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文学 >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 第二十章
    一般来说吧, 卢瑟不是一个会逃避现实的人。但这会儿,他真的开始抱有侥幸心理,祈祷蝙蝠侠和托尼不要做得太绝, 实在是……做五十五年的前台也太可怕了!
    但他林已经做了一上午的数据,恰好趁这会打断的机会摸下鱼,瞄了一眼手机,顿时被自动推送的新闻捕捉了眼球:“‘神秘的幽灵骑士队……’”但他林兴致勃勃地大声读出来,完全被吸引了注意,根本没发觉一旁卢瑟骤然变得像吃了鲱鱼罐头一样的脸色, “‘冰冷面具之下究竟是何身份?’”
    但他林饶有兴致地点开翻看, 很快发觉:“咦?这些骑士打扮得, 怎么有点像钢铁侠、蝙蝠侠他们……”这么一对比,就显得那位找不出原型的金发骑士非常特殊了, 但他林想了半天, 看看卢瑟, 疑惑的说,“现在金长卷很流行吗?这次出门,那位莱克斯·卢瑟先生也是这个发型, 现在这个幽灵骑士也是这个发型……”
    卢瑟:“……”
    想不到吧, 还有你更想不到的:他们都是我!
    卢瑟正郁结在胸、愤懑不平的时候,但他林又道:“小卢啊,这次记得带银行卡了吗?”
    卢瑟:“…………”
    院长你……
    但他林看卢瑟那副模样, 了然, 教育道:“你也是个大人了,出门怎么老不记得带钱?”他叹了口气, “前台这会人手也齐了, 签合约都不知道该签什么呢……”
    卢瑟第二次惊了:“什么?前台, 齐了?”
    什么意思啊?他连前台都做不上了吗?
    但他林翻了翻员工册:“勤杂工也满了,保安队也满了,研究室……”
    “研究室!”卢瑟略略提高了声音,可能连勤杂工都做不上带来的巨大危机感,令他放下仪态,“我可以去研究室,院长,岛上的水电,不是一直都是接的外来线路?每个月水电也要支付很大一笔费用,但其实我们岛屿本就坐落在海上,水电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如果让我去研究室,院长,我向你保证,一个月后,我们疗养院就可以不用再交水电费了!”
    卢瑟都开始冒汗了,一眼看向但他林弄得乱七八糟的电梯数据,劈手夺过笔:“我还可以帮你做好这个电梯数据!”
    狗腿就狗腿吧,他打死都不要去做厕所清洁工啊!
    …………
    通过向院长献殷情的行为,卢瑟成功为自己谋得了研究室的美差。签了新合约之后,他被但他林领着,介绍院里发生的变化:“这位就是你走以后,顶替你位置的前台哈!”
    卢瑟看着那个笑得十分轻浮的金发吸血鬼,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最终只是不快活地哼了一声以打招呼。
    吸血鬼前台也听船长说过不少次关于前辈小卢的事迹,一眼就知道面前的就是正主了,立即振奋精神,十分明晰自己作为替身、就必须努力碾压正主,才能保住地位的道理,不仅没对卢瑟的哼气生气,还十分温和有礼地和卢瑟打招呼、泡茶、搬椅子,末了还若有若无地在院长面前挑拨一句:“前台还是要热情一点的才好哈!”差点没把卢瑟气死。
    但他林赶紧把看起来随时要干架的卢瑟拉走:“看一号楼,一号楼。”他指着原本布鲁斯在时,一直隐藏着入口、从未开放过的地下一楼,“原来这是给布鲁斯准备的保安室……”
    一说起这茬,但他林忍不住又抑郁了起来:“谁能想到,才竣工没多久,布鲁斯就攒够魔晶走了,花了我十万多呢!”但他林长吁短叹了一会,振作道,“不过现在也不算浪费了,你走了以后,院里又签了一批僵尸保安,我就直接让他们带碑入住了,权当员工宿舍。”
    可以说,目前为止,全疗养院员工待遇最好的,除了几个人类员工,那就是僵尸保安们了,还能有自己的宿舍。
    卢瑟盯着地下层铁门反应了一会,而后:“……!”
