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裴安 > 番外
    一、
    沉衍招小姑娘喜欢这事,赵裴安知道很久了。
    此刻赵裴安默默靠着病房门框,看着沉衍和一个浓眉大眼的小姑娘拉拉扯扯,神情很是复杂。
    小姑娘穿着病号服,声音脆生生的:“那你答应我,明天一定要早点来看我。”
    沉衍眉眼俱是温柔:“好,我答应你。”
    赵裴安嘟嘟嘴,她不想打扰他工作,正准备回他办公室等,沉衍先从窗户中看到她。
    “你也要答应我,要乖乖的啊。”
    哦呵,这语气。
    小姑娘对沉衍甜甜一笑:“拉钩吗?”
    沉衍弯腰伸出手指:“拉钩。”
    啧啧,赵裴安摸摸自己的肚子,看不下去了。
    她耐心等他叮嘱完,背手等在走廊上。
    “你怎么回事啊沉医生?”
    沉衍走出病房,把手里的笔放进口袋。
    “我哪里做的不对,沉太太。”
    “难怪最近老值班,原来有这么漂亮一小姑娘等着你……”
    “确实漂亮。”
    赵裴安轻轻撞下他的肩膀:“说话要负责任啊,有人听着不开心了。”
    她替女儿吃醋,沉衍牵上她的手:“再漂亮也没有我们女儿漂亮。”
    她笑眯眯扣上他的手指:“她多大了啊?怎么没看到爸爸妈妈陪着?”
    “五岁,家里条件不太好。”
    赵裴安突然想起什么:“你是不是又垫钱了……”
    没人跟他似的,做个医生动不动就把工资垫进去。
    沉衍圈上她的肩:“不是,是护士长组织的捐款。”
    赵裴安总觉得他比以前柔软很多,也许是因为她怀孕以后,他变得感性了。
    “你就一定确定宝宝是女儿吗?”
    他们没有验过宝宝性别,但沉衍一口一个女儿,万一是儿子呢……
    “那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
    “宝宝让我问你,爸爸以后也会像对小姐姐一样对我这么温柔吗?”
    沉衍摸摸她隆起的肚子:“当然,除了妈妈,爸爸最爱的就是你。”
    “宝宝让我转告一声,她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
    “那怎么办,”沉衍不得不向她求助:“妈妈能不能帮忙说些好话?”
    裴安沉思一会儿:“那算了,不能太娇气,就让她先不满意着吧。”
    两人携手走到地下车库,赵裴安见四下无人,双手环抱住他的背,下巴抵在他的怀里,仰面撒娇:“我走不动啦!”
    沉衍正要抱她,被人大声呵斥:“让我看看是谁在大庭广众下伤风化!”
    从后传来徐思远的声音,裴安把头抬起来:“徐医生孤家寡人,就算再嫉妒也要适可而止啊。”
    “我这怎么叫嫉妒,我分明是嘲笑!”
    徐思远说完,发出夸张的笑声。
    沉衍:“别理他,求爱不遂,精神状况不佳。”
    徐思远圆脸一垮,委屈巴巴:“我只是嘲笑你们而已,你为什么要诛我的心。”
    好吧,裴安有那么一点点不忍心,默默给他打开后座的车门:“上车吧,晚上吃饭我叫了谢淼一起。”
    徐思远依然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边往车里钻边向赵裴安讨教:“裴安,你当初怎么追到你老公的啊?过两招给我呗!”
    “我们那会还小,主要凭……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沉衍正俯身给她系安全带,闻言挑挑眉。
    徐思远起了兴致:“详细展开讲讲啊。”
    如果他也喜欢她,那么她们理应在一起。
    如果他不喜欢她,那么她就再努力努力。
    沉衍:“她的方法没有什么参考的意义。”
    赵裴安不服:“怎么没有?后来不是被我追到手了吗?”
    在分开的那段日子里,沉衍时常回忆起她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其中有一点,他确认过好几次。
    他早已对她倾心,远在情书之前。
    “我告诉你啊,我那个时候用的是写情书这么老掉牙的招,现在估计不适用了。”
    赵裴安扭过头,决定对徐思远倾囊相授:“一开始不怎么奏效,但我还是凭借我的诚心、真心、用心,这里的叁个心你可以记一下……”
    她掰着手指重复一遍,徐思远打开手机备忘录,回答得乖巧认真:“好的,我记一下。”
    一个真敢教,一个真敢学。
    沉衍摇摇头,不再发表意见。
    谢淼半年前辞职换了赛道,一段时日不见,比印象中圆润不少。
    “凭什么!”
