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文学 >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 第二十一章
    小丑侠感觉从自己睁眼开始起, 事情的发展就开始逐渐脱离他能理解的范围。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表明善意:“我不是什么坏人……”小丑侠上前一步,才想好好解释,就被对面那两个就差把敌意写在脸上的员工用眼神钉在原地。
    “……”小丑侠尴尬地扶扶帽子, “呃, 我以为你们救我是因为知道我是谁。”
    但他林一手抓着卢瑟的手臂, 一手撑着由迦可汗的手,努力站直身体, 强装镇定:“你, 你不是小丑吗?”
    “呃,jokester(小丑侠)?不是joker(小丑)。”小丑侠纠正道。他也是见多识广的超级英雄了,一下找到了合理的解释:“所以这里其实是平行宇宙?这里的我很坏?”
    ·
    小丑侠给战战兢兢的小院长解释了一番平行宇宙的概念, 总算让小院长不再看到自己就腿软了。
    新入院没过一个小时, 小丑侠就经历了一遍同事排挤,他倒是不知道小院长曾说过“如果和超英扯上关系就闭院”的话,只知道自己因为过于诚实,不仅和副院长失之交臂, 还差点被同事们排挤成厕所清洁工。
    还好院长英明,没有听信谗言,虽然依旧对他的到来痛不欲生的样子,但还是给他安排了个体面的工作:“我早想在疗养院里加点娱乐、消遣类的项目了。之前我有在经营指南上看到过书报亭、流动摊点一类的推荐的,当时没闲钱, 现在有资金又有闲人的话, 那就购置一个礼品店吧, 卖卖礼品气球什么的。”
    但他林口中的礼品店,其实就是个类似小推车一样的店面, 面积不大, 高高低低堆满了各种零食礼品, 桌台角落还系着彩色的气球。小丑侠本来还担心,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会不会也和院长一样看到他害怕,结果换上员工服,他就和任何一个在游乐园里服务的小丑一样了,即便不吆喝,他的店铺也会从早到晚挤满人。年幼的小病人会高高兴兴跑来抱着他的腿、找他玩,年长的病人也会过来和他攀谈,甚至还有几个年轻的女患者,还会和特别腼腆、一逗就结巴的小丑店长暧昧的调情……
    杰基有的时候下班,辛勤地上下搬货收拾店铺时,恍然间都有一种回归从前平凡生活的感觉。那种心灵上的平静,令他受到触动,几次看着金红的夕阳潸然泪下。最让他感到满足的,还是小院长在他的认真态度下渐渐放下了本能的害怕,真诚和他道了歉。后来,如果院长公务比较闲,但他林还会提前下楼和他一起为礼品店一天的工作收尾,算算账、整理整理货架什么的,拾掇完了一切,两个人再说说笑笑一起去厨房打饭。
    杰基简直太喜欢这里的生活了,不论是环境还是人,这里简直就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和平之岛、世外桃源,他喜爱这里的病人,喜爱这里的同事,喜爱这里的朋友——就连保安小佐还有研究员小卢时不时的挑衅挑刺都显得格外可爱——他们还口口声声试图证明自己非常邪恶、非常残暴呢,可事实上他们连故意扎破他一个气球都不敢!
    愉悦的生活环境能激发人的工作热情。杰基本就是一个十分认真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对自己的小店铺更加上心。一般员工大约八点半左右才会陆陆续续开始准备上岗,他常常七点左右就开始布置自己的铺面,准备打折公告或是新的装饰物。
    这一天,杰基也是迎着七点的朝阳,早早走进疗养院门口的礼品店,准备开张。
    刚转下一楼,他就被刺目的反光闪了下眼睛,本能挡住后透过指缝眯眼一看,杰基差点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下来:“院,院长!!!”小丑侠被吓结巴了,下意识转身就要跑去找院长。
    只见疗养院门口不知何时被堆满了金币、魔晶,还有许多新鲜的海鱼在地板上弹动。礼品部侧面,连通地下室的那扇门吱呀一声打开,挤出几只僵尸保安,都直勾勾看向那座金山:“好……香……”
    小丑侠正准备喊“别动!我去叫院长!”,就见平时非常守规矩的僵尸们像是中了邪似的,互相争夺、推搡着对方,试图从门口挤出来,脖子也是伸向金山的方向,活像那里放的不是金币,而是老祖宗鬼做的脑花。
    小丑侠吓了一跳,这情形也不能就这么丢下金山就不管了,忙又下了楼,跑到地下室铁门边,把一看就不正常了的僵尸们使劲怼回去,又拖来礼品店的拖车堵上了,才手忙脚乱地掏出联络器,拨通院长的通讯:“……院长啊!”小丑侠感觉着脚底下的铁门,正被僵尸们用力捶打,冷汗都快流下来了,“救命!门口有人放了一堆东西,僵尸们好像暴动了!”
