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文学 > 七十年代餐饮大王 > 一百二十八章
    俞向安感觉自己在梦里面挣扎, 身边一片漆黑,身上有什么东西覆盖在身上,她想要睁开眼睛,睁不开, 薄薄的眼皮上面像是压着一座泰山。
    身边很安静, 或者说太安静了, 安静得让她有些恐慌。
    这是噩梦吗?
    怎么还不醒来。
    俞向安想看看自己到底怎么了, 对呀, 她到底怎么了?
    她努力的回想,哦, 她想起来了,她和林川柏年纪大了, 也活够了,应该是死了吧。
    可是死了,为什么她现在还有思想?
    这是死亡吗?
    在一片黑暗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像是处在宇宙虚空,漂浮不定。
    不……好像还有点别的东西,是什么?
    俞向安凝神细听,那声音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是什么声音?
    她精神一震,不是只有一片虚无就好。
    医院里, 张君梨激动的站在病床前, 看着医生给她小女儿检查, 女儿成为植物人已经超过一年了, 一开始没有醒, 医生说她再醒来的几率很小,可以说得上奇迹,但是再奇迹,张君梨也不愿意放弃。
    人的大脑那么神奇,指不定只是当时女儿没有反应过来,过一段时间好好养养,女儿就好了。
    她不会放弃的。
    奇迹这个词存在,就说明发生过,她查过其他的病例,真的有其他植物人在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昏睡途中醒来,虽然几率很小很小,但是谁能说自己女儿不是下一个的奇迹。
    植物人的护理费用也不用她发愁,他们自己家能拿的出来,还不用他们拿,因为小女儿和另外一个好心的小伙子护下的那小女孩家里有钱,十分恳切的表示医药费是他们应当付的,不管怎么治,只要能治好,不管多少费用都是他们出。
    那一栋商业楼都是人家家里的,那可是在繁华区域,多亏了这两个人,不然他们家的孩子那么小,那厚重的广告牌掉下来,估计要当场毙命。
    这给了张君梨一个安慰,女儿做好事好歹救的不是一个白眼狼。
    事情的始末他们都从监控中看到了,小女孩在自己店门口那里玩玩具,结果上面的广告牌突然松动掉了下来,在这危机的时刻,两个人冲过来护住她,结果没有及时离开,被那厚重的广告牌砸中了头部,小女孩只是受了些惊吓,但是两个年轻人齐齐的失去了意识,几度病危,经过医生的艰难抢救,生命体征才稳定了下来。
    只不过他们的意识一直没有苏醒,现在两个人在同一个病房里面,用一张帘子隔开了两个空间,他们女儿在右边,另外一个小伙子在左边。
    在病床上无知无觉的谈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两个都瘦了。
    看着清瘦了的女儿被医生检查着,张君梨难掩激动。
    刚刚她在帮女儿洗脸的时候,察觉到了女儿的一些反应,她的眼珠子转动了!眉头皱了起来,手也无意识的抽动了一次!
    她立刻就去跟医生说了。
    眼珠子转动偶尔会有,但是皱眉这可不常见,两个一起出现,脸上似乎有些挣扎,这是不是代表着女儿再挣扎着醒来呢?!
    她紧张又期待。
    医生检查了一番:“这是个好兆头,有反应就是好事,这段时间仔细观察。”
    他交代护士:“有什么及时通知我过来。”
    张君梨差点喜极而泣。
    然后他又去隔壁的小伙子那里检查,现在看上去他还是老样子,对外界的刺激没反应,像是睡着了。
    张君梨跟大家说了这个好消息,下班后,俞向安的大哥大嫂、大姐还有爸爸都过来了。
    轮流在旁边跟俞向安说话。
    俞较方站在床边絮絮叨叨:“小安,你还躺着做什么?爸爸现在不反对你去开你的餐馆了,但你要是不想做,可别怪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听到了没有?快点醒来告诉我。”
    大哥俞朝阳说的是,“小妹你别睡了,睡的够多了,你看你不是一向都爱美的吗?我跟你讲你现在的样子变丑了很多,要是再不醒来的话就更丑了,快点好起来,多吃点好吃的补一补。”
    大姐俞应夏也在说,“小妹我跟你说,你姐我交男朋友了,你知道吗?你说我要是交了男朋友一定要你把关,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
    说完了他们还去旁边跟那病床上的小伙子也说几句话。
    这是个可怜的,没有亲人了,在医院里除了护士就他们会和他说些话。
    这也是好心人,好心人不应该没好报,所以有什么他们会一起看着。
    护工是有,但是护工拿钱办事,有的时候会没那么细心。
    遗憾的是,他们说了一通,病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反应。
    俞应夏有些失望:“怎么现在我们跟小妹说了这么多,她还是没反应呢,妈,你看到的不是错觉吧?”