    他差点没哈出声:蝙蝠侠当初建保安室的事,可谁都没告诉。背着他和托尼偷偷开的。就是不知道蝙蝠侠当时把蝙蝠洞开进疗养院时,可曾想过,一朝一日,小院长居然会直接让僵尸住进了蝙蝠洞!
    卢瑟幸灾乐祸地想,这可真是非常值得期待蝙蝠侠的下次进院了,也不知道当他看到自己的蝙蝠洞被僵尸和墓碑占领时,是什么表情。冥冥之中,卢瑟有种笃定的感觉,未来会不止一次的和蝙蝠侠在疗养院里碰面。
    但他林又带卢瑟去逛了一圈新开的二号楼,介绍了未来营销部、研究室将会坐落在哪里,甚至豪言壮志地表示,等以后空地多了,一定要单独为营销、研究建独立办公楼,正意气风发、指点江山间,卢瑟幽幽打断:“营销楼、研究楼都准备建了,员工宿舍楼什么时候安排啊?”
    但他林狂汗:“安排了,安排了……等下一波钱来就建!”
    但他林从小背包里摸出吸鬼器,刚好趁这个机会把差点被他遗忘的研究鬼们放出来。疗养院似乎有种特殊的气场,鬼魂们一上岛便能被人看到,这时候都迷惑地左右张望,不晓得怎么突然换了个地方。
    但他林其实一直疑惑为什么能在奥斯本企业的研究室里发现这么多鬼,刚好问了:“你们都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破坏小奥斯本先生的研究室?”
    挂着组长胸牌的研究鬼恨恨道:“你还问呢,为什么你要帮小奥斯本?他父亲因为我们发现了他的秘密便在利用完我们的研究能力后杀人灭口,父债子偿,我们砸一下小奥斯本的研究室怎么了?”
    但他林倒抽口气:“老奥斯本先生?他,他有什么秘密,要杀人灭口?”
    “哼!他患了一种基因遗传病,那种病会将人折磨的不成人形……知道绿魔吧?那就是老奥斯本!这遗传病已经在小奥斯本身上显出来了,他找到了老奥斯本的绿魔制服,已经成为了第二代绿魔!”组长鬼瞪着但他林恐吓,“你以为你把我们收了,小奥斯本会感谢你吗?早晚他也会来对付你的!你还是把我们放了,我们杀了小奥斯本,你我都能安心。”
    但他林挺受震撼的,还有点受打击,过了一会才完整消化这个真相,想了想说:“那也不能就随便杀人呀,杀人后你们会变成厉鬼,失去理智,早晚也会变成杀害你们的凶手那样的疯子。”但他林挠挠脸,“就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老奥斯本杀的你们吗?”
    组长鬼不开心道:“没有!”他顿了顿,嘀咕道,“你说的会失去理智变成害人的疯鬼是真的吗,我们也不想变成那样……因为老奥斯本死就算了,还要因为小奥斯本变成厉鬼,这是要连环栽在这父子俩身上啊?我宁可赶紧投胎,下辈子继续研究……”
    组长鬼说着,不太老实地往身边那个正哐哐作响的房间一穿脑袋,旋即狂喜回头:“咦!这是不是要建个研究室啊!我看到试剂柜了!”
    “但可以证明小奥斯本是绿魔……”但他林还想着咋帮研究鬼们报仇呢,“哦,那个,是啊,但是老奥斯本——”
    组长鬼啐道:“老什么奥斯本,那玩意儿早下地狱了。”组长鬼都开始搓手了,“原本在奥斯本集团研究室我们就已经有新的治疗思路了,只是以我们的身体,没法操纵仪器进行精细动作,这里能给我们身体,有事干了谁还想管他们!”
