏出腰包,那先生姗姗下台,悄悄附在听客耳旁,一本正经道:“他不举。”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原来这才是叁惊啊哈哈!”
    二楼包房一白衣男子耳根通红,砰得一声掷下手中茶杯。
    他好气又好笑得瞪着对面头戴面纱,笑得东倒西歪的的年轻女子,“你教他的?”
    年轻女子摆摆手,捂着笑疼了的肚子:“我没教,他自己猜得哈哈哈哈。”
    “你还在笑?”
    男子半张脸红红白白,那说书先生虽然压低了声音,可他耳目极好,自然是一字不差地听了个全。
    他站起身将对面的女子抱于膝上,“我举不举你不知道?”
    年轻女子伏趴在他肩上时仍咯咯笑不停,被他炽热的手紧紧揽着腰往胯上压,顿时不敢再动弹。
    “我,”她悄悄挪了挪腿,离那根滚烫的硬物稍远了一些,
    “其实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不举。”女子舔舔唇,咬着他的耳朵轻声道。
    “哈哈哈哈,不怪我呀,”一阵天旋地转她被身下人压于榻上,那男子面如冠玉,英姿焕发,眼角有着细碎的皱纹,挠着她腰上的痒痒肉不放。
    “你还一直以为?”男人咬牙切齿,一头黑发倾泻而下。
    女人一时看呆了,抓着他的黑发递到鼻息,深深嗅了一口:“天尊,你好香。”
    天尊身形一震,心中满腹柔情。
    他轻轻揭开女人脸上的面纱,好像在做一件神圣的事情。
    他虔诚地跪在女人腿间,手指轻柔地抚摸着她右侧布满伤痕的脸颊。
    “要要,”
    天尊紧紧抱着她,尽管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相拥,可是每一次他都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孽海情天,原来就是这般。
    “要要,”他像抱着一件易碎的陶瓷娃娃,小心翼翼不敢随意触碰,只能一遍遍呢喃着重复她的名字。
    要要将他揽入怀,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天尊我在,我永远都在。”
    小可爱们好聪明啊怎么知道我要写婢女名字了,这一章其实是昨天凌晨两点码的,但是我怕白天没人看所以放在这个点了,大家见谅哈。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