    张君梨狠狠拍了她一下:“呸呸呸,说什么不吉利的,怎么会是我看错了,估计是你妹妹累了,我们多跟她说话,她肯定会醒的。”
    大嫂一直看着俞向安,看到她眼帘颤动,立刻惊呼:“你们快看!”
    病床上,苍白着一张脸的俞向安眼珠子滚动了一下,眼帘似乎想要掀起,却始终没有睁开。
    黑暗中,俞向安被吵醒了,她好像听到了一些声音,但是她听不清,声音太小了,他们在说什么?
    俞向安努力的想要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不行,就像是隔了一个房间,旁边有人在用气音说话,声音小的一不小心就会被忽略。
    声音能不能大一点?不等她听清,声音消失不见了,俞向安失望,这些声音还会再出现吗?
    因为俞向安的这反应,大家都惊喜了,约定好每天都过来跟她说话。
    对俞向安来说,隔了一段时间,声音又出现了,俞向安凝神细听,现在听的声音好像大了一些了,虽然还是听不清楚,但是她现在安心了一些,这些声音还会出现的话,就说明就算她现在听不清除,下一次声音会更清晰,她迟早能够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俞向安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要急,那种有人在跟你说话,但是偏偏信号紊乱,只能听到一片杂音,什么都听不清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在一片黑暗中,俞向安没有时间概念。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有的时候她好像在“睡觉”,有的时候她会醒来听到一些动静。
    感觉过去了很久,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俞向安现在已经可以听到个别字眼了,比如妹妹、比如女儿、快点醒来等等之类的话。
    因为这几个字眼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
    这些字眼连在一起,让她心里都颤抖了起来。
    ***
    病房里,张君梨现在每天都守在病房等候着奇迹的发生,女儿对外界的反应越来越大了,尤其是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她对外界的反应越来越明显了,医生对现在的情况也表达了乐观。
    她今天来到病房,照例跟女儿说话,“你开的那个餐馆有人去问什么时候营业了,你的租约签了一年半,现在店面还在那里没动,你可要快点醒,不然到时候到期了,那地方我和你爸可不会去续租的……”
    也说到了隔壁病床的林川柏。
    “昨天医生也给小伙子检查了,情况也越来越好了,小伙子和你都一样,福大命大,快点醒来,躺在床上你们也觉得没意思对吧……”
    说着说着,有人来了,是一个有着亚麻色波浪卷发的女人,带着个小女孩,这小女孩就是俞向安和林川柏救下的孩子。
    周舟带着果篮过来,还带了两束花,分别插到床头,清新空气。
    看到她们,张君梨脸上露出复杂的笑容。
    身为一个妈妈,女儿躺在床上对外界失去感知成为植物人,她当然是会迁怒的,但是她能怎么办呢?
    这是女儿自己主动去救人的,她希望自己女儿做一个好人,但那是在不牵扯到女儿自身安危的情况下,说到底,她是一个自私的母亲。
    如果可以重来,她不会让自己女儿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小女孩甜甜的叫了一声:“姐姐哥哥,你们快醒来吧,妞妞还没有跟你们亲口道谢,妞妞很感激你们,谢谢你们救了妞妞。”
    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话,听的张君梨忍不住眼角一酸。
    这句话,俞向安听清楚了。
    她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能听到声音的时候,每天听他们说话,都不由得高兴起来。
    她现在已经对自己的情况有了解了。
    万万没有想到,她还能听到爸妈他们的声音,她们在叫她快点醒来,俞向安也在努力,她现在是植物人状态,她想要睁开眼睛,笑着看看他们。
    对他们来说,她在床上睡了一年多,而对她来说,已经几十年没有见到他们了。
    她想要笑着对他们说:我回来了。
    所以别难过了。
    另外俞向安也从他们的嘴里知道了林川柏的信息,他就在隔壁,用一道窗帘挡着,和他一样的状态,也是植物人,而且这段时间反应跟她一样,越来越乐观了。
    这让她安心了起来,看样子他们又一起回来了。
    听着小女孩的稚嫩嗓音,俞向安在心里回她:“你好啊,我听到了你的道谢了,以后玩耍要小心呐。”
    林川柏也听到了小女孩的声音,嘴角抽动了一下,手也仿佛在用力。
    只不过用力之后,他的手还是没有抬起来,力气已经用尽了。
    他刚有意识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住了,他思考这是哪里,这就是死亡吗?