    组长鬼哼哼冷笑着道出真实目的:“等我们研究出治疗方案,就啪啪甩小奥斯本的脸去,不给他治,叫他绝望!”几个研究鬼都聚过来了,开始提前逡巡这片领地,发现地盘居然还蛮大的,而且里面已经搬进去的几台仪器,还是他们完全不认识的,一看就非常高级,强烈激起了他们的学习欲,“你们这儿招不招鬼啊?”
    “呃。”但他林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兜兜转转,居然又回到了他的本来计划上,“招的,不过入院没有实绩的话,得先从初级干起,工资不高……”
    组长鬼激动地整个鬼都在颤抖:“那,这里面的仪器,还有未来进的实验材料,我们都能随意使用吗?”
    但他林爽快:“这个是肯定的,本来建了就是为了研究开发嘛!”
    众研究鬼们飘过来:“太好啦,那快带我们去见院长……”
    卢瑟赶紧把但他林拉到一边,小声问出心中疑问,“院长啊,你不一直不想和超英搭上关系么?怎么这次还想淌超反的浑水?”
    按照卢瑟想的,但他林最好就当做不知道小奥斯本这事,反正天天在疗养院呆着,小奥斯本肯定进不来,要是进来那就是也被奴役的命。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想试探小院长一下:
    既然但他林能为了鬼魂们和绿魔为敌了,那,那知道他很可能给疗养院吸引了达克赛德的注意,应该不会生他的气吧!
    但他林就很愤愤:“我有什么办法……!小奥斯本肯定已经盯上我了!可恶,我就说莱克斯·卢瑟明明是个坏蛋来的,一心就知道怼超人,怎么会突然好心给我一个小透明介绍生意,原来是介绍了一个烫手山芋!”
    小院长剩下的话没说,但表情就很恨恨。
    卢瑟梗着脖子试图为自己辩驳:“可你也借此拿到了修电梯、研究室还有营销部的钱……”
    但他林瞬间投来震惊谴责的眼神:“你到底是哪边的啊!”
    新入院的研究鬼们深谙职场规则,你一言我一语地应声附和,俨然有指鹿为马之意:
    “就是,一看就是阴谋。”
    “那个卢瑟没安好心。”
    “阴险。”
    都骂完了,众鬼齐齐看向卢瑟。
    卢瑟:“……”
    卢瑟:“对……阴险,特别阴险……”
    ……打死也不能让小院长知道自己的身份,更不能提达克赛德的事!
    ·
    装修队的效率一向是很快的,卢瑟也就来得及找了前台吸血鬼两天不到的茬,就可以上工了。
    研究室被划分了三片区域,可以同时进行三个项目的研究。目前来看,地方还是拥挤了点,但他林表示,日后有条件了,一定会专门盖研究楼,到时候一个课题一间研究室,甚至多间研究室都可以。
    研究鬼们等了很久了,研究室竣工当晚就开始了工作。他们又不需要休息的,只心里憋着一股气,一定要研究出能够彻底治愈奥斯本家族遗传病的方案,到时候让小奥斯本求而不得,追悔莫及……
    在他们旁边的研究台,则是给夏洛克准备的。原本夏洛克还想着攒钱买吸血鬼疫苗来着,后来转念一想,为啥要打疫苗,做吸血鬼不快乐吗?只要能解决吸血鬼在阳光下的发光问题,还有饮食方面的问题,那这个吸血鬼转化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张免死金牌,再适合不过了。约翰对于这个课题表示支持又担忧,一方面,他觉得能如果真的能解决那些副作用,那这个吸血鬼转化确实大大降低了夏洛克再发生危险的几率;另一反面,有了这张免死金牌,夏洛克岂不是会更加作死……
    剩下的一片,就是专门辟给卢瑟。虽然修建风力、水力发电站,并不是室内活,但需要进行设计、计算的时间也不短。卢瑟对这个工作空间是又爱又恨,需要确实是需要,但就是离夏洛克太近了!有一回他画完图纸,辛苦计算了大半夜,第二天一早正准备上工,夏洛克随便扫了一眼,就揪出了几处运算错误,点出以后还特别嘲讽地搭了一句:“这都能算错”,把卢瑟气个半死。
    总体来说,研究室的各个课题,都处于稳定推进、发展的过程中。小型的风力、水力发电站也逐渐在岛屿边缘初见雏形。
    卢瑟倒是尝试过能不能偷拿零件做战甲之类的,然而现在疗养院也不是以前那会了,人少,如今吸血鬼、鬼、人类、外星人、僵尸,大波大波的员工来回走动,卢瑟也找不出时间、更找不出空间做小动作,愁的他好几天晚上没睡着。这种焦虑,在某天中午去厨房打饭时,看到悬挂的小电视机上播放的布鲁斯·韦恩为大都市灾后重建基金会致辞的新闻后,达到了顶峰。
    “!!”卢瑟差点当场把饭砸了,胸中掀起滔天巨浪:要不要这么不留活路……!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知道吗?
