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死后的事,除了惨变初级勤杂工以外,托尼没想到的还有很多。
    比如被迫穿上愚蠢的亮橙色工作服;比如堂堂钢铁侠,居然在收到广播通知前往修理医疗仪器时,被其他鬼员工们严辞拒绝,表示他“还没有机械学资格”,不可以触碰医疗仪器;再比如说……他没地儿睡觉。
    和其他鬼员工们不同,托尼拥有一具真实的身体,和所有人类一样,托尼需要进食、休息。进食还好说,他可以趁老自动贩卖机补货的时候拆几包零食、摸几瓶饮料填满肚子,但睡觉就不太好办了……
    托尼原本的打算是回之前的a001病房睡觉,但疗养院开业,病房正是人满为患的状态,哪有空床留给托尼。
    托尼大晚上的敲开但他林的门,特别凄惨地讲述了一遍自己的经历:“……所以我想问问,能不能在你办公室里过一晚?”托尼的目光扫过但他林红红的眼角,和办公桌上的纸巾,“你刚刚在看电影?”
    “是,是吧。”但他林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托尼放进办公室。他转身把电脑关了,进卧室拿了床毛毯出来,“你睡沙发还是打地铺?我可以给你铺个床垫。”
    托尼一屁股咸鱼瘫在沙发上,有气无力:“沙发就行,我现在只想睡觉。”
    他心酸地道:“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为了一万美金做初级勤杂工,靠临时贩卖机裹腹,还要睡其他男人的办公室……”
    但他林幽幽道:“那院长我为了给你省钱建塑身室,连零食都不敢买呢,一盒泡面分三顿吃……”
    他说啥了吗,还不是继续舔泡面汤底。
    两个男人相顾无言,过了半晌,齐齐愁苦地叹了口气。
    托尼瘫在沙发上,呆呆地想,他如何知道死后是这个下场?
    太穷了,真的太穷了,以后再也不敢死了!
    但他林转身,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摸出一张小卡片,递给托尼:“这是我让跟屁虫给你办的。”
    跟屁虫就是那台老喜欢走哪都跟但他林后面的医疗机器人。
    托尼:“这啥?”
    但他林郑重把卡片塞进托尼手里:“你的工资卡啊,好好保管。”
    “……”托尼差点硬汉落泪,“我又没有工资,给我这个管什么用?”
    但他林:“谁说你没有的。我可以每个月末,给你先拨300,让你听个响,然后再扣回来嘛……”
    托尼:“……”
    ……你他妈的是魔鬼吗!!!
    ·
    不管但他林魔不魔鬼,反正托尼晚上还是在院长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下了。
    他睡得并不安稳。作为骨灰时他并不需要休息,以至于托尼差点忘记,那些每夜袭来、从不曾放过他的噩梦。
    从天外而来的外星军队横行地球,将天空撕开狰狞的口子。无数人的尸体堆在皲裂的道路上,长相丑恶的外星士兵发出刺耳厉鸣,将武器捅进无辜者的身体。他的同伴们就躺在尸山尸海之中,黑寡妇美艳的脸蛋僵硬冰冷,美国队长死不瞑目的眼睛同他四目相对,像是在指责他为何不能做得更好,为何守护不了自己想守护的人。
    “嗬——”托尼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重心不稳,一跟头栽倒地上。
    “怎么回事有小偷吗!?”
    卧室门瞬间被踢开了。
    但他林咚咚咚冲出来,皮卡丘睡衣皱巴巴,小卷毛蓬乱,手上还攥着一盏台灯。
    但他林眼神机警地扫了一遍办公室,奶凶的神情才松软下来:“吓死我了……哈哈!你怎么掉地上了啊托尼。”但他林扔开台灯,把托尼扶了起来。
    骨灰先生同意以劳还债后,在职工表上登记的名字就是托尼,当时但他林还调侃了几句对方难怪会喜欢钢铁侠。
    “……呼。”托尼精疲力竭地揉了揉额头,从地上爬起来,坐回沙发,“噩梦而已。没事。”
    他咬了咬腮帮,压下自己的身体因为焦虑而引起的战栗:“你回去睡吧。”托尼重新躺回沙发上,以证实自己确实没什么事,“明早九点还得上班呢。”
    对,已经不是能睡懒觉的日子了!想到今天下班时,账户上空荡荡的结余,但他林顿时没了管闲事的心情,唉声叹气拖着台灯回了卧室。
    托尼的员工休息室需要建,诊疗室的医疗仪器需要升级,诊室外排队现象严重……也许我应该开放第二层了?但他林缩在被窝里计划着明天要干的事,渐渐重新陷入沉睡。
    刚打出一串小呼噜,卧室外:“哐!咚!”
