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宋徽宗是我老丈人 > 第881章 高纨绔扎根金山

第881章 高纨绔扎根金山

    杨再成的这次大病,看来真的是让他想通了许多的道理。
    而且,他现在的口气,和张叔夜当初决定出来的语气几乎一模一样。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这世道,象我这么大的,只怕也不多了。这都多亏了你们这些儿孙们孝敬,我才能舒舒服服的活着。可是,我都活了五十五岁了,现在就算是死了也是值得了。我也想明白了,虽然能死在故土更好,可就算不能的话,你们能把我的骨灰带回故乡去,也算是遂了你们的心愿了。”
    “可是,若是我们都死了,还没有去见过你所说过的世界,为父我岂不是白来这世界走了一遭么?”杨再成非常认真的说道。
    “说实在话,再往西走一遭的念头,一直在杨司锋等人的心头,包括李清照,都会偶尔的提起。只不过父母亲为了和他们团聚,费那么大的周折过来,他们要是再提出离开,把父母亲撇到一边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
    可是,如果父母亲也要一块过去,也就不存在这些障碍了。反正一家人都在一起,他们慢慢的走过去就是。真遇到累了的时候,找个合适的地方,就在那里把家安下来,凭他们的本事,相信也能活得有滋有味的。
    杨司锋把父亲的这个想法和家里人一说,结果全家人都坚决地表示了支持。这次甚至包括香香,也不再持反对意见了。
    只是,杨司锋如果真的离开这里的话,最舍不得的大概是赵楷了。
    虽然杨司锋看似在工厂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每当赵楷遇到困难的时候,杨司锋那些看似灵机一动的主意,经常能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迎刃就能解了。要是杨司锋不在这里了,他到时候再有难题了,他能找谁去问答案去?
    “你可一定要回来,我等你,最多一年后,你就要回来。”赵楷知道改变不了杨司锋的决定,就只能象一个幽怨的女子一样,反复的和杨司锋说。
    当然,杨司锋这时候敢往西走,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秦奋等人在牺牲了好几名兄弟之后,已经成功的打通了往西的航道,而且从西边请来了几个会观星术的术士。虽然穿越大西洋,并不象他们从大宋过来一样,有众多的岛链给他们作为座标,但凭着他们现有的航线,他们完全可以畅通无阻的抵达西边去了。
    虽然杨司锋也知道,这时候的西欧,一定没有大宋的好,但总归是他们没有去过的地方,去看看别人是怎样生活的,貌似这样也很好。
    再说,带着媳妇孩子们去看看,就当是让他们见见世面了,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大宋好,虽然赵家的皇帝确实不是东西,但就目前而言,大宋仍是全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作为一个大宋人,他们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而且,这种念头,他还希望能让他们深入骨子里头:生为宋人,我们就应该以宋人为荣,至少应该以我们华夏人而自豪。不能杨司锋告诉别人说,要以大宋为荣,杨司锋自己一家人都在想方设法往国外跑,他如果这样做的话,就只能说明他是欺世盗名之辈。
    即将进入秋季,这个时节,也是横穿大西洋的时节了,若是在春夏之季的话,大西洋中各种歪风横行,他们就算想走,也不会那么容易。
    既然全家人都打定了主意,杨家人马上开始收拾东西。
    杨楚杨庆杨元等人都有了各自的小伙伴了,他们也要和小伙伴们一一道别。小家伙们不知道,他们这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就算是道别,也是没心没肺的样子。
    李清照的学校,也是才刚刚走入正轨,刚刚收了两百名学生的样子,现在又只能交给别人,让别人摘桃子了。
    杨司锋也和各位好朋友们一一道了别。
    武松和林冲看来都打算留在这里了,他们自认自己都是粗人,争斗不过大宋的那帮士大夫,还是这里简单,他们就只管一心一意的做事就好,再说,张叔夜宋江虽然也有一些毛病,但至少不会给他们挖坑使绊子,这里也没有那些让人头痛的濽规则,他们家以后就把这里当家了。