    …………
    显然,蝙蝠侠并不属于会给人留一线的人。事实上,离开疗养院后,他联系蝙蝠洞说的第一件事都不是保平安,而是要求阿福他们统计一下,一共有多少对立阵营的反派们也拥有像卢瑟这样钻空子的机会。幸而名单寥寥无几,只有毁灭博士比较难搞一点,他并不是操纵某个地区的灾后重建基金会,而是直接统治了拉托维.尼亚,想像针对大都会一样直接用金钱攻势还不是特别有效……
    重新回归哥谭,如同回归母体般的舒适感让蝙蝠侠实打实闭上眼,静静体会了五秒钟,接着就被杰森等等一系列疯狂联络哄上门。他随意看了眼信息,没发觉其中有什么重要情报的,正准备直接按掉,突然看到一条来自提姆的信息:
    【提姆:布鲁斯,我看到你的银行卡情况了……回来以后,我就把韦恩集团的公司事务交接还给你吧!】
    布鲁斯·并不喜爱工作·蝙蝠侠·韦恩:???
    不是,这两句,前后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受难的人。在蝙蝠侠为自己的借贷行为品尝后果之际,托尼也同样在为自己贪心拉高十厘米的行为而负责。
    “我当然——是真的托尼!拜托!给我一台电脑,我可以立即攻破核武器的系统密码,我可以立即造出从mark1到mark50所有版本的战甲,你们真的就非要揪着这十厘米的身高不放吗?”
    托尼回到基地的时候,正是复仇者联盟准备出集体任务的时候,废了好大的口舌才证明自己真的是本人,不是什么克隆品、外星人伪装或者幻觉,他才得以进入自己的战甲陈列室。他用怀念的目光,一一扫过曾陪伴他度过无数个无法入眠的夜晚的老伙计们,抬手抚摸了一下熟悉的金红色战甲手臂,深吸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发出组合指令,想要加入同伴们的任务中,重新感受一下真正的自己。
    ai管家的提示与鹰眼的催促同时响起:
    “非常抱歉,先生,您的体型并不能穿进mark1到mark50任何一款战甲。”
    “托尼,你好了没有啊?你是去穿战甲,又不是去参加化装舞会!为什么会要这么长时间?”
    托尼:“……”
    在而立之年,再次面对长高带来的衣服不合身问题的托尼:“……fuck.”
    ·
    但他林对蝙蝠侠和托尼离开疗养院后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并无所知。
    时隔相当长一段时间,疗养院终于接到了新的急诊。这并不是坏事,只是按照一般规律,急诊患者基本没钱,大多都留下来以劳还债了,这要是放之前还好,毕竟疗养院缺人手缺的厉害,可是现在人多地少,哪里还有什么工作岗位可供还债?
    但他林对着跟个金雕像似的病人苦恼不已,护送队领队等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开口劝说:“院长,你相信我。他真的是现在疗养院最需要的人才——把他治好,让他当个保安,那疗养院的安全基本就不用愁了啊!”领队自己都心急,又不好说的太透,只能反复保证,说相信他的准没错。
    恰好这个时候卢瑟结束工作,从门外走过,听了一耳朵。正嗤之以鼻地想着,人事那个小多就已经挺厉害了,再厉害还能有谁吧,便听小院长问:“你认识啊?他是格斗很厉害怎么的……叫什么名字呀?”
