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短篇杂烩 NP > 发现学神搞黄色之后(十五)完

发现学神搞黄色之后(十五)完

    梦境中的自己被一条大蛇缠绕着交尾,源源不断的酥麻感让她反抗不得,双羽推搡抗拒它,大蛇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尖的牙齿就咬住她的脖颈。
    “啊!!!”  疼痛感一下子把她惊醒,余亦珩衣衫不整的跨坐在她身上,艳红的双唇轻启,还沾着一点点血丝。
    脖子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双羽又怒又惊,这家伙疯了!?男人的下身并没有穿衣服。那根犯罪工具正亲密的贴在她的花穴口研磨,可想而知梦境里那酥麻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他妈的是你搞的鬼!!?”
    “哼,醒了?那正好不至于是条死鱼!”  余亦珩舔了舔双唇,就着泥泞的花穴口一挺而入,饱胀酥麻的快感让两人忍不住轻哼出声。
    “臭傻逼恶心!给我出去!”  双羽扭动着屁股试图摆脱他,却被余亦珩狠狠扇打着屁股,连奶子也不放过,乳头被他咬住,咬出了牙印子。
    “嫌我恶心?你不更恶心,贱货!”  男人的手指点着她的乳尖一路往下滑,来到蜜穴口,交合处的蜜液时不时的溢出,余亦珩的指尖沾了一点抹在她脸上,“骚逼的水多的快把我淹死了?咬的那么紧,那家伙性无能?没把你的小骚穴干松嗯?”
    鸡巴缓缓的抽出又肏入,余亦珩坏心思的每次的往着敏感点擦身而过,看着骚水涌出更多,言语上更加的放肆:“双羽你可真是骚死了,水做的么,鸡巴就那么好吃?母狗都没你这么骚!”
    余亦珩挺动腰不急不慢的肏穴,双羽的双手被他绑在床头动弹不得,他看着她抿着唇嫌恶的表情让他心生不悦,一把揪住她的长发:“你敢跟我甩脸色?下面这张骚嘴比你这张嘴诚实多了,贱女人,你一早就跟余星黎好上了却一直在骗我!”
    双羽被他塞入了口球,男人一边肏一边骂,“跟他结婚?哼!小贱货那个老家伙能满足你的骚逼?还是说你这些年都吃过别的男人那根屌?脏死了哼!”
    越想越生气,余亦珩狠狠入着骚穴,上边的奶子随着交媾的动作而晃动刺激了他的脑神经,“奶子都大了,被不少男人玩过是不是!?”
    双羽内心真是哔了狗,嘴里的口球让她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余亦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把自己当成发泄对象,少年时代为了拍摄sm主题色情AV的手段用在她身上,昔日虐他,今日被他虐,闭着眼忍受着矛盾奇怪的快感,直到余亦珩缴械投降,浓精灌满她的子宫,肚子都被撑大了才结束这种奇葩性爱。
    “小骚逼给我夹好精液!”  余亦珩趴在她身上喘息,呼出的热气都喷洒在她的耳朵,男人轻咬着她的耳垂道:“结婚了又怎样,骚逼吃的是我的鸡巴。”  小腹被他的手掌覆盖,“这里以后怀上的是我的种。”
    放你妈的屁!失去力气的双羽只能在心里骂他,整个人被他圈在怀中,下体粘腻又难受,可余亦珩的鸡巴还在她的小穴里不出来,男人强迫她立刻睡觉不然就要她好看!
    第二天早上双羽挣扎着要起床,男人倒是好脾气的抱着她去了浴室冲洗,并不忘了兽性大发在浴室要了她。
    “你敢去偷吃避孕药我保证让你下不了床!”
    “神经病!要生孩子找你女朋友生!放开我!你这根脏鸡巴别碰我!”    双羽气急,却被他一把压在洗手台上后入,男人圈着她的腰伏在她耳边轻笑:“小骚货,我脏你就不脏嗯?你跟我谈的时候瞒着我跟余星黎上床,这些年你又跟多少男人睡过?”
    “我跟谁睡过关你屁事,你自己有多贞洁?少他妈装模作样!”
    那话瞬间挑起了余亦珩的怒火,大手抓住她的屁股狠狠的入她,咬牙切齿道:“我从来没跟别的女人睡过!贱人!水性杨花的浪蹄子!”  大鸡巴凶狠的顶入子宫,男人觉得不尽兴,抱起她边走边肏。
    “肏烂你的骚逼噢...真会夹!当初就该把你的肚子肏大!看你这么跟野男人上床!贱货!”
