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文学 >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 第二十三章
    没有银行卡这件事, 真的不能怪布鲁斯了。事实上,回到哥谭以后,他还为这个事儿特地开过会, 甚至给众所周知比较贫穷的闪电侠、超人等发了副卡。除了正义联盟,家里的几任罗宾,甚至黑暗正义联盟他都有照顾到,康斯坦丁在拿布鲁斯发来的副卡时,还露出了“我就说,蝙蝠这种有钱撒着花的人, 怎么可能会当街抢劫我”的表情, 并且趁机跟他讲了一下, 自己在拉斯维加斯遇到的“地狱蝙蝠骑士”的事情:“……我听说,这种打扮的还不止一个, 估计是支队伍。你最好注意一下, 搞个备案之类的。”
    蝙蝠侠当即眉头一皱, 仔细询问的样子宛如当真对此一无所知,演技可以说是精湛传神……
    没人明白为什么蝙蝠侠一回归就突然到处撒钱了。但所有人都相信,这一定和他缄口不言的那段失踪经历有关。于是大家都一头雾水、但郑重其事地在每次出任务前, 把蝙蝠侠和副卡配套赠送的黑腰带给系上……按道理来说, 这几乎避免了大家因美金而被迫打工的情形,但谁让这次战斗,蝙蝠侠为了救杰森挡了一下敌人的攻击呢, 挡之前布鲁斯还想着:
    我进总比杰森进好。万一他被安排疏通卫生间, 一个激动失手了,谁能保证我还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他精神抖擞地跟我吵架?
    抱着这样的老父亲想法, 布鲁斯醒来时心情还是比较平静的, 一睁眼就对上但他林复杂的小眼神:“院长。”
    但他林不大高兴:“我不是跟你说了, cosplay你也换个超英,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呐?”谁会喜欢看自己治好的病人蹦蹦跳跳去作死,但他林板着脸把账单往布鲁斯眼前一抵,“这下好了吧,你连美元都付不起了,还得以劳还债。”
    但他林把合约和布鲁斯重新签了,就匆匆走了,想去继续孵蛋。就这会儿,其他事在但他林眼里都比不上蛋重要,那里面一个是他亲口认下的崽,一个是明显有轻生想法的患者,稍稍一个不小心,那就是一蛋两命……但他林一想这个可能就窒息,只能寄希望于双黄蛋能早日破壳,他才能放心。
    布鲁斯下了床,一回生二回熟地自觉换上保安服,出门前对着窗户反光看了,仿生面具已经自动戴在他的脸上。似乎进行过一次设置之后,往后登岛都会自动延续这种伪装。
    他打算下去看看自己的蝙蝠洞,然后重新巡视一遍大有改变的疗养院。做好计划,布鲁斯体验了一下一号楼新装的电梯,运行流畅、毫无异味,从五楼到一楼只用了7秒的时间……布鲁斯的测评在看到大厅门口那个五彩缤纷的礼品店时戛然而止。
    礼品店中,那个熟悉的、就是化作灰也不可能认错的身影,正笑盈盈帮一个小病人做粉色棉花糖,甚至还别出心裁的在圆滚滚的棉花糖上做出两个尖耳朵,引得小姑娘高兴地直拍手。
    布鲁斯微微舒缓的心情瞬间紧绷,像是发觉了猎物的狩猎者,冷冷地紧盯礼品店店主的背影。
    杰基敏感察觉了背后的视线,扭头一看,就见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陌生员工正站在电梯门口冷冷盯着他,看起来很不友善的样子。他呆了一下,低下头,发觉自己这次做的广告牌貌似有点挡地下室的路,顿时尴尬地笑笑,拖开广告牌:“抱歉挡到你回办公室的路了哈!”
    布鲁斯在发觉自己原本隐匿的蝙蝠洞入口,竟如此明显地暴露在外时,就已经感觉出不对,这时候再一听这用词:“办公室?!”
    布鲁斯大步踏来,往下一看,只见原本整洁、宽敞,有待他开发,好好施展拳脚的蝙蝠洞,不知何时被放满了墓碑、桌椅、监控器,他眼尖地亲眼目睹,一个僵尸保安是如何从墓碑下爬出来,憨憨地和同伴们打招呼,然后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看监控器的!