    领队:“佐诺斯,由迦可汗。”
    但他林还没什么反应呢,门外卢瑟差点给跪了。
    佐诺斯何许人也?这么说吧,曾经来地球闹过事的荒原狼,是达克赛德之子,见到达克赛德就得认怂。而这位佐诺斯,则是达克赛德之父,也就是说,相当于荒原狼的爸爸的爸爸……
    达克赛德多厉害啊,一听佐诺斯回来了还不是掉头就跑!
    卢瑟这几天正愁着达克赛德要是发觉自己无法被欧米伽射线复活,会不会震怒之下搜寻他的下落,一路找来疗养院呢,没想到这护送队一拉病人,直接把人达克赛德的爸爸拉来了!
    卢瑟拼着腿软也要进急诊室,强装镇定地开口:“院、咳,院长……”卢瑟一开口才发觉自己声音都变调了,轻咳了一下说,“这怎么说都是病人,不能就不管吧,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看地下层其实挺大的啊,住一个他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领队都那么说了,总得卖个面子吧。”
    他又看向领队,暗示:“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性格怎么样,如果不太好的话,万一伤害院长怎么办?”
    领队见卢瑟是个知情者,连忙统一战线,保证说:“你放心,任何疗养院的病人,都无法在疗养院内做坏事。只要他还在欠债期内,他就得老实还债。”
    基本意思就是说,放心,只要由迦可汗还不出钱,他就得乖乖当个小保安……
    卢瑟喜过望外,转头劝道:“院长,你看他还蛮可怜的……”卢瑟忍着恶寒,说,“你就忍心不管吗?”
    但他林哪里知道卢瑟和领队暗打了什么机枪,他原本就不可能放着患者不管的,又听两人苦苦劝说,叹了口气,忧郁道:“我也只是在发愁,等他醒了要怎么安排岗位……既然你们都这么推荐,那就保安吧!刚好也不用愁员工宿舍了。”
    卢瑟这般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都差点绷不住自己的表情管理,心道:
    之前还希望达克赛德最好永远别发现自己,现在反倒期待他找上门了……
    领队和卢瑟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也嘿嘿笑起来了。作为可能对疗养院本质和现况最了解的人,他哪里会不知道院长还有卢瑟招惹来的小绿魔以及达克赛德这两个麻烦?要不也不会这么猴急猴急去起源之墙上把黏在上面、快翘辫子的由迦可汗揭下来了。
    达克赛德来就来呗,关门放你爸,你就说怕不怕!
    ·
    电梯、研究室等竣工以后,但他林又一次迎来了暂时的悠闲期,每天除了盼着新的吸血鬼员工快来以外,就是看着一、二号楼之间的空地为难。
    按照原本的计划,他是想要在这里修建员工宿舍的,可是疗养院的人流量问题日益严峻,新的吸血鬼又迟迟不来,问不出那个拓展地盘的关键。如今正是地盘紧缺的时候,他不得不考虑,如果收支情况继续恶化的话,就得更换计划,在这片空地盖三号楼了。
    倒是卢瑟的小型水电站目前已经初步实现一号楼的供水、供电,直接省下了一半的水电费,但他林又存了将近四十万美金,在修不修三号楼这个问题上陷入纠结。
    这个时候,新来的保安由迦可汗迈着愤懑地步伐路过,但他林从放空中收回神,唤他:“小佐啊……”由迦可汗这个名字读起来就像在喊太阳王、英格兰王一样,但他林老感觉怪怪的,索性和小多他们一样,取了名字的缩写作为昵称,“你帮我想想,你说我是盖三号楼好,还是不盖三号楼好呢?”