    再说,航道已经打通了,他们以后想回大宋的话,也不是那么难。他们还年轻,还不想考虑这些事情。
    倒是鲁智深,也不知道他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却说要跟着杨司锋一块去。这样也好,杨司锋正担心自己身边没有打手呢,有鲁智深这样的武功高手陪着,他要欺负别人的话,也能高手助拳不是。
    有些遗憾的是,他估计不能和高强道别了,也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好朋友,杨司锋还是挺珍惜的。
    可是,高强现在远在几百里之外,他的远行计划又是突然之间做出的,估计高强也是不会知道他要离开的消息了。
    受张叔夜的委托,或者说是高强自己的主动请缨,高强于一个月前,前往东丽河最主源,离金山几百里之外的地方,建设他们在这里的第五个县去了。
    名字他们也懒得想了,这个县的名字,就叫第五县。
    他们走了一趟大宋,也只是带来了一百多个人,其中还有几十个是在大宋混不下日子的逃犯或者犯人,还有几十个是他们买来的婢仆,所以,金山现在也没有太多的人手支持第五县的建设。
    高强也只带走了几户逃犯,还有几户是被他半是哄半是骗的带了过去了,一共不到一百个宋人,至于他的其它的治上,就只能靠苏雅去说服当地的土著人加入了。
    苏雅已经腆起肚子,看来,高强这么多年的荒唐总算要修成正果了。可是,除了杨司锋觉得不妥外,其它所有人都不觉得苏雅这样大着肚子有什么不好,杨司锋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张叔夜还承诺高强,只要申请入籍第五县的土著人,就算是他们的县民了,可是,入籍他们的指标却仍只有200名,第五县的土著们,虽然算是他们的县民,却不是张宋的居民,也不知道这个账,张叔夜是打算如何和人家算的,杨司锋就不知道了。
    就在杨司锋还有些遗憾,只怕是不能和高强说声再见了,却不想,就在他要离开的头一天,高强还是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杨兄,听说你要走,我可一步都没有停歇,还是跑快马赶过来的,”高强气喘吁吁地说道,“刚好有商船抵达第五县,说了你们要离开的事情,我一听说就马上赶过来了,还好,还算赶得及时。”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杨司锋感动地说道,“今天晚上,咱两兄弟一定要好好的大醉一场,谁都不许劝我们。”
    “杨兄,你知道么,以前就算我带着你一块玩,其实从骨子里头,我是看不起你的,”高强喝了点酒之后,就说出了酒话。
    杨司锋默不作声,不过他也能想得通。
    彼时的高强,乃是高俅的独子,高俅可是大宋头三排的大人物,那时候的杨司锋,只是个落魄的杨家的不成器的子弟而己,高强带着杨司锋玩,只是把他当个跟班和帮闲而己,能有几分尊重,还真的很难说。
    “可谁能想到,你被球击中之后,却突然间开了窍,还娶了公主,还慢慢的成了大官,说实在话,那时候我是不服气你的,要不是我爹不让我当官,我还真的想和你比试一番的。”高强继续说道。
    杨司锋微微一愣。
    他还以为高强是被金兵掳去之后才性情大变的,估计,在他和赵巧云交往的时候,他心中就已经扎下了钉子?
    “你的官越做越大,我却只能喝酒闹事,甚至,连个孩子都生不下一个,我开始嫉妒你来,你不要怪我,这是我不好。”高强又顾自倒了杯后说道。
    “都是自己家兄弟,这些话就不要说了。”
    “你不要拦住我,让我把话说完,要不然以后只怕都没有机会了。”高强摆摆手,“后来,我被金兵掳去了,你却成了大宋的拯救者,我才知道,我是真的不如你。可是,我不服气啊,不服气又有什么用,我还是不如你的,那时候,我嫉妒你,你知道么。”
    杨司锋沉默不语,就算高强不说,他也知道了。
    “不过,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不计前嫌,仍把我当作兄弟,还把我带到金山这里来,让我明白,我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没有了我爹,我也并不是一个只会吃干饭的,”高强真诚地说道,“你应该很快会回大宋了,我就不回去了。我已经决定了,在大宋的话,我只是高太尉的儿子而己,但在这里,我就只是我高强自己,所以,如果你有空的话,回去帮我在我爹坟前烧几刀纸,是我高强不孝,但是,我高强再也不想活在他的阴影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