    首次体验被僵尸入侵了蝙蝠洞的蝙蝠侠:“…………”
    ·
    但他林抱蛋工作到一半,被布鲁斯闯进办公室。
    布鲁斯用仿佛蕴藏了千言万语的眼神,深深看了小院长一眼,克制地道:“我需要一个新的办公场所。”
    布鲁斯不提这个事就算了,一提这事,但他林满肚子委屈:“你还说!上次给你挖完地,你就跑了。要不是有僵尸们帮忙,院里差点一个保安都没有,地也白挖了!”
    “……”布鲁斯心说,有个人事小多,还要保安干嘛,而且蝙蝠洞不是给你安置僵尸了吗?最后的最后,布鲁斯只是重新说了一遍,“我需要一个新的办公场所。”
    他刚刚去疗养院看了一圈,发觉了和他一样二进宫的卢瑟,还有新来的保安小佐,再加上那个礼品店员。这说明了三件事,第一,他和同伴们未来很可能会反复和这个疗养院打交道,第二,似乎这里也会收治反派,虽然此举只为获得免费长期劳动力,但终究留下了不安全因素(总之就是他不能放心),第三,这里收治的病人还包括平行宇宙来客。
    不管是哪一点,都说明:他必须在这里建立正经、完善的蝙蝠洞。
    这些想法在脑中迅速一过,布鲁斯对但他林保证道:“这次不会和上次一样。我至少会留到地下层建好,并且以后还会回来。”布鲁斯泰然自若地把未来还会重伤入院,说得好像经常回家一样。
    这个决定他也是考虑了风险性的。在疗养院逗留,他唯一的担忧就是哥谭或同伴是否会出现需要自己、但无处求援的情况,但支援任务的存在可以打消这个顾虑。这是必须承担的风险,如果这里真的是“复活点”一样的存在,那么作为极端重要的大后方,他必须完全掌握这里的一切风吹草动。
    但他林对于布鲁斯已经准备成为疗养院暗地の帝王的想法一无所知,他只是迎着布鲁斯貌似理所当然的目光,不禁抱住了怀里的蛋,哽咽道:“说得好像我就有钱建一样……你,你,再缓个三天吧,让我攒攒钱……”
    怎么回事啊,之前他还觉得自己好有钱的,疗养院蒸蒸向上,其实都只是那一瞬间的幻觉吗?之前那些让老祖宗鬼一口气做成菜的特产还能不能收回来了……他突然想把它们放进礼品店卖卖钱。
    …………
    打从但他林答应了新地下层之后,几乎每天傍晚,布鲁斯都要准时敲响院长室的门,问一问钱有没有攒够。这个行为吧,双方当事人都没觉得有什么的,就是最纯洁的催挖地交易,哪里晓得开始享受休假福利,偶尔闲的蛋疼的鬼员工们,居然为此编出了桃色新闻……
    “你们看吧,我就说这个保安布鲁斯一定和院长有一腿……之前没有集体宿舍时候,住院长室就算了。有了集体宿舍,还总是晚上去院长房间,说是蹭浴室,可集体宿舍浴室好好的,犯得着非去蹭院长室的吗?”
    “这么说不对啊,那当时,一起住院长室,又一起蹭院长浴室的,不是还有个研究小卢,还有勤杂工托尼吗!”
    “以我们院长之英武,区区一个小保安怎么能够呢……这是享受齐人之福!”
    “那现在托尼不在了,小卢也不常夜里来……”
    “傻啊,这不是有人事小多了吗!看他对院长那般忠心耿耿,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咦,这么说起来,我好像听说,保安小佐也曾经夜袭过院长卧室啊!后来被赶出来了……而且现在院长都不怎么和他搭话,倒是小佐还老是一副想找院长说话、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样子。”
    “噫……就小佐那个颜值……想要自荐院长的枕席,那真是痴心妄想!”
    “那照这么说,还真就这个布鲁斯,恩宠长盛不衰,是个院里的老人了……”
    但他林哪里晓得,自己每天被布鲁斯催挖地催得都想哭,居然还会遭此编排。要知道,他只是想简简单单孵个蛋而已啊!
    好在这些绯闻,鬼员工们是不可能在当事人面前传的。这会,毫不知情的但他林正高兴地见证,研究室首个完成的研究:“真的不会反光了耶!”