    由迦可汗内心的怒火都快爆炸了。
    想当初,作为天启星的神明,谁不敬畏他、恐惧他,就是宇宙的起源,起源之墙,他也是闯过、又靠自己的力量挣脱下来过的。整个宇宙有谁能和他一样,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他是宇宙的终极暴君,就是让无数维度恐惧的达克赛德也不过是他的子代之一,看到他亦是无比畏惧!可这小小的疗养院,这小小的人类,却偏偏比起源之墙还要厉害,竟然能迫使他不能做出任何坏事——就是随地扔个垃圾都不能!
    现在!他居然还要被询问建不建屋子这样愚蠢的问题!
    由迦可汗暴躁地攥住拳头,头一次为自己明明已经从起源之墙上挣脱,为何还要再闯一次起源之墙而后悔。
    但,不,就算是时间倒流,让他再选一次,他也一定会为了揭开宇宙的起源之谜,而重新闯入起源之墙。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驱使可以将他从起源之墙上揭下的幽灵骑士队,又能将几乎被同化的他重新复活的院长,就更加让由迦可汗想要研究、看透了。
    他可以为此暂且忍耐。
    由迦可汗憋了半天,才勉强心平气和地考虑了一下小院长的问题,吐出一个字:“盖。”
    但他林:“啊,可是,如果盖了,新的吸血鬼们来了,我们解开了如何扩充空间的秘密,那就可以直接在古堡的基础上加修诊疗室啦,那在这里建的三号楼岂不是浪费,原本这里可以建成员工宿舍的……”
    由迦可汗:“…………那就不盖!”
    但他林:“可是,不盖的话,马上就要因为不能满足人流量的压力而收支失衡了,到时候就得每天倒赔钱……”
    由迦可汗:“………………”
    卢瑟恰好拎着油漆桶路过,看到这一幕不由地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看着吧……再厉害的反派又怎样,反正到头来,谁都逃不脱院长的魔爪!
    由迦可汗敏锐地捕捉到身后投来的目光,猛地转身,一眼便看到提着桶的卢瑟,对自己露出“对,我就是看戏,你又奈我何”的表情,根本就是仗着五十五年的合约,无法无天了。
    由迦可汗赤着眼咬牙片刻,伸手扶住还在喋喋不休的小院长的肩,慢慢把人转过来:“看,院长。”
    由迦可汗冲着卢瑟狰狞一笑,附在小院长耳边:“那不是小卢吗,他头发怎么乱七八糟的,院长你帮他梳梳吧。”
    卢瑟:“……”
    你……反派何苦难为反派……!
    卢瑟差点扔了桶就要跑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刺穿下班后渐渐安静下来的疗养院,但他林如听催命:“又来了,又来了!”
    付不起医疗费的人!
    卢瑟却是如蒙大赦:“院长!急诊!”
    “来了来了,呜!”但他林悲伤地跑向急诊室,卢瑟和由迦可汗对视一眼,都觉得自己身为疗养院一员,非常有义务去探望一下这个倒霉蛋,不是,这个可怜的病人,当即也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情况不算太糟,就是掉进王水里被腐蚀得差不多了。送塑身室重做个身体吧!”鬼医生已经在急诊室下诊断了,两个鬼护士抬起担架就往五楼飘。
    但他林跟在后面探头探脑:“王水不是透明的吗,这……怎么又是白又是绿又是红的……”
    这配色,怎么听起来那么让人不安呢?但他林在心里嘀咕。
    …………
    杰基曾想过,如果上帝是仁慈的,为何要让他这样正直的人经受苦难,难道他行正义之事的回报,就是摔入满是酸性化学物品的大桶,变成一个有着惨白面孔,绿发绿眼,脸上永远只能带着大到诡异的笑容的怪物?
    他或许能够不相信上帝,但他却不能不相信正义,即便遭逢一切苦难,他的正义感也从未因此而扭曲,他坚定地披上鲜艳的衣服,戴上软帽,将自己的天赋用以打击罪犯,而允许他说一句自得的话,他觉得自己迄今为止做的还不错。
    所以究竟是为什么,上帝还要让他再重复同样的苦难两次,仿佛不把他摧折,就不愿放过他?