    正喊着,小丑侠又瞧见几个吸血鬼员工也流着口水走了进来,眸色因为饥渴而变得格外鲜亮:“好,好香啊!”
    吸血鬼们算得上是比较有理智的了,没像僵尸们那样奋不顾身,还能发出质疑:
    “奇怪,没看见血啊?”
    “也没有毛血旺……”
    “好像是那个蛋的香味儿,不是,蛋里那不就等于是羊水儿吗,怎么……哧溜,怎么这么香呢……”
    但他林睡的正香被call起来,急匆匆披了衣服坐电梯下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有只吸血鬼痛苦地摸着自己的嗓子:“院长,那个蛋!你快把那个蛋收起来,藏到你身边,我们就闻不到味道了。”
    但他林顺着吸血鬼指的方向一看,吓了一大跳:“嚯!这,这是,怎么回事?”他震惊之余,倒是没忘记拯救员工们于苦海之中,手脚并用顺着金山爬上去,把那颗足有西瓜一样大的黑蛋抱住了,“谁送来的啊,谁看见了?”
    大黑蛋一进但他林怀里,原本那种诱人的味道便骤然被切断了,吸血鬼们纷纷长舒一口气,小丑侠脚下的铁门也不再哐哐作响了。有个吸血鬼员工从金山里摸出一片阔叶,盯着看了一会后,脸刷的一下红了:“院长……”
    但他林迷茫地凑过去:“啥啊?你脸红啥啊?”
    阔叶叶面上用尖锐的东西刻着两行字:
    【按照与宇宙岛的合约,送来这些年的房租和感谢的特产。】
    难怪吸血鬼脸红呢,他们当初得知新岛主的事情以后,根本就没想过规规矩矩付房租的事,单想着怎么霸占私岛了。
    但他林低头看看自己怀里那颗坑坑洼洼、黑不溜秋的蛋:“这、这也是特产啊?”
    吸血鬼员工直吞口水:“它好香啊,要不做个蛋花汤……”
    话音刚落,但他林怀里的蛋就抖了起来,一边抖一边试图往但他林衣服里钻,像是要把自己藏起来似的。
    但他林:“……”
    什么鬼啊,活蛋啊!送特产的能不能再讲究点了,这还让他怎么下得去手打蛋花、做蛋羹、蒸蛋糕……
    但他林刚刚都已经想好蛋的一百零八种吃法了,这会只能强忍失望,坚定道:“不准吃,都不准看,我,我回头看看它孵出来是什么吧。”
    要是只史前巨鸡或者史前巨鹅什么的,就把它一半红烧,一半清蒸,分了吃掉!
    ·
    “租客”们送来的房租,很快就被跟屁虫来收走了。但他林本来还想,是不是惊喜获得了一笔巨款,却被跟屁虫告知那些都不可转化为美金,金币和魔晶唯一带来的改变就是但他林的银行账户多了两种储存单位。
    然而那又有什么用呢!又不能用!!