    夏洛克抱着便宜爸爸崽一块站到阳光下,原本该闪成钻的皮肤并无反应,和普通人类一样,毫无漏洞。
    夏洛克滔滔不绝地介绍,自己是如何研究吸血鬼的dna,以及研究室留存的部分特产,创造出如此不可思议的成果的,小吸血鬼戴蒙则一脸眼神死的样子,顶着烈日两眼发直。
    但他林:“……戴蒙这是怎么啦……”
    小吸血鬼闻言,流下两滴男儿泪:“学傻了……”他哽咽着抬头,露出希冀的眼神,“院长,我听说你最近在孵蛋,以后蛋里出来的就是你的崽啦!那,那这个下任院长……”
    但他林摸了摸怀里抱着的黑蛋,慈祥地说:“你放心。等弟弟出来,肯定也会安排他去上课的。但谁知道他有没有天赋呢,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得做两手准备……”
    戴蒙:“……”
    不知道是不是戴蒙的错觉,他好像发觉院长怀里的黑蛋,听到院长这话,在害怕的颤抖……
    ·
    意大利佛罗伦萨,沃特拉城。
    沃尔图里家族的宫殿中,爱丽丝·卡伦弯着腰给虽然年仅七岁,却已经出落得娉娉婷婷、美丽动人的蕾妮斯梅·卡伦重新系上胸前的蝴蝶结。作为曾差点导致卡伦一家与沃尔图里家族决裂,吸血鬼族群内部空前大战的混血孩子,蕾妮斯梅会受到沃尔图里大长老阿罗的邀请并不奇怪。事实上,这些年,沃尔图里对蕾妮斯梅的关注从未减弱过。即便所有人都清楚,这种关注并没有多大的善意,但至少大家都把表面工作做的很好。
    爱丽丝将系好的蝴蝶结扶正,正准备拉上蕾妮斯梅离开这里,结束拜访,迎面便走来面色不渝的卫士兄妹。那位曾在与卡伦家为敌时出力不少的简,阴沉着脸,大步往外走,身边的兄弟你一句我一句的发问:
    “你确定你的那个子代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不是想哄骗你过去露面?”
    “说真的,我很难相信真的有人类能把上百名吸血鬼逼到求援的程度。”
    “哦,这一定是一场好戏,我可不能错过。”
    即便表面和平,那也绝不代表爱丽丝会对简抱有好感了。她们擦身而过,招呼都没打一下。
    然而就是这么点功夫,爱丽丝的天赋能力突然触发,让她预知到卫士兄妹的一段未来——
    充满哥特魅力的城堡之外,卫士兄妹们黑着脸抓着墙壁的缝隙,提着水桶擦墙,身上穿着荧光到刺眼的橙色马甲,背后写着大大的“勤杂工”。墙壁之内,马库斯与阿罗穿着酷似卡伦医生上班时会穿的白大褂缓缓走过,路过窗台微微侧脸,阳光照耀在他们精致的面孔上……却没闪起一丝光芒!
    爱丽丝下意识地往后跌撞了两步,被蕾妮斯梅扶住:“爱丽丝?”
    爱丽丝站稳身体,深深凝视卫士兄妹们离去的背影,紧紧回握住蕾妮斯梅的手:“没事,回去,我们马上回去!”
    她必须要把这段预知告诉家人!
    ·
    沃尔图里兄妹想赶到疗养院,别说已经离开的人还能不能再找回来,就说距离吧,也没那么快。但他林哪里会知道自己扔出的套娃,居然还能自动分出两条套娃支线,这会儿正抱着黑蛋苦恼不已,死赖在巫妖王的塔里不走:“你得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蛋!”但他林精明地说,“你不要骗我了!我都看出来了,那天晚上夜袭,你根本不是想主动帮我扩展地盘……你是不是想偷我蛋!”
    天性宅的巫妖王很痛苦:“你不要胡说,你快走,还我安静的一个人世界。”
    但他林:“休想狡辩,这些天我想过了……按照你的逻辑,巫妖是那种会送温暖上门的人吗?分明就是偷蛋不成反被抓,才迫不得已履行的合约。要不是这个蛋,你说不定会一直不露面……这到底是什么蛋啊!你肯定知道,要不不会那么肯定说,我一直抱着就能孵出来了。”
    但他林说话这会儿,还不忘用手捂着蛋。
    黑色的蛋微微动了一下,像是在鼓励但他林继续追问,于是但他林便继续道:“……我主要是担心啊……你看,我崽不管是什么生物吧,我都无所谓。但这里面不是还有位病人么,你说,要是病人也变成史前巨鹅咋办啊?”