    双羽觉得她快疯了,激烈的快感让她哭了出来,“你!呜呜呜慢点嗯...太快了啊啊啊要被肏坏了呜呜...”  余星黎跟她做爱都没像这样刺激,屁眼被男人塞入了震动棒,前面的花穴又被大鸡巴填满,而乳头还夹着震动乳夹。
    “肏坏了更好!噢...嘶放松点!就那么想吃精液!?”  余亦珩擒住她的双唇激吻,突然想到那段视频,她骗他说回了老家,实则是跟余星黎激吻做爱的画面让他顿时炸毛,相缠的双唇猛地分开就咬破她的唇。
    “啊!你是傻逼啊!”    与这个疯批互相伤害到中午,双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酒店,同行的同事刚好跟领导吃完饭回来,跟她唠嗑了一两句,就各自回床睡觉,准备下午去考察下市场。
    手机充上电开了机,余星黎给她发了很多消息,双羽觉得头疼,应付式回覆便倒头就睡。出差结束回家后,双羽的手机就常常会有一个陌生号码给她发消息。
    一看就知道是余亦珩那疯批。这两个男人都是心机boy,余亦珩说自己背叛他在先,所以他才利用她去搞臭余星黎,双羽这才知道自己当初给余星黎下药被强上了那次其实都被录了下来,余星黎原本是想报复教训她自己的,结果最后却是去气走余亦珩,挑拨离间?
    双羽一个头两个大,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回家都没休息够,余亦珩就找上门来了。
    “别吵了!”  双羽一声吼打断了两个争执不休的男人,两人顿时噤声。手上的戒指褪下丢给余星黎,让他顿时慌乱:“羽羽.....”
    双羽回房锁门上床,她现在困得只想睡觉,至于生不生气什么的那倒没有,其实过去的事对她已经影响不了什么了,她现在只觉得那俩男人烦。
    大家都是成年人,谈不拢就各自分开。睡醒之后余亦珩早就离开了,余星黎见到她的第一句就是道歉的话。
    “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双羽摆摆手,“我现在并没有生你的气。”
    余星黎试探的问:“那...我还是能跟你在一起的对吗?”  男人张开手掌心,那是刚刚她丢给他的戒指。
    这.....双羽犯难,“...事实上去k市出差那段时间,我跟余亦珩上床了。”
    没有人会接受自己的伴侣在步入婚姻之时跟别人有肉体关系,双羽看着余星黎失望的眼神,一旦内心有了芥蒂注定是不会走到一起的。
    “对不起,我们还是分手吧。”  拿过沙发上的外套,双羽想离开这里让他自己安静一下,却被他抓住了手腕,“你准备去找他是不是?你根本就忘不了他!”
    双羽摇摇头,“你们俩对过去的事为什么还放不下?”    真正罪恶不赦的人进了疗养院认不清人了也就忘了她当初干的罪恶事,而他们这两个受害者却还互相反目像仇人一样忘不了。
    余亦珩来找过她,也被她的话弄得无言以对,两人倒是没再来打扰她,双羽又恢复了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
    只是...这段单身的生活才维持一个月就被打破了。看着同时出现在自己住处的男人,分别拿着不同颜色的玫瑰花,一个是暗红色,一个是粉红色。
    “干什么你们两个?”
    “追求你。”  余亦珩还是很高傲的开口,余星黎顺便补充了一句:“公平竞争。”
    “嘭!”  双羽二话不说直接把门关了,有病吧!大清早的!在门铃响起的一下秒火速开门:“拒绝追求,滚!”
    该死的男人不依不饶,不得不说他们很了解她,单单在美食上下手天天送她吃的,她要扔掉就觉得浪费,吃掉就让她的内心有所动摇,又算准了自己安全期的时候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双羽看着自己的体重胖不了少,觉得再这样下去很危险。表弟的探望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诶!那个人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是不是以前你带我去买鞋那次见到的那个?”  被迫假装自己男朋友的表弟看着不远处的余亦珩,发出了灵魂拷问:“小鸡你该不会是想利用我引起他的注意吧?他看我很凶的样子,是不是在追求你?”
    “啧,我要让他放弃!”
    余亦珩盯着他们两人在楼下当着他的面亲亲我我,咬着后槽牙上车走人。双羽顿时松了口气,“人走了~”
    双羽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结果当晚两人杀了过来,“你这么快就有了新欢?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余亦珩的瞥了余星黎一眼,看向双羽道:“在我们两人中,你到底选谁?”
    “你知道我有新欢你还让我在你们之中选?”
