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月买完糖葫芦,转身就找不到白玉辉的身影。
    忽的,肩上被人拍了一下。
    “师弟,你看那边有流星,走,我们去追流星。”
    两人跑的速度不算太快,最终双双倒在郊外的草地上。
    “你说他们几个回去后,会不会心有不甘?”金陵月问道。
    “这有什么?他们的事迹我已经让人誊写了千万份儿,绝对能做到天下人人手一份,大家都看看自己是侍奉了一个什么东西。他们即便不甘,也不会有人会甘心情愿追随他们。师弟,你要相信,世上大多数人,还是和老国主一样的,心存善良。”
    “师兄,你这招不杀人,却诛心。”金陵月笑道。
    突然,他想起来什么,问白玉辉:“那日你在圣金前国主的耳边说了什么?让他这般恐慌。”
    白玉辉将金陵月压下去,笑道:“我告诉他,我姓白,不是别人给的姓,我真的姓白奥。”
    金陵月后知后觉,“莫非……老国主姓白?师兄你是……”
    “吓唬他的,你也当真。小师弟,我现在又成了小尚书了,没有聘礼娶你了,你还嫁我不?”
    “师兄,你说呢?”
    满天星斗,满地芳草,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