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人型猫薄荷(NP) > ⓟò㍪āⓢǐā 贰零肆舔……。(微h)

ⓟò㍪āⓢǐā 贰零肆舔……。(微h)

    若换做平时,阡玉瑾确实会使点小心机,故意犯点错让荆荷来“惩罚”他。
    于他来说,这不仅是情趣,也是在维系与荆荷之间的情感纽带。
    他渴望被荆荷调教,这是独属于他和荆荷的快乐。
    然而荆荷此时正在气头上,他哪敢做那大死?
    他虽然憨,但不傻,这点轻重他还是能分清。
    阡玉瑾乖乖立正站好,一副任凭荆荷发泄的阵势。
    只要她能消气,怎样折腾他都无妨。
    男人这抬头挺胸的样子,让荆荷有种被套路了的错觉。
    难道真是故意惹她生气,好让她惩罚他?
    一想到阡玉瑾的M属性,荆荷就越发觉得有这种可能……
    想要调教?她偏不让他得逞!
    荆荷放轻了手中的力道,顺着那挺立的粗大肉棍缓缓撸动。
    敏感的阴茎轻轻挑逗几下就忍不住从铃口冒出前液,窝囊得和他本人一模一样。
    狭窄的厕所隔间里回荡着搓弄肉棍的“咕叽”声,整个鼻腔里都弥漫起那淫糜的腥腻味。
    “主人……”
    阡玉瑾鼻音浓浓地求饶着,双腿发颤,乌黑的眸子里一片湿润。
    荆荷不屑地睐了他一眼,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
    “不许射!怎么,没哥哥跟你意识交流,你就废物得连这点都忍不住了?”
    她突然握紧猩红的龟头,猛地发力从头撸到根部,箍紧那肉根,不许他擅自发泄。
    阡玉瑾一张黑脸胀得通红,可荆荷却并没有停下她的奚落。
    “没有哥哥就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这下连你哥都不要你了,能甩掉你这个拖油瓶,他一定很轻松愉快吧!”
    和阡玉瑾相处得久了,荆荷不自觉地将他们“游戏”时学来的习惯给带了出来。
    他越是委屈窝囊,她便越是想欺负辱骂。
    什么话越是刺耳,越是扎心,她便专挑那些骂。
    阡玉瑾在辱骂下羞愧得想捂住脸,却被荆荷一把逮住了手腕,“遮什么遮,有本事你用心灵感应叫你哥救你啊!”
    突然CUE到了阡玉琛,荆荷干脆连阡玉琛也一起骂了起来。
    “喂,阡玉琛,我现在正在厕所里欺负你弟弟呢,你有本事就爬起来救你弟啊!”
    “你凭什么救了我就能心安理得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了?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呸!”
    “死变态!别想把你弟塞给我,老娘才不伺候呢!我只会睡他,不会照顾他,你自己的弟弟,你自己管!”
    荆荷嘴上没把门,想到什么就骂什么,连阡玉琛失去意识前的“临终托付”都翻脸不认了。ⓟōzんǎìωù.ìňfō(pozhaiwu.info)
    她骂得激动,一不小心碰到了脚边的电脑包。
    包上的拉链刮蹭地砖发出清脆的叮当声,荆荷一时被其吸引了注意,垂下视线查看脚边的情况。
    刚埋下头,后脑勺突然被人一把扣住,荆荷没来得及保持平衡,就这么被摁着脑袋跪了下去。
    和阡玉瑾游戏数次,深知他从来不会中途反抗,可男人这突然出手,着实让荆荷懵了一下。
    这是要造反了?!
    荆荷还没来得及呵斥,脑袋就被男人用力扣向腹部,脸颊直接怼到了那平坦精致的腹肌之上。
    向来乖巧的小猫咪,竟然对主人伸出了爪牙,这不好好教育一顿,将来还不得上房揭瓦?!
    “阡玉瑾!你干什么?!”
    荆荷皱着眉头大声呵斥,两只手毫无章法地拍打着男人,企图脱离他的桎梏。
    然而男人非但没有收手,那扣住她后脑勺的大掌摁着她继续往下,带着她的脑袋一路滑向了那傲然挺立之处。
    荆荷感觉到那根滑腻的粗物蹭过她的下巴,划过她的唇瓣,拂过她的鼻尖,最后直挺挺伫立在她眼前。
    轻轻挪动眼球,入眼之处只看得见那乌黑的肉柱,浓烈的男性麝香灌入鼻腔。
    葱郁的耻毛扎得荆荷脸颊发痒,这还是她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和男人的阳物“亲密接触”。
    事情完全向着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了,荆荷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见男人用熟悉的沙哑嗓音下着陌生的冰冷命令:
    “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