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谋入相思 > 第1255章 终
    亥时末。
    摄政王府。
    百里卿梧不知道这么晚了燕玦为什么还不歇下,她又一次的看了一眼坐在案几旁的男人。
    “你困了就先睡。”燕玦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桌面上,并没有移开。
    百里卿梧皱眉,觉得燕玦今日有些反常,但终究什么都没有问,侧身就轻闭眼眸。
    其实百里卿梧也想知道燕玦要做什么,但奈何身体乏的厉害,没过多久就就进入睡着。
    然而燕玦在烛灯下整整坐了半个时辰。
    外面终于响起了动静。
    陆觅今夜一身黑衣,刚刚有人来消息说摄政王没有在王府,因着是皇帝的人,陆觅也没有怀疑什么,也想着燕玦这段时间在忙别的事情,或许真的没有在府中。
    想着能有这个机会也不容易,便带着皇帝的人悄然无息的进入了摄政王府。
    陆觅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百里卿梧的院落,陆觅想着的就是只要能抓住百里卿梧,就能威胁到燕玦。
    但陆觅怎么都没有想到,燕玦却在百里卿梧的房中等着她。
    房门刚刚推开,陆觅一走进去,后面就响起了齐刷刷长剑出鞘的声音,陆觅当时的脸色极为难看。
    没过多久,齐越等人,就擒住了陆觅带来的人。
    而陆觅怔怔的盯着那案几前坐着的男人,而这个时候百里卿梧也被惊醒。
    百里卿梧穿好外衫,往房门处看去,见是陆觅,似乎也猜到了陆觅要做什么。
    难怪燕玦今夜这么反常,原来是在等陆觅。
    燕玦见百里卿梧起身,他神色一动,往百里卿梧走去,说道:“你坐着就好,不用走过来。”
    百里卿梧又往陆觅看去,她没想到这个西凉九公主对燕玦这般执着。
    “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客人,还是在我的房中。”百里卿梧淡淡的说道。
    燕玦知晓百里卿梧有些动怒,轻咳一声后,低沉道:“等我处理好了在与你解释。”
    百里卿梧没有回应燕玦,只是坐了下来,明显的没有刚刚那么动怒。
    而陆觅在看到燕玦与百里卿梧相处的画面时,嫉妒浸满了她的双眼,她冷声说道:“燕玦,你早就知晓今夜我要前来是吗?”
    燕玦侧眸,松开了百里卿梧的手,站直身体,往陆觅身后的齐越看了一眼。
    齐越会意,把陆觅带来的侍卫带了下去。
    陆觅见状,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后怕的,她的确是惧怕燕玦,但以往燕玦每每都对她客客气气,所以陆觅就忽略了燕玦的手段,但自从燕玦从东辽回来后,眼神都变的不一样了。
    以往那个温润的男人早已不复存在,或者说,燕玦本来就是这么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我原本以为前来这里的是皇上。”燕玦唇角带着一抹笑意,但给人的感觉却渗人无比。
    “你知道皇上去了我的府邸?”陆觅更震惊了。
    “何止这些啊。”燕玦轻笑一声,继续说道:“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死,要么老死在公主府。”
    “燕玦!”陆觅吼道:“你当真如此狠心吗!”
    燕玦又是低沉一笑:“你应该明白我为何纵容于你,你也清楚我为何不收拾了你,毕竟整个西凉,你是唯一一个能出卖我的人。”
    “不过我能给你两条路,是因为你到底是没有在皇帝面前把我的身份告知给皇帝。”不然今日也不会这么安静,在陆隽告诉燕玦皇帝去了九公主府的时候,燕玦心中还有些担忧陆觅会因为嫉恨百里卿梧把他的身份告知给皇帝。
    不过安静了整整一天,燕玦敢肯定的是,陆觅没有把他的身份告知给皇帝,这也是燕玦想要放过陆觅的原因。
    当然了,陆觅失去了自由。
    “你凭什么给我两条路?你以为你是谁?”陆觅终究还是不想背弃燕玦,尽管此刻她心中充满了恨意,但她都没有在皇帝面前说出燕玦的身份,只是想着把百里卿梧给擒住后,威胁燕玦而已。
    “你不选也没有关系,我可以替你选择,死,可以吗?”燕玦的声音依旧淡淡的,这次陆觅触碰到他的底线了,想要来摄政王府掳走他的女人,该死。
    “不!”陆觅尖叫道,她不想死。
    百里卿梧转头往陆觅这边看了一眼,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波折,那个假皇帝都找上了陆觅?
