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此去经年 > 番外埋葬
    和唐潇在一起大概有三个月了。距离白江叶和曾蓓涵订婚的时间也有三个月了。
    在电视上,看到曾蓓涵幸福的笑颜。心里淡淡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要关掉电视的时候,看到曾蓓涵的一则相关报告——娱乐界又一天后因身孕退出。
    “啪。”终究还是关了电视,仰头呆呆看了天花板又好一会儿,才收回了心思。暗自苦笑一声,过去了,再也没有痛苦了。白江叶也没有那能耐让我觉得难过了。
    转移心思,看着面前的食谱,暗自苦恼,觉得唐潇这人嘴真叼,这不吃那不吃。做完工作还得研究食谱,满足他的胃口。
    折腾了良久,我捶捶酸疼的脖颈,便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上隐隐有些粘稠,难受死了。进屋洗了个澡,洗完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拿浴衣。
    丫的,我想什么呢。
    看了一眼窗外夜色,这个时候唐潇应该还不会回来。
    尽管公寓里没有其他人,但是裸着从客厅里走向卧室还是需要勇气的。为了安慰心里的别扭,我只好穿上了一件薄衬衫,从浴室里往卧室走去。
    “啪嗒。”正疾步往卧室里走去的时候,我听见门那边传来了声音,错愕地转头望向门口。
    是唐潇。
    我的心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该死的,他怎么回来了。
    “呵呵”我干笑着笑了两声,“你回来了。”后来我才知道,停下来同他说话的我简直就是个大傻叉。当时的我应该飞奔回卧室,再狠狠扣上门才对。
    他点了点头,目光直直地看着我,点了点头,连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嗯。”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我身上的这件衣服已经够薄了,此刻穿在身上,又因为水渍的关系完全贴在了身上。这样子,有穿衣服还不如没穿衣服来得更诱惑人。
    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语无伦次地解释道:“那个那个我忘了拿浴衣,我”
    唐潇已经走了过来,炙热的目光灼烧着我的神经,低沉性感得声音在耳边响起:“是吗。”他一把抱起了我,“那我抱你进卧室吧。”
    我紧张地抓着他的衣服。我想起了之前他去日本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子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我。看着他眼里闪烁着的不明欲火,我觉得我这次大概是逃不了了。
    他将我放在了床上,替我找来了浴衣。递给我的时候,他的手似乎微微颤抖着。我不敢看他,接过浴衣,小声地说:“转过身去。”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过身,背对着我。我立即脱掉了衬衫,迅速换上了浴衣,刚想给浴衣打上结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看着他的表情,我知道他想要。我觉得我已经紧张到连呼吸都不知道该怎么呼吸了。只能紧紧蜷缩着身体,以免暴露更多。
    唐潇哑着声音说道:“可以吗?”
    我抬头嗫诺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唐潇见我默认了,便将我的浴衣脱下。
    我想我真的是太紧张了,从唐潇的手掌碰到我的皮肤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忍不住颤抖了。
    唐潇俯下身,吻着我,这让我感觉稍微轻松了一点。他见我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就解开了他身上的衣服。
    我不敢看他,歪头闭上了眼睛。唐潇握住了我的手,轻声哄着:“言言,放轻松点,你别紧张。睁开眼睛看着我”
    唐潇拉着我的手伸向了他的皮带,我想要再次闭上眼睛,却被他拒绝了。他在我耳边不停地亲吻着,温柔性感得声音安抚着紧张不安的心情:“我爱你。睁开眼睛看我,宝贝。”
    吻从耳廓延伸到了脖颈、锁骨,而后他倾身压了上来。
    后面的场景是怎样的我记不起来了,只是隔天醒来,发现自己腰部一片酸痛。才猛然忆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脸又开始烧了起来。
    看着身边就连睡觉都笑着的男人,实在是气不过,昨晚他就那样要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如果被人知道我竟然是被做昏过去,不笑掉大牙。
    有些气愤的踢了他一脚,唐潇登时就醒了过来,笑着看我:“宝贝,有何吩咐。你有没有怎样,身体还行吗?”
    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我腰疼。”
    “那行。”唐潇笑着坐了起来,“我给你揉揉。”说完那双贼手就摸上了我的腰,我脸红地一掌拍开了他的手,怒道:“滚,我肚子饿了。快去做饭。”
    “正巧,我也肚子饿了。”唐潇眉眼一低,隐藏不住的坏笑全部表现在脸上。他俯身吻着我,嘴里还不停地嘟嚷着,“宝贝你先喂饱我,然后我就帮你做饭。”
    我***就是浑身无力才会让他这样得寸进尺,我要是有劲的话非得踢废他不可。混蛋。
    结局很黯然,我趴在床上,彻底成了无脊椎动物。而某位吃饱喝足的大少爷春风满面地下床做饭去了。
    “唐潇。”我有气无力地冲着得意的人叫了一声。
    “什么事,宝贝。”唐潇兴致冲冲地箭步冲到了我面前,笑得极其得瑟地看着我。
    我伸出五指,只余中指,其他四指非常默契地弯了。
    唐潇毫不客气地大笑了起来。
    和白江叶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庆祝会上——我制作的一部动漫的上市。
    璀璨灯光下,他眉眼微垂,感觉没有了往昔的嚣张与冷傲。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而后嘴角就扬起了一抹苦笑:“我终究是错过了。”
    我不明白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的心下意识地一颤,说实话,看到他低迷的样子,我还是会觉得难过。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他却又好像了然了一样地笑着:“我想你会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我握着酒杯的手微微颤了颤,我开始迷茫了,我在想,若是他重新追求我,我会不会重新爱上他。但是,他和曾蓓涵已经订婚了,婚期大概也不久了。而我有唐潇,至少我不能背叛他。我勉强对他笑了笑:“你有曾蓓涵,也会有孩子,你会幸福的”
    白江叶抬头对我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两人之间一时沉默,我有些尴尬,刚想转移话题时,他又说:“我记得我之前的梦想是当一名建筑师,现在看来,走远的好像一直是我才对。”
    心里一下子就涌起了苦涩,他说得没错。走远了,他不仅和理想走远了,也和我走远了。
    “叶。”曾蓓涵的声音响起。
    回头看她的时候,发现她脸上闪过一丝不安的神情,果然她还是在担心着。我对她笑了笑,转头看着白江叶说:“孕妇需要多照顾,你去陪曾蓓涵吧。”
    他的目光透过我,看着身后的人,眼里的感情我读不懂。
    “言言。”不远处,唐潇对我笑了一下。
    我看着唐潇露出了一个笑容,对白江叶说:“我去唐潇那边了。”
    他没有说话。我淡淡一笑,从他身边走过,一如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就彻底埋葬给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