    但他林气得找跟屁虫理论半天,然而跟屁虫翻来覆去就那么两句:“不符合规定,疗养院不予兑换”“不可私自兑换,此为医院储备金”。就是说破喉咙,也没松口。
    但他林这几天唯一的慰藉就是那颗大黑蛋了,里面的生物好像知道他心情不好似的,每次但他林一抱,它就沙沙地晃,像小狗窝在主人怀里摆尾巴似的,弄的但他林感动地保证:“崽啊,我不吃你了。就是你真的是史前巨鸡、巨鹅,我也养你,给你找对象……”
    小多原本还很嫉妒这个蛋凭什么能获得院长青睐的,后来听闻但他林对大黑蛋的定位,顿时改变了态度。每天三次定时向但他林汇报以后,铁打不动地也和大黑蛋问候、告辞,完全是当太子供起来了……
    只有约翰是清醒的,提醒但他林:“你别看它现在是个蛋,这么乖,以后长大了不知道多调皮……”养崽经验户事先声明,“到时候我可不会帮你带!”
    但他林这会正是对蛋最上心的时候,哪里听得进去约翰的劝说,天天别说上班了,就是睡觉也抱着。
    在那之后的某天夜里。
    但他林和往常一样,洗了个澡,抱着蛋入睡。临到半夜三点,怀中安安稳稳的大黑蛋突然剧烈晃动,把但他林摇醒了:“怎……怎么了,要出壳了吗?”但他林睡眼惺忪地坐起来。
    院长办公室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院长,剩下的吸血鬼来了。”
    但他林一下精神了。
    太好了!他等了好久的新地,终于来了!
    …………
    呜呜哭泣的吸血鬼里,大长老和二长老鼻青脸肿地趴在地上,形容尤其之惨。按照吸血鬼的恢复能力,这种皮肉伤该是很快就会好的,也不知道暴揍他们的保安小佐和人事小多是用了什么手段,那些伤非但没消,还越发的疼了。
    但他林和夏洛克一起进来的时候,穿着保安服的由迦可汗正踩着一只半死不活的吸血鬼,暴怒地咆哮:“我都没敢动院长一根毫毛,你们哪来的熊心豹子胆?!还想断头饮血,嗯?还想断吗?还想饮吗?”
    吸血鬼们如同羊羔们一般挤在一起瑟瑟发抖,惊恐地摇头:“不断不断……不饮不饮……”
    但他林吸着凉气扫了一遍地上的吸血鬼们,感觉这回的侵入者伤得比上次布鲁斯还在时还惨:“好好好,停手了……”打坏了回头开新地,没有员工怎么办!
    夏洛克对吸血鬼们的苦痛置若罔闻,之前还有一只妄想咬约翰呢!被他亲自动手收拾了一顿,就是趴在地上到现在还没动弹的那只。
    他搬了个椅子坐下,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开口:“还有人没来吗?”
    三长老从房间外面挤进来,幸灾乐祸地欣赏了一圈坑他们的族人倒霉的样子:“齐了,这会全族都在这儿了。”
    夏洛克点点头:“你们并不是居住在浓雾里,但我们却从未在浓雾外找到你们。一定有某个空间是我们未发觉的——这个空间在哪里?这个空间是谁开辟的?”他的目光在众吸血鬼身上迅速划过,一眼便揪住还试图遮掩自己的大长老,“你。你就是他们的头领。”
    夏洛克敏锐的视线逡巡着大长老的面庞:“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大长老还想嘴硬:“我不——啊!你,你别过来!我说!我说!”他惊恐地拼命往后挪了挪身体,远离红着眼睛逼近的由迦可汗,“我我我不知道这个空间是谁开辟的,但我听族长说过……他是意外进入这个岛的,后来在岛上人的帮助下建立了我们的族地,转化了我们,具体是谁帮忙的我也不知道,只能问族长……”
    夏洛克眯起眼睛:“你们的族长在哪?”
    大长老:“他,他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沃特拉城里,是沃尔图里家族的一员……”他看着夏洛克的表情变得似乎有些不满,顿时惊慌的放大声音,“我可以写信!我可以请他过来,拜托,拜托,不要让他再伤害我……我们。”大长老在周围吸血鬼们投来的目光中勉强改口。
    卢瑟面无表情地递来纸笔,已然看透了一切。
    这,分明,就是个无限套娃……
    ·
    夜袭之夜过去,疗养院重新回归平静。新的吸血鬼已经被送去培训,员工也基本攒齐,只等那位沃尔图里的族长一来,撬出秘密便能开启新地。所有的人类员工都对此期待不已,因为新地的开启一拖再拖,他们的员工宿舍楼都已经拖延了几个月了,谁都不想再和不熟悉的人挤在一起,尤其是由迦可汗,他何曾住过集体宿舍!?