    视线彻底模糊之前,他听见有马蹄声踩溅着积水哒哒而来的声音,马儿的响鼻如同将要载他下地狱或是上天堂的前奏曲。粼粼的水面上倒映出银白的光芒,像是有匹好奇的幽灵马正探着头打量他,那些垂落下的银色丝线便是它的鬃发。
    天,他竟觉得临死前看到的这副画面带着一种奇异瑰丽的美感。
    那些刚刚从胸膛中和着痛楚一道升起的愤懑不满,奇迹般的抚平,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心灵上的平和,仿佛知道这匹马将带他抵达一个能让他重新获得心灵的力量的彼岸……
    …………
    一片缤纷的光从杰基眼底掠过,惊醒他的同时发出冷硬的机械提示声:“塑型结束,已将义体调节为记忆原型。”
    “请患者自行进行细节修饰。”
    什么意思……?杰基迷茫地低下头,顿时吓了一跳。他原本该被王水融化的不堪入目的身体甚至衣服,都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在他面前亮着一个半大的屏幕,里面正是他的投影模型,看起来很像他的女儿杜拉·丹特喜欢玩的游戏中,为角色塑造人形的界面。
    他颤抖着抬起手,几乎迫不及待地对着多年过去、几乎已经习惯的面孔一阵调整。他将自己的头发与眼睛恢复成记忆中的颜色,让自己的面孔重新变得健康有血色,最后将轻轻将唇角过于夸张诡异的弧度慢慢拉下。他的双唇颤抖着,嘴巴露出一个正常的、悲伤的弧度。
    杰基想哭,又想笑,他看着自己的模样,一动不动了半天,最终露出一个坚定地神色。
    他将头发与眼睛重新调回绿色,又将面孔的血色擦拭干净,只留下了能够自由表达感情的嘴唇。
    这就是我的选择。杰基在心里想,不是我的样貌决定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也不是痛苦挫折决定我的未来,适当的纪念有助于我记住曾经的初心,愿正义永不磨灭。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伸手推开狭小空间中的那扇门,想要见见救助了自己的恩人。
    刚踏入光明处,就听一声充满惊恐的尖叫:“啊——小丑——”
    但他林也是要疯了。
    他原本还只是为该怎么安排多半付不起钱的患者的岗位而烦忧,这会整个人都软了,虚弱地往后一倒,直接倒到脱下牛角头盔、换下绿色斗篷,穿上正义的保安制服的由迦可汗身上,另一只手更是紧紧抓着卢瑟不放,仿佛当下唯一能让他获得安全感的,就是保安小佐还有员工小卢了。
    但他林死命地把自己往后挤,边挤边呜呜对由迦可汗说:“你,你,快跑啊,你怎么不害怕!”
    由迦可汗站在原地,气都要气疯了,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瞪着从塑身仪器里走出来的那个小小人类,心说:
    我他妈……我,堂堂由迦可汗,宇宙暴君,你们人类惧怕的荒原狼是我的子孙,畏惧的达克赛德是我的儿子,小院长看到我抖都不带抖一下,还叫我小佐、问我盖不盖房子,你一个小小人类……!
    你凭什么就能让小院长这么害怕?!
    由迦可汗瞬间露出自己最暴虐、最令人畏惧的眼神,狠狠瞪向还在状态外的小丑侠:“胆敢吓到院长,我看……你就做个厕所清洁工吧!”
    但他林这回是真的腿软了,还好有由迦可汗和卢瑟扶着,哽咽着说:“你,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么跟小丑说话……小丑先生怎么能做厕所清洁工呢,呜呜呜呜呜……小丑先生,你,你要不要做个副院长啊?”
    ※※※※※※※※※※※※※※※※※※※※
    小丑侠:0.0?【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由迦可汗:@#%¥%……!@#¥!@¥%#我他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