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极缓,眉间紧皱。
    周寻察觉到,抓着自己的五指劲道越来越大。
    看来的确很疼。
    但为了尽快康复,仅仅一次还不够。
    “要反复……”他提醒。
    “我知道……”秦宇升皱着眉回答。
    数分钟后,锻炼完毕。
    周寻帮忙放平了秦宇升的腿,这时听见对方低声开口。
    “那不怪我……”
    周寻:“什么?”
    “刚才的事……”秦宇升移开视线,“谁让你性癖长腿上。”
    周寻一愣:“是这样吗……”
    “是……”秦宇升话说半截,又加大音量,“这种事别问我!”
    于是周寻没再问了,陷入沉思。
    话说回来,他从没意识到这件事。上辈子先不谈。这一世他跟秦宇升两次,的确是对对方一双大长腿爱不释手。
    结果而言,也的确会在小腿延伸至大腿根部的位置留下大量印记。
    原来如此。
    周寻有生以来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兴趣。
    他道:“没办法,因为太好看了。”
    “什——”秦宇升脸红得更厉害,紧接着就见周寻俯身过来,耳畔听见一句话。
    “不过如果我的性癖是腿,你的就是脖子吧。”
    声音低沉,隐约能听见一丝笑意。
    秦宇升略显慌乱:“不、不是。”
    他否定得并不坚定,视线不由自主落在了对方修长的脖颈。
    衣领微敞,隐约能看见锁骨。往上是清晰可见的喉结,耳垂旁边,是一枚黑痣。
    周寻执起秦宇升一只手:“想摸就摸吧……”
    秦宇升一顿,略微有些抵触。然而周寻略一用力,还是强行拉着对方的手抚上自己脖颈。
    秦宇升四指贴在周寻后颈上,大拇指擦过耳垂下方的黑痣。
    周寻松开了手。但对方并没有因此放开,反而略一犹疑、一把揽过了他。
    “喜欢……”
    秦宇升一开始音量很低。
    周寻被秦宇升紧紧揽着,并看不见对方表情。肩颈一沉,对方额头埋了进去,声音闷闷的。
    “那又怎么样……”
    语气带着些戾气和不爽。但从那红透的耳根可以看出,大概更多是不好意思。
    周寻抬起手,也揽住对方脊背。闭上眼睛:“不,很好。”
    夜深人静后,两人相拥而眠。彼此十指交握,紧紧牵着。
    然后就这样一直相互依靠,直至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