    他想要进去自己的空间,但是进不去,他大喊,没有反应,他还是在这空荡荡的黑暗里,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他的药园空间应该是与他绑定的,现在他不能进去,一个可能是那空间不见了,第二个可能就是他已经死了。
    林川柏更倾向第二个可能——他已经死了。
    问题是,死了怎么还能思考?
    难道真的有鬼魂吗?
    那怎么没有黑白无常带他回地府?
    如果没有死的话,其他人呢,儿子女儿他们哪里去了?
    他慢慢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
    像是在冬眠的频率。
    奇怪,真是奇怪,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
    慢慢的,除了心跳,他听到了别的声音,他耐心等待,然后,他听清楚了别人在说什么。
    是他没有印象的声音。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自己就是他们嘴里的那个“小伙子”,而另外他们经常挂在嘴边说的“小安”,也是他最熟悉的那个人。
    他们回来了。
    这些人是她的家人。
    林川柏想到这里的时候,感觉自己和向安可能在某一世拯救了人类。
    不然这样的好事,怎么还会有第二次?
    不过他心里也有些忐忑,他回来了,那么向安呢。
    她醒来的时候,是原来二十多岁的她,还是跟他一起到了某个平行时空过了数十年的她?
    ***
    等到俞向安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距离周舟她们母女过来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当时张君梨正在帮她剪指甲,一边和她说话:“你的指甲又长了,看看你的手,比原来白了那么多,你醒了要是看到自己这肤色肯定会高兴吧,女孩子家家的,白一些好看,但是妈妈还是觉得有点血色健康的那种更好看,晒得古铜色,健康一点,太白了看着不健康,等你好了多去外面晒晒太阳……”
    “妈,我、会、的。”她用气音一字一顿的说着话,当时张君梨剪指甲的手就是一抖,愕然抬起头来看着女儿,看着女儿努力勾起的嘴角,忍不住上手去摸了摸,随即滚珠般大的泪珠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她粗鲁的用手一抹,扯开嗓子就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我女儿她醒了!”
    她自己就是外科医生,这时候却忘记了,她按一下铃就可以叫人过来了。
    她这一嗓子,喊了医生团团把她围住,做了一些检查,每一个植物人在在成为植物人之后的苏醒都是奇迹,时间越长苏醒的几率越少,她躺在病床上一年多,时间不短,算是一个小奇迹了。
    她现在说话困难,医生问她,就用眨眼间来表示是否。
    张君梨在外围站着,她也是医生,但是外科医生,这不是她的领域,她不能打扰他们。
    俞向安隔着医生看着她,弯着眼睛笑了,没多久就眼皮子打架,医生看出来了,让她先睡。
    “你现在刚醒,身体还很虚弱,想睡就睡,别勉强,你放心,你的情况很乐观,别给自己心理压力。”
    没多久,俞向安就又沉沉睡去了,但是张君梨现在的心情跟原来完全不一样。
    她感觉自己坐在云霄飞车上!
    穿越云霄,看尽山河壮丽,心里有无限柔情。
    她的小女儿,真的醒了!
    大家出去病房说话,不打扰俞向安睡觉,一出去,张君梨就双手合十,本来她不信神佛的,现在她什么神佛都拜,“阿弥陀佛,观世音,上帝,感谢你们保佑,谢谢,谢谢!”
    她女儿终于醒过来了!