    但他林再次从床上一跃而起,凭借多年帮经纪人守卫公寓的本能,第一时间抄起才重插上线的台灯踹门出去,大叫:“怎么回事这次是不是小偷了!”
    他垂头一看,刚躺回沙发的托尼不知何时又一次栽在地上,脸色状态比上一回还差,手掌攥着胸前的衣服艰难地喘气,像条濒死的鱼。
    但他林吓了一跳:“哇!你这……我给你叫个急诊吧!”他匆匆帮托尼扯开领口的扣子,又去打开了办公室的窗户。
    托尼:“……!”
    就冲着但他林这句,托尼拼死都从口中挤出话:“别叫!是应激……!”
    ——谁他妈知道这儿急诊要多少钱!!
    但他林这岔打的,托尼喘了一会后反倒是缓过劲儿来了。
    不过但他林扶起托尼的时候还是说:“你要不明天去趟精神病学诊室吧。”
    托尼开始是本能地想要攻讦“精神病”的说法,随后想起这间医院种种不科学之处,心道:说不准他们真能治好?
    转念再一想诊费……
    托尼:“拉倒,没钱。”
    打死不乐意再花一分钱的托尼,硬是靠蹭全科诊室的咖啡三宿没睡。
    第四天,他终于没撑住,给心脏病科室的玫瑰盆栽浇水时不慎浇到了追心机,造成追心机当场爆炸,被愤怒的鬼护士扛进了院长办公室。
    托尼灰头土脸坐在沙发上,捂脸:“你直说吧,这东西值多少钱。”
    原本他还想救救的,火被扑灭后一看,仪器整个儿就剩个焦黑的空壳了,手一推,壳都裂了一地。
    但他林和托尼一样痛心疾首,毕竟他现在开院其实全靠啃旧医院的老本:“这可是三级的仪器呢,连原机带升级,重弄得要三万美金……”
    三万美金,再加之前的一万医疗费,托尼原本两年零九个月的劳工时间,秒变十一年零两个月。早知道还不如去趟精神病学诊室,再贵也贵不到三万啊!
    但他林呜呜:“今、今天才回笼的三万资金……”
    他还以为自己终于能开始攒钱了呢!
    都是梦,是烟火,砰地一响就打水漂了。
    托尼瘫在沙发半晌,猛地一拍大腿,坐起来恨恨道:“妈的,还怕啥!明天我就预订诊室!”
    他刚刚被鬼护士抓来的时候问过价了,一场心理咨询也不过就是九千美金而已,满打满算十三年零八个月就还清了。
    十三年零八个月和十一年零两个月差很多吗?