    余亦珩皱眉,“那你选不选?”
    “No!”
    “好。”  男人淡淡笑出声,把双羽整蒙了,他在笑什么?但是接下来的事就让她愣住了,余亦珩一把抱起她把门踢开,余星黎尾随其后将门锁上。
    “啊!喂喂喂!你们要干嘛?别乱来啊!!”  被他一把扔在床上,两人站在她面前将她围住,“小骚货!既然选不出那就让我们两人帮你选!”
    双羽这下慌了,一把溜下床却被余星黎抓住了大腿拖了回来,身上的裙子也被扒了下来,“啊!强奸呐!我要告你们!!!”
    “哼...”  余亦珩冷哼,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向自己:“告?你等下别求着我们上你。”
    十分钟后....被前戏折磨得欲求不满的双羽终于哭唧唧的让男人放过她。
    “求我啊,呵...”
    “呜呜呜求你...好哥哥...亦珩...星黎呜呜呜大鸡巴快来干我嗯...”  被手指亵玩到全身发软的身体躺在余亦珩的怀里,下身却拱着余星黎的大腿,双羽此时此刻像荡妇一样理智全无。
    “真骚,被多少男人肏过了?说!!”  奶子被男人的大手扇打,又抓住挤压,乳头还被拉扯,直叫双羽哭声求饶:“呜呜呜我没有...好疼呜你轻点...”
    余星黎皱了皱眉,似乎对余亦珩的粗暴感到不满,但对方视而不见更变本加厉:“撒谎!小贱货刚刚跟新欢亲亲我我还敢说没有!!”
    “啊啊啊好疼嗯真的没有!那是我表弟呜呜...我只跟你们...”
    余亦珩冷哼,拉开她的大腿,鸡巴就径直就入了她的阴道,又凶又狠除了教训双羽同时也在挑衅余星黎,“舒服么?咬得那么紧,小骚逼是不是天天得塞鸡巴给你吃!?”
    “啊啊嗯好舒服...天天都要大鸡巴肏我...给我快乐呀...”      余星黎眯着眼盯着双羽荡妇般的浪叫,抿着嘴摸上那早就被亵玩扩张的菊穴,搂着她的腰身对准一挺而入,两根鸡巴这么贯穿前后,相互感受到对方的鸡巴的形状,诡异般的感觉让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
    双方欲言又止,当年不是没有3p过,只是这是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一致默认共享了怀里这个女人,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的双羽,媚得不行,让他们两人低头亲吻了她。
    女人的双手各搂向他们的脖子,叁人的唇舌交缠在一块,余星黎跟余亦珩睁开眼下意识的互相排斥,但看到双羽闭着眼沉醉在热吻中,也只好作罢,男人们下身却报复似的狠狠一顶,似乎对双羽的做法感到不满。
    两穴骤然紧缩使得他们低吼出声:“放松点...呃啊”
    好不容易调整好自己,差点就缴械投降了,被对方互看出心思的两人突然幼稚的赌气,互相较量一样的开始律动插在穴里的鸡巴,谁用劲就比谁更用劲,谁更快就比谁更快。
    “呀啊啊啊啊慢点呃啊哈...太用力了啊啊啊不行...”  双羽刺激得不行,下身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多,让她的双手推搡着想制止,但被男人们分别抓住,更是狠狠撞击她,把她肏得尖叫连连。
    “小荡妇,舒服么嗯?是谁的鸡巴比较厉害!?”
    “哈啊啊好棒嗯嗯都好厉害...要被大鸡巴肏坏了呀啊啊慢点...”
    余星黎轻咬了她的脖颈,“我们两个,你到底要谁!?”
    双羽简直要疯了,源源不断的快感包围着她全身,说话都不利索了,好不容易断断续续的拼凑出一句:“别叫我选了,你们两个我全都要!”
    这话说得不太霸气,娇滴滴的,拿出不鳌拜那种气质。余星黎跟余亦珩气的异口同声骂她  :“贪心!”  还各自抽出了鸡巴,本以为惹怒了他们,干脆不给她了,没想到是引来新的一波折磨,男人们互相交换了体位,似乎达成了默契。
    双羽发誓从来没这么憋屈过,她像是av女主一样接受淫乱屈辱肉便器的对待,从来都是很绅士温柔的男人居然同时插入她的小嘴逼迫她口交,给他们舔鸡巴,还让她吞精!
    啊啊啊!以往做这种事谁不是小心翼翼的哄着的!可恶的男人,双羽哭唧唧的被干得下不了床,直到第二天才发现自己被套上了婚姻的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