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你曾见过风 > 27.渡酒(H)
    “晚了。”
    岑焰清疑惑的望着他,眼里有水雾,他低头去揽她,两人肌肤相贴。
    “要你吻我”程翊沉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程翊双手架着她的大腿把她抬高,目光和他平齐,岑焰清迟疑了一下,耷下眼睑凑过去吻他。
    她没有吻他的唇,而是吻在他唇角下方下巴附近处,少女的吻轻轻的柔柔的,像蜻蜓点水,一下一下。
    程翊不眨一下地望着她,眼里有一丝看玩笑的眼神,依旧站在这没动。
    于是她扶着他的胳膊,去吻他的唇,浅尝辄止。
    程翊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沉默了一秒,把她抱出了卫生间,压倒在床上。
    在这个私密又暗光的空间里,高大结实的男人身体将女人压在了柔软的床上,无声强势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清冷贵气的香味浓郁,让人头昏脑胀。
    岑焰清有一点点害怕,却在熟悉的气味中放下心来。
    原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习惯了吗?她不禁想。
    程翊拿过床头的酒杯喝了一口,没有给她时间思考其他,上来就用力封住了她两片粉红甜美的唇瓣。舌头以不容拒绝之势进入了她的口腔,将红酒渡进她的嘴里,拖着她的舌搅动纠缠起来。
    舌尖越伸越近,仿佛想探一个究竟。岑焰清被迫仰着头,承受男人恶劣的侵略,红酒溢出来在嘴边,弄得两人的唇都湿漉漉的。
    湿吻。
    这人是怎么了?
    她被深吻得说不出话,只能“呜呜”地发出两声低吟。程翊扣住她的腰,将她困在他双臂之间,温热的体息从掌上传出,几乎要烫伤她腰间的皮肤。
    良久,他停下躺在她旁边,提手将蚕丝薄被盖在她光裸的身上,手搭在她腰间。
    岑焰清欲起身,却被程翊搂在怀里,亲吻着她颈部的一小块皮肤。
    “要去干什么?”
    “我想喝水。”软软的声音。
    程翊无声的笑了,搂着她靠在床头,一只手拿着酒杯,喝一口,给她渡一口,喝一口,渡一口,如此反复。
    岑焰清脸上的红晕愈发明显,无声的靠在程翊肩下休息。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安宁的温柔”吗这算?
    “叮———”有人按门铃,岑焰清疑惑的看着他,难道有什么事吗?
    程翊起身披了件浴袍,去开门,是他两小时前定的餐。
    楼下大堂,
    “程总真的好帅啊啊!!!我刚刚去送餐,他穿的浴袍,真的气质卓绝,枯啊啊”。随后一群女员工附和着,开始她们下班后的闲聊。
    1808室内,
    “饿不饿?起来吃饭。”程翊看着已经裹着被子站起来的岑焰清道。
    她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完全没穿衣服,磨磨蹭蹭的拿了一件浴袍披上后,开始和程翊坐在桌前的长椅上用餐,她没吃晚饭,确实也饿了。
    “为什么会在餐厅打工?是最近遇到什么事了吗?”
    “帮我一个朋友。”
    一室无言。
    岑焰清吃完去刷牙就躺在床上睡了,她太累了。程翊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睡颜,不禁想,他们的这种关系究竟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她表面温顺的像一只兔子,实则对他很畏缩,内心却像一只飞鸟想远走高飞。
    刚刚餐厅里对他熟视无睹,看见他跟不认识一样,不愿意公开他们的关系,他又这么见不得人吗?也不肯去见他家人,程翊自嘲的笑了。
    一个小时后,张远等在地下停车场站在车边,看到自家老板怀抱着一个人坐电梯下来,怀里的人用薄被拥着,盖住了脸看不清面容,但不用想,必是岑小姐了。
    “回家。”
    程翊抱着人进后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