    托尼自暴自弃地用毛毯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
    《恐怖之夜》剧组离开疗养院后,只调休了一天,就正式开始了拍摄。
    疗养院里度过的那五天五夜,给每个人留下了深刻难忘的记忆。以至于很多时候,演员们几乎不用太过费力,就能轻易入戏,拍起来特别真实。导演原本还因为回到家都睡不好觉而懊悔,看到拍出来的片子顿时又乐了,特地挑选了几条取材于疗养院、恐怖气氛营造的淋漓尽致的宣传照,用剧组官推艾特但他林。
    除了导演以外,其他的演员或多或少也都抱着敬意,和或许未来还会打交道的心态,偶尔艾特几下但他林,搞得一直关注这部电影进展的粉丝们还以为但他林是新演员,很是在但他林的推特下热闹了一番,询问为啥小哥哥不出来营业。不过后来演员们发觉但他林并不回复推特,便渐渐降低了频率。只有戴维,一直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天天都要艾特一遍但他林,偶尔还会在自己的推上安利安利但他林原本乐队的作品。
    粉丝们被弄得迷茫又困惑:
    【??什么时候见戴维发推这么勤过,‘今天吃了煎蛋’也有必要发个推艾特一下人家吗??】
    【什么鬼,一开始看到全剧组包括官推都关注了这个dan,我还以为这是《恐夜》新入组的演员,现在看看……怕不是戴维老树开花?】
    【戴维不老好吗!!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你看看他的大胸肌!看看他的翘臀!看看他的蓝眼睛金头发,你怎么能说戴维老?】
    【不是,这个dan到底和戴维什么关系啊?要说是戴维的追爱对象,那剧组又艾特他什么?】
    戴维每天认真拍戏,也就早起的时候会抽时间兢兢业业艾特一下但他林,意图刷个脸熟,剩下的时间忙的不行,最开始还不知道网上兴起的这场猜测,还是后来某天拍摄结束,导演特地留下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慎重道:“戴维啊,你看看人家推特下的评论……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出个声吧!”
    导演离开疗养院后查过,但他林早就和娱乐公司解约了。现在之所以不回推特,说不准就是处于退出繁华、隐居静修的状态。戴维这么给人家招惹注意,要是反而惹怒对方,和人家结仇那可就不好了。
    戴维困惑地接过导演递来的手机刷了刷,迅速瞪大了眼睛,赶忙登录自己的账号,发了条新推。
    【david.black:请大家不要胡乱猜测,@dan是我最近认识的人生导师,事业的启明星,在我的演技提升方面帮助良多,我也因此有幸获得了长足的进步。敬请期待我在《恐怖之夜》中的表演,点此链接关注官方推特……】
    很快就有粉丝刷到这条新推,纷纷震惊,留言道:
    【天,竟然能教导戴维演戏,这一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
    【为什么我搜不到他的作品……不过我看了戴维安利的乐队公演录像了,小哥哥非常帅,我已经是他的颜粉了!】
    【我去他原本乐队的其他成员推下问了他的消息,所有人都讳莫如深。一定是有大安排!】
    【乐队解散以后,其他队员都单飞成功,最近陆续和原公司续约了。只有小哥哥一个人没有传出相关的消息……也不知道是哪个公司能争取到这支潜力股!】
    【能被戴维这种千年不爱发推、刚正不阿到几乎惹人厌的人这么力赞,能争取到他的公司一定非常幸运。】
    【好想知道是哪家公司能够幸运的和小哥哥签约啊……】
    幸运地和小哥哥签约的公司没有,才和但他林解约的倒有一个。
    但他林的原公司fly娱乐被顺藤摸瓜找上门的粉丝们搞懵了,网上一查,这个因为争取不到什么作品、几年来一直默默无闻的小吉他手居然还真挺火的。fly娱乐的公关经理立即亲自致电了但他林,询问对方是否有意重闯娱乐圈。
    但他林接到电话时,正在办公室里哭唧唧的看账:“……不用了,谢谢。”
    呜!但他林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他倒是想重闯娱乐圈啊!可是这疗养院一开起来他就根本没法关。如果要关门,就意味着他得取消所有的预约,每取消一次就会倒扣一百美金。别看他每天收支只能勉强持平,好像很寒酸的样子,事实上以疗养院目前的人流量,他如果取消预约,分分钟就能让他背上几十万的外债……
    面对经理热情且真挚的邀请,但他林只能坚强地说:“……我没有意向,谢谢您的电话。”
    经理又劝了一会,见但他林好像很坚定的样子,只好遗憾地挂断了电话。
    话筒一放,但他林就一把抓起了手机。
    他登上推特,看了眼暴增的粉丝量,又刷了刷评论,不禁心痛哽咽起来。
    托尼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身心俱疲地回到院长办公室,刚在沙发上躺下,就听卧室里传来一声高亢、饱含情感的吟诵:“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曾看过医院账单的托尼,吓得从沙发上翻下来,还以为小院长终于承受不起贫穷的打击准备跳楼了,想也不想一头冲进卧室:“不要想不开啊——我们死不起啊!”
