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情欲直播系统 > 101-102 真的讨厌?
    眼睛猛地睁开,就瞧见封恒逸的腿正压在她腿上,手臂也搭在了她的胸口上。
    人还在睡,谭姝晴也不知道到底他是真的还在睡还是装的,因为他以前从来都没这么睡过,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把他手臂推下去,谭姝晴揉了揉额角,从床头的拿过手机躺在床上翻。
    最新的短信是一条银行的信息,公司抽成后,发下来拍摄的写真钱。她瞥了瞥余额,那银行卡里如今已经有了小两百万,拍戏的钱还有最近综艺的钱,零散的叠加在一起,是以往谭姝晴想都没想过的。
    不过这钱想在S市买房远远不够,还够的攒,想到这,谭姝晴朝四周的看了看,像封恒逸买的这种寸土寸金的房子,都要在后面加个零然后翻一个数。
    她抿抿唇,把那信息关了。也就是这个钱还在提醒谭姝晴,自己是真的小有名气了,不再是默默无闻的人。
    她顺便看了看自己的行程,近期都是演技课,之前她学的演技当个配角够了,可是要想当独挑大梁的女主角远远不够。
    中途有个恋爱综艺的观察嘉宾,为了了解新一代女生们的恋爱观,谭姝晴这段时间忙的头晕眼花的,还没来得及补以往的节目,好在莫姐已经把视频全部整理好发给她,她只需要用平板看看就好。
    她低头去看封恒逸,男人阖眼时,眉眼间的冷峻并不明显,弱化了些。向来强势凌厉的眉眼在几缕阳光的照射下,增添了一抹光影,像是蒙了一层白纱。
    比起娱乐圈的男人来说,狗男人真算不上特别好看,但是辨识度却又是极高的,但凡合照,哪怕身边的人再俊美再高挑,他那股沉稳的自信和风度不动声色的就透露出来。
    要不是这样,之前饭局的时候她也不会想着和狗男人谈恋爱。
    更别说他出手大方,就她这点小收入,手底下添了不少奢侈品都是他送的。
    只是性格,真是有些让人讨厌。就是有本事把好不容易沉淀下来的喜欢,瞬间变个味道成了难以下咽的石块,梗的人消化不良。
    谭姝晴轻叹一声,忽然伸手捏住封恒逸的鼻子,眼看着男人眉头渐渐皱起,伸手去扫了扫脸,最后睁开眼,她才松开手。
    封恒逸一睁眼就把那个作乱的手给制止住,摁在一边彻底压在谭姝晴身上,低头就用那胡茬蹭了蹭她光洁的脸。
    说不出来的细小刺痛摩擦在脸颊,谭姝晴忍不住推搡他:“封恒逸你好烦”
    男人的动作徒然一顿,抬起脸看她,好似有几分认真:“真的很烦?”
    谭姝晴张了张嘴又顿住,倒也不至于,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现在难以避免的用有色眼镜看他,哪怕不过是再正常的事情,他一做,她就很不舒服。
    就有一种,看不顺眼就连呼吸都是错的感觉。
    明明她还打算伪装出和他亲密无间,郎情妾意。
    可理智明白,举止却没有,这花费巨额学费的表演课,就像是上了个寂寞似的,让她连装一装都表演的如此费劲。
    ——————————————
    耶耶耶,我不会掉头发了,哈哈哈。明天应该也会更新,周末啦,开心。
    102晚会<情欲直播系统(豆浆)|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N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674235/articles/8590976
    102晚会
    谭姝晴没说话,可那神态却表现出来明显不是那么讨厌,封恒逸轻笑一声没再弄她,女孩子的口是心非,听听就过了。
    他翻身起来洗漱,等回来的时候,发现谭姝晴还在躺着,仰头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还想再休息一下?”谭姝晴回神,封恒逸坐在床边问她,手指还在把衬衣的扣子系着。
    谭姝晴侧卧看着他:“嗯,下午要上表演课。”
    封恒逸看了看表,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请柬,放在谭姝晴的脸颊边:“晚上要陪我去吗?”他的手指把她脸上的碎发别在耳后,语气温和。
    黑金色的请柬还带了一股清香,谭姝晴伸手去拿,是庆老的生日,一个著名的投资人,从七八十年代电影业开始兴起,他就凭着自己的兴趣投资,经过他投资的影片百分之六十都大赚,剩下的三十是小赚,亏本的也不过百分之十。
    有钱不赚的是傻子,大家都喜欢跟着庆老投资,一起吃肉,所以庆老的地位在圈子里还挺高,哪怕这些年年纪大了,喜欢的影片和大众不大相似,跟着他赚不到什么钱了,大家也愿意卖个面子。
    去的人自然不乏各类的导演,有出名的也有没什么名气的,庆老在这方面给不少年轻导演们机会的,如果能在这里吸引到投资人,那么电影就可以筹措了。
    谭姝晴看了眼,也知道是自己的机会,把那脑子里的想法暂且抛下,点点头。
    封恒逸猜到了这个结果,俯身亲了亲她粉嫩的唇瓣,“晚上见。”
    磨蹭到下午,谭姝晴上了两个小时的表演课就被莫姐安排去做造型了,封总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让她安排造型师,她就立刻找来人给谭姝晴准备。
    傍晚,天色渐暗,暖黄的云飘散在高高的天空,夕阳斜照,还带有几丝暖意。
    封恒逸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没避讳人,朝着谭姝晴打扮的房间就走去。
    他觉得他之前就是有些魔怔了,为着谭姝晴的话,帮她一起隐瞒两个人在一起的事实。从那不安感开始,他就觉得自己这个举动有些蠢了。
    当他女朋友并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他也不相信有人敢在公司里说他们两个人的闲话。
    正儿八经的身份被弄得奇奇怪怪,还不如借此直接在公司里公开了也好。
    所以当谭姝晴看到封恒逸出现在房间,自若的坐在那让人休息的沙发上时,还有些愣神,她眼神瞥了眼那化妆师和周围的助理,众人喊了一声封总,封恒逸颔首,让她们继续。
    谭姝晴弄着头发问:“你怎么来了?”
    “没事了,下来等你。”封恒逸翻了翻放在桌上的书。
    谭姝晴哦了一声,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想问的,可现在人太多了,她没法开口。封恒逸这个狗男人怎么短短时间不见,变得那么多。
    心思重的让人难以捉摸。
    яōυщеńщυ3.cōм(rouwenwu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