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听说教主想称霸武林 > 第182页
    他随手拿起桌面上的茶壶,掀开盖子往里看了一眼,一壶黑漆漆的药汤,不知泡了什么东西。唐漠不甚在意,直接抬手往瓷杯里倒。
    “有毒。”贺文竹冷声。
    唐漠点头,抬手一饮而尽。
    贺文竹似乎被他的动作惊到,一时之间没能说出来话,后知后觉地眯起眼睛。
    “有毒?”唐漠声调平稳,将里头已经空了的瓷杯反扣在桌面上,手指无意识地摩挲杯底边沿,“贺先生面冷心热,附近常有孩童过来,不会将有毒的水放在桌上。”
    他这语气太过笃定,虽然说出来的是事实,但还是不妨碍贺文竹有一种想立刻往茶壶里下毒的冲动。
    唐漠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两颗瞳仁已经是不一样的颜色,他抬头看贺文竹,将贺文竹瞬间错愕的表情尽收眼底。
    野种、怪物、灾祸。
    唐漠回到唐家的第一件事是站上飞沙台,第二件事便是寻了神医来为他配制了一副毒,可以将他两只眼睛的颜色遮去,将一棕一蓝全都变成漆黑。望进去就好像浓黑的夜,无论什么情绪都被悄无声息地吞噬,唐漠这个人也变成了夜里的一道暗影,没人能从无边际的漆黑里将他找出来。
    他不像谢怀风那样“心怀天下”,有的人生来注定要当大侠,他们历经多少磨难都自己消化,这种人确实可敬,可敬到令唐漠怀疑谢怀风是否有何更隐秘的计划。但更多的人,比如唐漠,他们“自私”、“自利”,他们受到委屈要加倍奉还,他们被辜负便不再回报,甚至面对对他展现出愤怒和好奇的人还会恶劣地生出些“报复”的冲动。
    “亲眼见了不祥之兆,贺先生今日恐有灾祸。”唐漠紧紧盯住贺文竹的眼睛。
    贺文竹从未见过天生异瞳的人,于他想象中异色瞳大抵会是令人相当不适的诡谲感。足以令唐天成将他赶出唐家,足以让那么多人将唐漠打成“妖魔”,足以让他孤身站到与这个江湖都对立的局面上。
    但贺文竹却在瞬间被那点晶莹的蓝狠狠吸引,淡色的蓝像颗宝石一样嵌在唐漠的眼睛里,比他眼珠漆黑时的毫无波澜不知好看出多少倍去。贺文竹下意识咽下一口口水,呆愣地伸出右手想往那颗宝石上摸,然后他好似方才反应过来他深陷其中的美是唐漠的眼睛,那只手猛地顿在空中。
    两人视线相接。
    “贺文竹。”唐漠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抱歉。”贺文竹收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