    ·
    虽然但他林一直不清楚疗养院的病人都是哪儿来的,但正如他所说,每天疗养院来预约的病人确实相当之多。
    托尼早先约的精神病学诊室,等了两天都没排上他号,还是但他林和跟屁虫商量了一番,用院长特权加了个塞,才让托尼在第三天傍晚抢到最后一个空位。
    预约挂号的时候托尼特地去的院长室,对着员工列表看过了,挑选的履历最优秀(换而言之也就是白吃白喝时间最久)、治愈率高达100%的精神病学医生。也就是说,只要他踏进这件诊疗室,那些困扰他的噩梦就必定会成为过往云烟。
    托尼站在门口,深吸了口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医生,我想聊聊——”
    原本慈眉善目的鬼医生“砰”地合上手里的记录本,十分不善地站了起来:“聊聊你的工资。”
    托尼:“???”
    他下意识往后一退,就听身后的房门无风自动,咔哒一声关了起来。
    鬼医生抱臂环胸,胸膛气球似的迅速鼓涨起来:“凭什么,凭什么你有工资?你一个月能拿300$,这么高的薪水,你居然还要求加薪!我在院长办公室门口都听见了!!”
    鬼医生气得飞起,冲着懵逼的托尼鬼吼鬼叫:“我要工作一百年,没工资都没要求加薪!你凭什么!”
    原本空荡荡的诊疗室里渐渐飘进越来越多的鬼魂,估计所有没被抓的幽灵都来了,全部面色不善地瞪视托尼,显然是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和鬼医生一样,都愤愤不平地抱怨、责怪起来:
    【凭什么!】
    【不公平!】
    【300$一个月!这么多!天哪,简直就是巨额工资!】
    但他林在办公室喝泡面汤,等了好久才等到托尼回来:“怎么样?”
    托尼头发凌乱,眼神中充满了对人生的怀疑,遵循本能习惯在沙发上后,才迟疑地开口:“你觉得……300美金的月工资,高吗?”
    但他林抱着只剩汤的泡面,幽幽道:“院长还没有月工资呢……这个月到今天总进账就300……”
    但他林拿起手机点了点:“喏,现在全打你工资卡上了。”
    托尼腰间,疗养院发配的传呼机滴滴响了两下,托尼摸起来一看:
    【收到来自院长但他林的拨款,当月工资:300$】
    但他林继续幽幽地看着托尼,道:“现在,你就是本院最富有的人了。”
    ——疗养院首富!
    没等托尼品完个中滋味,但他林又低下头,在手机上拨了两下:“过完瘾了吧?行了,扣回来抵债了。”
    托尼:“……”
    我他妈重新富起来的时间好短啊!!
    呸!不对!300$就算首富了吗!?
    这首富也太没含金量了吧!
    曾经面对庞大的斯塔克企业时都未曾有过的责任感,突然油然而生,沉重地压在托尼心上。
    托尼凝重地挺直腰杆:“听我的,院长。咱们不能再这样了,我们得想办法赚钱……”托尼说到这里,不禁心酸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说出‘得想办法赚钱’这种话,“明天我们就去底下的诊疗室研究一下,看看是不是把二楼病区开放——”
    警示的鸣笛刺耳响起,打断托尼的话:“滴——紧急事件!接到全身粉碎性骨折患者,疗养院骨折病房未开放,是否遣送回家?”
    托尼和但他林齐齐看向办公桌电脑上的监控,两个鬼护士匆匆抬着一道担架进来,托尼一眼就瞧见担架上垂落下的黑披风,和对方头顶两只已经破损的猫耳。
    “不遣!不遣!”托尼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见到这个人会如此激动。
    他扑到电脑桌前,如同几年没开成张的黑店店主,终于瞧见了只无辜路过的羔羊般眉飞色舞,喜上眉梢。
    托尼扒着电脑,声嘶力竭地透过音响对着鬼护士大喊:“别让他跑了!快把他弄进来!”
    来啊!变穷啊!
    ※※※※※※※※※※※※※※※※※※※※
    托尼【边哼歌边说】:穷不能只穷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