    这时候她反应过来了,立刻打电话给俞较方他们。
    俞较方接到电话立刻出发过来,看着在床上睡觉的小女儿,俞较方也忍不住擦了擦通红的眼角,拍了拍张君梨的背,安慰她,“小安现在醒了,医生也说没事了,养养就好了,养好了又是一个好汉。”
    虽然有些可惜不能亲眼看看女儿醒过来跟他互动,但是女儿睡一觉就醒了,他在这里等等,迟早能看到的。
    俞朝阳看着妹妹那消瘦的模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
    林川柏是在俞向安醒来的第二天睁开眼睛的,他看着天花板的雪白,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侧过头看着病床那边。
    窗帘在俞向安苏醒的时候就撤掉了,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扭头,但动不了,身体僵硬。
    正对着他这边和女儿说话的张君梨看到了,哎哟一声,这回她记得了,按铃把医生叫了过来。
    “隔壁的小伙子也醒了!”
    俞向安慢慢的扭头,看着他,视线对上,眉眼弯弯。
    真好,是他/她!
    两个人的眼神十分有默契,一触即分。
    一开始他们不能表现出他们的熟稔,他们现在可还是陌生人状态,没有理由认识。
    他们两个接连醒过来,有不少人过来围观。
    这一层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失去意识的植物人,有的人放弃了,也有的人跟张君梨他们一样还在坚持。
    他们想要来讨福气,希望他们的家人也能跟他们一样苏醒。
    周舟也带着女儿妞妞也来了,妞妞来到先拉着俞向安的手:“姐姐,妞妞听妈妈说你醒了,你和哥哥都醒了,妞妞有句话一定要跟你们说,妞妞很感谢你们哦,以后我也会一直、一直记得的!”
    周舟也郑重的表示了感谢。
    俞向安摇头:“那是下意识的反应,是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等她们走了,张君梨感慨:“幸好你们救的人是有良心的,那时候你们出了事,是他们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没耽误时间,及时给你们做手术,这一年多来,没少花钱。”
    俞向安笑了笑,没说话。
    她现在也了解了更多,原本妈妈是外科医生,平日里很忙碌,但是现在妈主动调去了比较清闲的部门,这样子才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她。
    妈妈是很喜欢她那份工作的,现在调走了,工作内容也变了。
    爸现在还在打理着中医馆,同时还在学习,想着自己能多学一点,也就多懂一些,或许能够帮到她。
    还有大哥大姐,都在医疗系统,这行有多忙俞向安是知道的,但是这么长时间了,每周都会过来看看她。
    俞向安是用尽了自己的自制力,才没有失控的哭出来。
    年纪大了,经历的事多了,就是有这点好处,对自己的情绪管理能力比较强。
    “妈,我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错过了好多,你跟我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张君梨眉眼柔和,“好,你想听什么,我慢慢跟你说,先跟你说说你姐吧,她男朋友说起来也跟你有点关系,她去问同学,她同学推荐了他,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
    俞向安给了旁边也在听的林川柏一个带着笑的眼神。
    这也是他迟早要接触的,现在多了解一些,以后更好过关。
    他们两个现在一点点的适应自己的身体,一开始还不会走路,慢慢的,跟婴儿似的从头学起。
    这还是幸好他们躺的时间都还不算太长。
    那些在病床上真正躺的久的肌肉都萎缩了。
    俞向安自从醒了以后心情一直不错,就算她要满满学走路,慢慢适应身体,有点痛苦,但是她回来了!
    她又见到了爸爸妈妈,大哥大姐!
    而且时间不是太长,她又回到了二十多岁的青春年华。
    年轻人的身体就是有活力,感受着身体一点点回复,她感觉到了年轻人的轻松。
    体验过年老的那种感觉,对比一下,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林川柏也是,两个人同进同出的,他们两个现在在张君梨他们看来已经熟悉了。
    一起复健的时候,经常一起鼓励打气,经常一起说话,这也不奇怪,共患难,一辈子有多少个人有这样的经历。
    林川柏和俞向安在没人的时候彼此交流,知道了另一个让他们很高兴的点,俞向安的游戏农场和林川柏的药园空间都跟着他们回来了。
    他们之前把空间的东西处理了一些,但是也添置了一些东西,就是想着万一他们还有其他的奇遇的话,那空间里面的东西就能派得上用场了。
    俞向安仓库里面有很多东西,有粮食、水、衣服、种子、药品等等,这些东西是防止他们出现在物资贫乏的世界和末世用的,和平世界的情况也准备了,比如钱,有人民币美元欧元等等,有几百万,还有字画、瓷器,更多的是金条宝石之类的硬通货。
    那些纸币不能用,因为编号可能会出现问题,到时候就成了做□□了,但是那些金子银子宝石他们可以用。
    去外地一趟,找个理由脱手就好了。
    这对他们来说很容易。
    因为他们两个的过份熟稔,张君梨有的时候会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话不多,可是他们说话的时候,话说了半截,她等着下半截呢,结果没了?!