    让他暴躁的问题还不止宿舍这一个,更重要的是院长的态度。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林似乎一心认为保安小佐虽然脾气不好,一天到晚凶凶的,但是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可靠的员工。这些天但凡思考什么问题,都会抓住他一起烦恼,然后重复之前问他盖不盖员工宿舍那种无限循环。由迦可汗怀疑,在这么下去,他早晚要被院长气出人类说的那什么,心脏病、高血压!
    由迦可汗痛下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向院长证明,自己是邪恶的!残暴的!并不是什么可靠的保安小佐!
    但是,具体该怎么做呢?
    “……嗯,嗯,我知道。你很坏的,特别坏。”但他林听着由迦可汗在他耳边的暴吼,一脸微笑,半点没有害怕的意思,左右扫了几眼以后,把自己手上的餐纸巾塞进由迦可汗手里,“那你随地扔个垃圾吧。”
    由迦可汗:“……”
    疗养院要求员工必须行善事的限制,和必须听从院长命令的限制,同时作用,他顿时像被夹在两堵无形的墙之间,动弹不得。
    但他林哈哈大笑,拍拍小佐的肩膀:“随地扔个垃圾而已!看把你给吓的……都僵成这样了!”但他林用哄小孩的语气安抚道,“不扔了,咱们不扔了,放松哈。”
    由迦可汗:“……!!”
    啊!!!
    早晚他要鲨了这个可恶的院长!
    经此挫折,由迦可汗一定要证明自己是邪恶反派的这个想法,非但没有打消,反而因此愈发强烈。这个问题在由迦可汗的脑海里反复盘旋,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当天晚上,他压抑着怒火,夜不能寐地在疗养院里徘徊,思考该怎么证明这个真命题,叫小院长这个选择困难症趁早放过他,逛着逛着就无意识地逛进了院长办公室里。
    多玛姆的力量本就抵不上新神由迦可汗,根本没发觉可恶的小保安,已经偷偷溜进了他敬爱的院长卧室。
    黑暗、安静的卧室里,由迦可汗眼神深沉、充满压抑的愤怒地瞪着正在床上熟睡的小院长。以疗养院的限制,他能干的坏事最多在“吓醒院长”和“用马克笔在院长脸上画画”这个程度上,再坏没有了。
    放在他面前的选择只有三个。要么放弃,打道回府;要么吓醒小院长;要么在院长脸上画画。哪一个听起来都非常没有反派的风骨!
    可是,难道就这么无功而返吗?
    由迦可汗内心激烈地矛盾、斗争着,身体却已经很诚实地向小院长露出的脑袋的方向倾了过去,想看看大概能在哪里下笔。
    就在这时,但他林鼓鼓囊囊的被窝突然疯狂抖动起来。
    原本一动不动的大黑蛋拼命撞着但他林的胸膛,发出沉闷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了!这次是真的要出壳了吗!”但他林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惊得正酝酿着干小坏事的由迦可汗猛地一退。
    但他林揉眼睛揉到一半,惊恐看向房间里的小佐:“你,你进我卧室干什么?”
    由迦可汗面部肌肉挣扎扭曲,心想,要是被知道他是打算趁院长睡觉,在院长脸上画画,那他干脆别做神了,也别做反派了,直接在起源之墙上一头撞死算了。
    由迦可汗憋了半天:“我,来看看蛋。”
    “才不是呢……”
    卧室的角落,突然有一小团阴影动了动。
    阴影幽幽地道:“我看的清清楚楚……他身子都俯下去了,就是要偷亲你!”
    那眼神之挣扎、情感之矛盾汹涌……
    想来偷个蛋的阴影:“分明就是暗恋你很久了!”
    ※※※※※※※※※※※※※※※※※※※※
    由迦可汗:@!#¥#¥@%!@#¥
    那么问题来了:是承认暗恋好,还是想在院长脸上画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