    不由的,百里卿梧有些担心长安城的局面,燕玦深陷其中,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是要在暗中进行才可以。
    而且,燕玦要保证不惊扰朝堂上任何一个人就把真的陆然换回去,特别是左墉这个人。
    “竟然选择第二条,日后就要安心的呆在府邸中,若再做出触碰我底线的事情,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
    一连半月,长安城中都安静无比,皇宫中的少年皇帝心中很恐慌,陆觅那里没有任何的消息,就连他派去陆觅身边的人也没有了消息。
    不由的,他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或许陆觅就是燕玦的人,就是等着他前去公主府邸,诓骗与他?
    就在他惶惶不安的时候,左墉前来给他的消息是有真陆然的消息。
    这是这段时间听到最好的消息了。
    曾樑想着只要有了陆然的下落,那就是最好的开始。
    是夜。
    皇宫,皇帝寝殿中。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正在看着奏折的皇帝不耐烦的说道:“不是说了不要来打扰朕吗?”
    没有回应,曾樑拿着朱砂笔的手顿了顿,然后抬头看着矗立在寝殿中的人,手中的朱砂笔跌落,顺势滚落下了御桌下。
    曾樑在面对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的少年时,曾樑瞬间站起身,内心的恐惧席卷全身,他指着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说道:“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只见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邪肆一笑,说道:“说来也奇怪,我回到我的寝殿,你这个怪物却被吓到了,这么多年了,辛苦你了。”
    接着,于楼,于深,于以出现。
    “三哥,麻烦你把我除掉这个与我一模一样的人,毕竟,一山怎能容的下二虎呢?”
    陆然悄然无息的来到皇宫,曾樑悄然无息的被于家三兄弟回到了城西的四进宅子中。
    而他们前脚刚把曾樑给换了陆然的衣衫,后脚左墉便带着人进入了宅子中。
    左墉多话没说,身后的人便与于楼三兄弟打斗起来,在打斗期间,于楼三兄弟故意受伤逃离。
    左墉看着那张和皇帝一模一样的脸,说道:“先毁了他的脸,在杀!”
    “是!”
    ——
    又过了约莫半个月的时间,左丞相与商户勾结,在沿海一带炼制冶铁术以及暗中养兵的证据呈现在御桌之上。
    据说是皇帝早已怀疑左墉暗中养兵的事情,便让摄政王在暗中查,这两年摄政王装病养在府中就是因为去沿海一带调查了这件事。
    经过两年的时间,摄政王终于把左墉谋逆的证据找到。
    那日,轰动了整个长安城。
    就连左墉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瘫在了床榻之上。
    而后,圣旨来到丞相府。
    圣旨上的大概内容便是由于左家二公子配合摄政王查找证据有功,左墉也年迈,也为西凉做过不少有功之事,左墉后半生终生囚禁与府邸中。
    削掉丞相府的位置,左家贬为庶民。
    一系列事情仅仅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处理左墉后,长安城才是彻底的平静。
    而陆然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去了解西凉朝堂的事情,不过好在有陆隽在旁,接手的也很快。
    ——
    一年后。
    摄政王府中,燕玦与百里卿梧说起这件事后,笑着说道:“也幸亏出手快,若是晚一步,左墉杀的就是真的陆然了。”
    “西凉的事情平息了,南疆那边你可有消息?”百里卿梧问。
    燕玦却是一笑:“南疆?据说风洵回去后,用他雷厉风行的手段解决了黎洬。”
    “这么简单?”百里卿梧又问。
    燕玦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边家的人怎么会放过黎洬?虽然我们说的简单,黎洬这个人的确是被边家人带去了闽地。”
    “那闽地呢?现在是什么情况?”百里卿梧又问。
    “闽地与风洵签了契约,只要闽地辅佐黎赋为帝,南疆就护闽地不在受世人歧视。”燕玦轻柔的说道:“不过黎赋也与闽地提起警告了,让闽地不要为了那所谓的利益去做伤害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
    “这、到挺好的。”百里卿梧说道。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燕玦笑嘻嘻的搂着百里卿梧,说道。
    “我,我想知道黎赋重新坐上那个位置后,有没有娶妻。”百里卿梧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全是惆怅,或许她和黎赋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这样也好。
    “立了一个皇后,听李韶琛说,是南疆太傅的孙女。”燕玦说这句话的时候在观察百里卿梧的脸色,发现百里卿梧柔和一笑的时候,便知道百里卿梧是真的替黎赋开心。
    “那便好。”
    “这长安城的日子是不是很枯燥?”他问。
    “有点。”
    “不如我们回雁北关去见见我们的儿子如何?”