    她没听懂,但是他们两个已经懂了,话说完了。
    难道这是她和年轻人的代沟吗?
    她和大儿子大女儿交流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啊。
    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这两个人还有其他的交集?
    俞应夏敏感一些,偷偷拉着她问:“你和那小伙子看对眼了?”
    她这话玩笑意味比较浓郁,结果妹妹一点没害臊,认真的点头,“对啊,姐,你看出来了。”
    俞应夏:???
    这是不是太仓促了点?
    “你认识他才多久,了解他吗?知道他的性格吗?”
    俞向安内心: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相濡以沫很久很久了,当然了解,当然,现在她只是笑着,笑的一脸乖巧:“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其实第一回见面我就有好感了,想要和他进一步接触了解,这样自然就知道他这个人了,你认识的人多,帮我把把关,观察观察他的品格?”
    俞应夏:“……”
    帮自家妹妹把关是没问题啦,但是为什么总感觉妹妹好像没把情况全交代?
    复健的结果很成功。
    有些植物人醒过来以后还有别的后遗症,比如反应迟钝、手脚动作不协调等等,他们两个没有这些后遗症。
    出院的时候,主治医生也说他们这种情况难得。
    出院这一天,张君梨特意去弄了火盘和柚子叶去霉运,隔壁小伙子没有家人,她也一起准备了一份。
    俞向安看了心里酸酸软软。
    以前妈妈是从来不弄这些的,她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俞向安乖乖的按照步骤去了,然后就近去附近的酒店吃庆祝宴。
    张君梨也邀请了隔壁的小伙子。
    共患难的交情,又一起康复,这缘分没的说。
    吃完了饭,各回各家,俞向安现在是爸妈的宝贝,什么活都不让她干,哪怕知道她现在已经没事了,俞向安也不急,在家里好好待着,安慰爸妈那颗悬着的心。
    她在家里待了小两个月,她出门爸妈才没有接连打电话过来。
    这时,林川柏已经去外地脱手了一些东西,手上有一些现金了。
    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先把房买了,不然他不好意思上门让人家把女儿交给他啊。
    对于张君梨和俞较方来说,现在的生活是久违的宁静。
    小女儿康复了,出院了,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重新捣鼓起了她的私房菜馆,大儿子那边不用他们操心,大女儿和她对象也是感情稳定,要说起来都成双成对,就差小女儿了。
    结果小女儿带着那“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小伙子上门了……
    俞较方:“……”
    这怎么这么突然,他家最后那颗仅剩的白菜也有猪拱了。
    张君梨看林川柏的眼神也是一变,看来之前她觉得有些不对劲是真的啊,两个那时候就看对眼了吧,她脸上还是笑着,但是转眼就拐着弯的打探起林川柏的底细来。
    这要是成了自己女婿,她总得要对他的情况有个底吧。
    这人没什么亲人大家都知道,但是除了亲人以外呢?