    凭什么一个怀孕的还没她长得肉多!
    “叁点水……”
    徐思远的声音有那么点幽怨:“你现在连看都不看我一下了么。”
    谢淼一个头两个大,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没自知之明的追求者。
    “你摆正一下自己的身份好不好,现在是你追我,你不能老跟我索取情绪价值的好发啦?”
    “那你要跟我互动的嘛,不互动我怎么修正追求方向呢?”
    沉衍点点头:“有理有据。”
    关键的时候,他还是偏帮徐思远的,谢淼忍不住用眼神暗示裴安,希望她能发出一些正义之声。
    裴安抿嘴看着这两人,她大概知道谢淼的心思。
    谢淼有她的顾虑,她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弟弟,动不动就给她找麻烦,她需要一个强大的、可靠的、成熟的伴侣。
    当喜欢和需要变成两码事……怎么选都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难题。
    裴安低头按手机:“不妨试一试。”
    谢淼回复过来:“怎么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
    “除了父母的女儿,弟弟的姐姐,你还是你自己。”
    裴安想了想,继续打字:“不要被那么多身份捆绑,跳出来,最应该成全的人是自己。”
    并且贴心地附送一张鸡汤表情包。
    谢淼放下手机,神情微微有些动容。
    “预产期什么时候啊?”
    “还有两个半月。”
    裴安忍不住用手按按自己的腰,沉衍见状,把活接了过来。
    谢淼笑嘻嘻:“沉医生结了婚以后不一般啊,看把人给贤惠的。”
    徐思远小小声:“我也可以的。”
    谢淼不搭理他:“照你们俩的基因,宝宝颜值不得了啊,你们打算生几个?”
    “一个够了,”沉衍轻轻按着裴安的腰:“怀孕太辛苦了。”
    谢淼一脸羡慕:“结个婚结成你们这样……真是令人羡慕。”
    徐思远继续小小声:“我跟他的看法基本上是一样的,当然我思想更进步一点,我觉得不生也行。”
    谢淼白他一眼:“那我们不合适了啊,我打算一个起步的。”
    徐思远立马换了口风:“子嗣这个事当然是多多益善啊!”
    “有你什么事?”
    “当然有啊,就差谢老师给咱一个机会……”
    这两个人打打闹闹没停过,裴安轻轻靠在沉衍肩上,和他相视一笑。
    二、
    一眨眼的功夫,沉清舒小朋友已经满叁周岁啦。
    裴安日常被迫营业:“公主殿下,快去跟爸爸玩一会儿。”
    沉衍看过来:“舒舒,来爸爸这。”
    “陛下,”小舒舒转头看向裴安:“谁是舒舒,我是公主殿下呀!”
    怎么回事啊,裴安没好气瞪过去:“再叫错,公主殿下就要叫人把你抓起来了!”
    沉衍没辙,一把抱起女儿:“公主殿下,小的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儿?”
    小姑娘搂上爸爸的脖子:“小的想说什么呀?”
    “你的陛下一会儿要去打针,你在家乖乖等好不好?”
    小姑娘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妈妈打针也会痛嘛……”
    裴安认认真真:“也会的。”
    小舒舒扁扁嘴:“那爸爸会陪妈妈去吗?”
    沉衍点点头:“当然。”
    小舒舒忽然靠近爸爸,两只小手合在一起,小声讲话。
    沉衍不住点头,看向裴安的眼神充满笑意。
    “公主殿下你居然不告诉我!”
    裴安吃醋,伸手把女儿抢过来:“说了什么呀?”
    “这是我和爸爸的秘密!”
    “行吧。”
    裴安把小胖妞放下,反正她有的是办法问沉衍。
    “舒舒跟你说什么了?”
    她从出门到车上一路问个不停,沉衍只能做个泄密的叛徒:“回去别告诉女儿。”
    “孩子都生了,你还信不过我的人品?”