    “大哥来信说,你儿子并没有在雁北关,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还去雁北关吗?”
    “那……那我们也学你四姐姐和赵楠子一样,到处走走?”
    “这个倒是不错,没准还能碰到我儿子。”
    他侧头看着她笑盈盈的面容,心中暖洋洋,这么多年,他只有在她的身上才能感受到什么事温暖,什么是在意。
    “卿梧。”燕玦笑着喊她。
    百里卿梧看向燕玦,眉眼中满是柔和:“怎么啦?”
    “我爱你。”
    ——
    南疆。
    皇宫之中。
    自从风洵带着闽地的活死人以及边家人前往南疆帝都后,南疆经历过那场动荡就变得安静无比,朝堂上的那些朝臣更加的费力为皇帝办事。
    再加上风洵重新回归了朝堂,更加没有什么人作妖。
    而那场动荡之中,黎洬几番周旋下来,黎洬终究是败在了他费尽心思炼制出来的活死人上。
    黎洬怎会想到风洵会把他恨尽骨子里的女人从地牢之中救出来?
    而边语山也是恨透了黎洬,边语山俩兄妹对付黎洬,风洵对付朝堂之上那些已经为黎洬效命的奴才。
    几番对势下来,最终还是黎洬败。
    自从黎赋重新坐上皇位后,比以往成熟了许多,就连风洵没有提起娶妻的事情,黎赋便与风洵商量,说后宫之中差一位皇后。
    风洵二话没说,就去与物色皇后的人选。
    最终太傅的孙女,张氏容沙被黎赋点了。
    帝后成婚后,两人相融以沫,没有争吵,没有过多的恩爱,黎赋给足了容沙皇后体面,后宫之中除了容沙皇后外,再无别的嫔妃。
    黎赋一心向着朝政,有时也会关心皇后。
    在彻底剿灭黎洬的余党后,南疆与东辽以及西凉签订了百年之内不会有战争,这是最好的局面。
    这个天下不可能由哪一个人来承受,三国鼎立,是最好的结局。
    帝后成婚一年后,容沙皇后生下一女。
    炽帝取名,栖,赐封号,无忧公主,中宫出生,给这个女儿最高的荣誉。
    无忧公主的名的取自“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
    时间一晃而过,南疆唯一的公主在炽帝身边开始走路,开始说话,开始咿咿呀呀陪伴在炽帝的身边。
    这日。
    年仅三岁的小公主来到御花园,她每每看到自己的父王盯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出神的时候,也跟着出神,她觉得自己的父皇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
    “父皇,你为什么没事的时候,总会来到这个小筑中盯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出神呢?”小公主问道。
    黎赋一见娇小的人儿往他走来,眼中温柔了许多,他抱起小公主,让小公主坐在他的腿上。
    “父皇,为什么呀?现在太阳都已经下山了,为什么还要盯着那个方向看呀。”小公主又问。
    黎赋淡淡一笑,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小人儿,温柔道:“因为听闻父皇的心在那个方向,有点想她了,就盯着那个方向出神。”
    “父皇的心为什么会在那个方向,那栖儿的心也要去那个方向,和父皇的心一起。”小公主软糯软糯的说道。
    “我的傻女儿啊。”男人只是紧紧的抱着小公主,便不在说什么话。
    饶是这么多年过去,心中还是那么的意难平,但终究什么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太阳已经落下,只剩下淡淡的余光,照射在男人的脸上,竟有些淡淡的惆怅……
    剧终。
    (故事还在继续,我们就只能陪他们在这里了,江湖不再见,愿你们寻得良人,再也不一个人忍受孤独,祝你们安好,祝你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