    结果还成。
    跟女儿是校友,刚买了对面新开小区的房,付了首付,虽然还在还贷款,但是他股市里有钱,还贷没压力,他还筹谋着再读一个研究生,读研期间,也不耽误成家生子。
    读书是好事。
    俞向安大哥大姐一个博士一个硕士,没办法,读医的,学历没几个低的。
    他们本来还想让俞向安也去读研的,她自己不愿意。
    现在未来女婿想要读研,他们只有支持的份。
    饶是林川柏在上门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也被花式盘问的额头冒汗。
    有些细节过去这么久了,他真有些不记得了。
    俞向安在旁边看着,随时“查缺补漏”,要是有什么年代久远想不起来的,就顺势转移话题。
    等到林川柏过关了,迎来的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眼神。
    俞较方也不吭声了。
    他还能说什么,女大不中留啊,这转移话题打量谁不知道呢,不过是觉得这小伙子人品可以,家底也不会让女儿咽清水白菜吃苦头,装聋作哑罢了。
    林川柏暗暗吐了一口气,和俞向安对视一眼,不禁都笑出声来。
    没有想到,他们这老夫老妻的还能再来一次毛头女婿上门的戏码。
    过了父母这关以后,他们两个就时常在一起,看在父母眼里,这是小年轻感情好。
    林川柏在看书,复习书本。
    他现在的水平别说研究生,带博士也没有问题,但是他之前的履历清清楚楚,他的这水平是怎么来的?要说多天才,之前这么长时间也没看他有多天才,肯定要给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
    他现在这跨专业是难,但到时候试卷的成绩也是最真实的,等他上学,上课,接受老师的指导,他的这些知识就不突出了。
    俞向安则是一边重开私房菜馆,一边在股市游荡,股市是玄乎的。
    在这里,知识丰富的经纪人可以大赚,但是新人同样有这个机会。
    一面暴富,一面暴跌。
    她在这里赚到钱,大家知道了就只会说一句她运气好,别的不会多想。
    平行时空很多对不上,但是大趋势是一致的。
    她经历了很多次牛市股市。
    近期就有一次股市大跌的机会,她利用林川柏去外地出手宝石得来的几百万做本金做空。
    原本价值是100的东西,跟人签订合约在某个日期卖多少出去,在那个时间段价值大跌,从一百跌到了1,那么她就能用这个价格购入,完成合约,赚99。
    这只是个例子,她赚的没有那么多,但是也让她的本金翻了二十多倍。
    这些钱俞向安并没有收手,继续寻找机会积累资本,现在看着多,但是在有些人看来,只不过是几辆豪车,几次赌局。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他们这一世的人生,还很长……
    ※※※※※※※※※※※※※※※※※※※※
    完结啦!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陪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给小天使们比心心~
    (ps:完结后app详情右下角有个全订的读者评分,这个评分关乎一个很重要的完结榜单,作者君在此发出淘宝客服式的呐喊:亲,能求一个五星好评么!爱你们ya~)
    *
    接档文《一觉醒来我喜当妈了》,种田欢乐文,感兴趣的也来收藏一下吧~
    文案:
    池芊芊前一刻还在为即将到来的高二期中考拼命抱佛脚,下一刻就穿越到了十年后。
    十年后的她,二十七岁,知名大学毕业,有车有房,存款八百万,丧夫,还有一对四岁多的双胞胎。
    她当即笑出声。
    哈哈哈,她不用做题了,也不用上班!
    穿着她最爱的漏洞衫,每天喝可乐吃零食追剧看综艺,生活美滋滋!
    唯一需要烦恼的,就是奶奶一直在催她给孩子找一个后爸。
    池芊芊扭头,不听。
    找什么后爸,她还是个十七岁的宝宝,她才不早恋呢。
    然后某一天,她在财经新闻上看到了跟亡夫遗照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更恐怖的是,这张脸还出现在身边!
    *
    周祁是周氏集团董事长唯一在世的血脉。
    五年前,他出海的游轮失事,他失踪了五年,也失去了这五年的记忆。
    重新回到周氏,他还是当年周家的麒麟儿。
    但不过一次意外的出差,他看到了跟年幼时的自己如出一撤的小孩。
    小孩看到他,眼睛亮晶晶,抱住他的大腿就喊:“爸爸!”
    周祁:“???”
    一句话:这是心理年龄十七岁的女主接受喜当妈的事实之后在乡下种花开农家乐其乐融融的欢乐故事~
    感谢在20200830 23:40:27~20200831 18:42: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蝶、这是一颗小苹果 20瓶;麒子 18瓶;燕燕清 15瓶;木鸢、无盐哟、9537 10瓶;凌乱也是一种美 7瓶;ai、小熊(●~(?)~●) 5瓶;清扎、凤凰花又开、winny、阿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