    沉衍老老实实:“舒舒叮嘱我,让我给你捂上眼睛,这样你打针就不会害怕了。”
    “噗”,裴安笑出声:“满分女儿。”
    “不止,”沉衍顿了顿,卖个关子:“打完针回去你就知道了。”
    裴安听到这里,忍不住质问一下:“我已经不是你的最爱了是吧,沉衍你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
    她受女儿熏陶,戏精上身:“没想到连我们也会走到如今这一步,我心里好难过……”
    沉衍凑过来:“你再这样说话试试?”
    裴安离他再近一些:“胆子很大啊,敢威胁这个家的女主人?”
    沉衍吻上她的嘴唇:“女主人有点凶啊。”
    “还有更凶的……”
    他的手指钻进她的领口,裴安渐渐气息不稳:“看你知不知道悔改了……”
    沉衍含着她的嘴唇亲了一会儿:“不想悔改了。”
    说完他扣上她胸前的纽扣:“还是晚上滥用下私刑吧。”
    裴安默默系上安全带,对沉衍滥用私刑什么的,她也不是不可以。
    回到家才刚把门打开,舒舒扑过来一把抱住了裴安的腿。
    “妈妈打针疼不疼?”
    她第一次当妈妈,不知道做母亲是这样美妙的一种体验。
    被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儿牵挂着,当下就有点眼圈发红:“妈妈不疼。”
    “这个是奖励你的。”
    胖乎乎的小手上捧着一张她最喜欢的指甲贴,等裴安双手接过。
    小姑娘拍拍双手:“妈妈好勇敢哇!”
    她学着平时妈妈对她的口吻,裴安不禁有些泪湿湿:“你怎么这么好哇!”
    沉衍看着抱头哭的一大一小,不禁有些头大。
    他把手里的袋子默默递给保姆:“加个菜。”
    裴安瞬间从泪眼迷蒙的状态中回过神:“陈姨还是我来做吧!”
    陈姨什么都好,就是做菜实在是,不太好吃。
    裴安撸起袖子,把螃蟹放进水槽,打开水龙头冲一冲。
    舒舒被爸爸抱在怀里,好奇地张望着:“妈妈你好厉害啊!”
    裴安抓起一只螃蟹,对父女俩做个鬼脸。
    嘀嗒一秒过去,裴安被螃蟹夹得涨红了脸:“老公痛痛痛!”
    沉衍急忙上前搭救爱妻:“还好,没有破皮。”
    呀!
    舒舒看爸爸握着妈妈的手,转而教训地上的螃蟹:“螃蟹你走开!不能咬妈妈,妈妈是女孩子!”
    她弯下腰,生怕螃蟹听不清,还要重复一遍。
    沉衍连忙阻止:“舒舒,离螃蟹远一点!”
    沉清舒越看螃蟹越觉得有意思,小手蠢蠢欲动。
    沉衍见她不听话:“沉清舒!”
    小姑娘手是缩回来了,脾气也上来了:“螃蟹你快去咬沉衍!”
    沉衍:“……”
    总算等到了晚上,裴安换上新买的睡衣,摆出撩人的姿势,就等沉衍洗完澡出来。
    沉衍看到床上的景色,目光灼灼:“舒舒睡了吗?”
    “今天她跟陈姨睡。”
    “那今晚有的发挥?”
    “嗯……”
    明知故问。
    裴安拉长尾音,拍拍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难得女儿没有缠着他们一起睡,沉衍把人拉到怀里,俯身覆上她的嘴唇。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正准备行进到下一步,门口传来了魔鬼般的敲门声。
    “爸爸!妈妈!”
    沉衍懊恼地停下来,已经数不清是第几回了。
    “来了!”
    裴安捧着他的脸,最后再亲一会儿:“下次啊下次!”
    “妈妈!”
    舒舒怀里抱着张小毯子,哒哒哒跑进房间,小短腿抬了又抬:“爸爸我今天要睡中间!”
    沉衍对跟裴安长得极其相似的一张小脸没有办法,他轻轻一提,把小姑娘放到正中间。
    “睡觉啦!”
    她的小手臂圈过来,沉衍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女儿,伸出手指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裴安托腮看着父女俩温馨的画面:“你现在在想什么?”
    “在想怎么没有早点告诉你,”沉衍伸手捏捏她的手指:“我心里有多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