    “……”黑蛋像死了一样不动了。
    神他妈史前巨鹅。
    巫妖王呆呆张了会嘴,被但他林这个推测给震到了,过一会才哭笑不得:“什么史前巨鹅……不是!这蛋吧,是后面的租客给你送来的,怎么说呢,对我来说可有可无,看你好像很在乎的样子,那你就孵着吧。”
    但他林不甘地还想再问,腰间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不得不停下追问,接起来一听:“……咦,主厨先生啊!怎么,你家又出老祖宗鬼啦?”但他林开始提前流口水,语气里都能听出他非常期待。
    之前曾光顾过但他林抓鬼生意的主厨:“……”主厨好笑地说,“那倒不是,是我一个常客……她家闹鬼呀。不过这次呢,应该是厉鬼一类的,如果不是她男朋友一直在身边,好几次差点就没了性命。就是这样,她男朋友也好几次受了重伤,还连累了好几个朋友、家人。”
    但他林有点为难。他学的是捉鬼,不是除鬼,捉来的鬼都是放疗养院当员工了,主厨说的这个厉鬼好像不太适用……正想拒绝,一旁巫妖王嗤笑了一声:“帮呗。抓回来给我做实验。”
    巫妖王随手从旁边摸了个锥子:“想除了也行,反正拿着个捅一下……差不多刮一下也行。”
    但他林喜上眉梢,当即应了主厨:“好么,你说时间地点?”
    主厨还是有点不安的,毕竟这个鬼很厉害的样子,而且三番五次出手害人:“那尽快,就在餐厅碰面,我带你去……”
    ·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找餐厅,但他林已经自己认得路了,老远和等在路口的主厨挥手:“嘿!”
    主厨原本愁眉不展的,一见但他林顿时面露喜色,几步上前:“大师,去她家之前,要不您给我留点镇鬼的东西吧……”
    他感觉自己最近遇到和鬼相关的事,频率好像有点高。
    但他林挠挠头,他哪来的镇鬼的东西啊,想了想,把巫妖王给他的锥子掏出来了:“那你把这个放你餐厅呗,万一真有啥事,反正你就拿着这锥子挥就是了。”
    一通乱挥,总能刮到鬼的吧!
    主厨欣喜地把锥子收了,带着但他林上了车,往友人家去。路上详细说了下几次遇袭都是什么情况,反正就是一个中心:鬼是个坏鬼,缠上那位朋友就不放了,而且谁碍它事就伤谁。手段狠辣的很。
    前情提要说的差不多,主厨驶进一片别墅区,一路往深了走,在顶头一栋别墅前停下,带着但他林去按了门铃。
    过了半晌,别墅大门才吱呀一声打开,露出里面红着眼睛、面容憔悴的女人,虽然被闹鬼的事折腾得焦头烂额,仍旧能看出台上的风采,居然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女明星。
    女明星一看主厨,瞬间眼泪又下来了,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样:“这位是,是不是就是但他林大师?拜托,求求你救救我,它现在就在这个屋子里,我和我男朋友都不敢轻举妄动,但我们知道,它就在这个屋子里!”
    但他林:“……嗯……”
    可不是么,那个鬼不正一脸销魂地扒在女明星背后么!就是女明星看不见它。
    男朋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宝贝,谁?我托关系请了人来处理了,你找的人靠谱吗?”
    但他林一听,居然还有竞争对手?!顿时紧张了,当场脱下小背包:“靠谱,我马上把它弄走哈,您别动!”
    但他林把吸鬼器拿出来,对着还不知自己好日子到头的猥琐鬼当头一吸,瞬间把鬼吸走了。就这么短短三秒钟功夫,但他林身边开出一个眼熟的金色圈圈,从里面走出一个非常熟悉、曾有一面之缘的法师。
    又一次晚到一步的奇异博士,深深盯着老和他抢外快的灰白小卷毛:“……”
    但他林倒是很高兴,把吸鬼器收了和同行打招呼:“嗨!又见面啦!”他看了看对方的手,有点遗憾道,“我都给名片给你啦!你怎么不联系我呢,不好讳疾忌医的!”
    奇异博士气死了,抢我外快还想觊觎我钱包,抢一次就算了,连抢两次那简直是不共戴天之仇:“趁早死心。我绝不可能让你碰我的手!”
    奇异博士信誓旦旦地说。
    ※※※※※※※※※※※※※※※※※※※※
    但他林:当初是你不让碰,不碰就不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