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网游 > 暴躁主播在线吃鸡 > 第671章 顾恺x秦絮番外结束(10)

第671章 顾恺x秦絮番外结束(10)

    顾恺抱紧了她不放手,询问:“你什么时候来这的?”
    想到她不能说话,顾恺有些懊恼,换了个说法,“我来那天感觉脸上湿湿地,有点疼,是不是你在咬我?”
    秦絮往下放花环,心里遗憾没法跟顾恺正常交流,要是能交流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顾恺见此,神色微黯,继续发问:“你是在那之前,就到这了?”
    “……”
    秦絮心中苦闷,又往下放了花环。
    明明她不是哑巴,却得做一回哑巴,唉,造化弄人啊。
    顾恺曾经瞎过眼,她这会儿成了哑巴,瞎子配哑巴,好像也挺合适的。
    不,应该是挺公平的。
    她这哑巴比顾恺当瞎子时更惨,她还是只阿飘,连个人都不是。
    顾恺在现实中瞎时,至少能被她看见。
    她变成了哑巴,顾恺看都看不到她。
    真惨……
    唉。
    顾恺忽然有些懊悔,自己没有提前过来了。
    絮絮应该来得比他早,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恺把自己来这后遇到的事,事无巨细地跟秦絮说了一遍,又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想法,和对这个世界的猜测说了一下。
    秦絮安静地听着惊奇不已,很想跟他说说话,无奈的是她说了没用,顾恺听不到。
    听了顾恺的话后,她大概明白她说的话,顾恺为什么听不见了。
    顾恺臆想出的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她的存在。
    她的存在是有问题的,因此世界限制她不能说话,也说得过去。
    顾恺说这是他臆想出的世界,秦絮没有半分怀疑。
    顾恺是天选之子,运气极好,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她都不会觉得奇怪。
    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大同小异,唯一的变数,就是她和顾恺了。
    顾恺继续说着自己的看法,即便得不到秦絮的回复,他说话的兴致也不减分毫。
    这个世界不再是他一个人,他老婆在这,顾恺想回去的心,都没那么迫切了。
    他回现实世界的动力是秦絮,他在现实世界,最放不下的也是秦絮。
    秦絮跟他来这了,顾恺的心就如同漂泊在海上的船只,终于回到了安静的港湾。
    对他而言有秦絮的地方才是家,只要她在,他在哪里都无所谓。
    唯一让他愁的就是,他见不到秦絮。
    他们一直以这种状态相处不行,还是得想办法回去。
    要不就想办法,让秦絮能够现身。
    顾恺准备先找找回去的办法,找不到再考虑去问问,当初给他批命的大师,能否帮助秦絮现身。
    这有极大的风险,大师很有可能收了秦絮。
    顾恺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找大师来看。
    自从两人相认后,顾恺说话的时间比看书的时间多了,跟秦絮有说不完的话,仿佛要将这一年多没有说的话,都补回来。
    秦絮被他缠得不行,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哪来那么多话。
    生活有了盼头,顾恺就不再折腾自己身体了。
    他想活久点,身体素质就得好,要是回不去了,他就去拜大师为师,不让别的鬼,欺负他的老婆。
    顾恺每天都带着秦絮出去跑步,锻炼身体积极向上,充满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朝气。
    顾恺每天自言自语,还会对着空气笑,手舞足蹈,看起来神经兮兮的。
    福利院的人都被他这怪异的举止,给吓得不轻,怀疑他疯了。
    蔺茹接到消息来时,迅速带着医生赶往繁花福利院。
    让给他做检查,但是并没有检查出什么。
    顾恺任由他们摆动,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像个莫得感情的木头人。
    秦絮看着任人摆动的顾恺,笑得东倒西歪。
    顾恺听到她的笑声,无奈极了,想生气,都生不起气来。
    还笑话他!
    要不是自家老婆,让他听话检查,他才不会让人对自己动手动脚呢。
    嗯……
    他俩每天腻在一块儿,啵啵抱抱,顾恺现在能听到秦絮的声音。
    不过,他们还是不能正常对话。
    顾恺能听到她的声音,但只能用笔在本子上写回她的话。
    他写了,秦絮才能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不这么做,他听到她的声音,用嘴巴回复她的话,秦絮就听不见声音。
    他说的话刚出口,就会自动消音。
    这个世界,对他们还是有很强的约束力,但是已经削弱了不少。
    从他能听到她声音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世界对他们的约束力越来越小。
    顾恺心想:会不会有一天,他能看到秦絮?
    当这个世界,对他们的约束力越来越薄弱时,他们是不是就能回到现实世界了?
    秦絮到这后,成了她七岁时的模样,顾恺也知道她脚没沾地,现在是个孩子。
    虽然他自己也是孩子,但他去亲近她的时候,心情非常微妙,总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再占小孩便宜。
    蔺茹见他望着远处傻笑,心里愁得慌,劝道:“小之,我们去医院看看吧?这里条件有限,做检查也不方便。”
    顾恺立马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变脸速度惊人,表情寡淡,“我没事,不用看了。”
    蔺茹柔美的脸上满是难过,望着出落的越发英俊挺拔的儿子,黯然神伤,“小之,是不是妈妈和爸爸哪里做的不够好?你说我们改就是。”
    顾清晖出差了,今天没来,只有蔺茹带着人过来了,这会儿没人安慰她看起来有些可怜。
    顾恺看了心里怪不是滋味的,这俩人对他算得上很好了,只是他还记着现实里他们对他做的事。
    一想到这个世界的他们,都是他想出来的,顾恺面对他们时,心里总会有种复杂难言的情绪。
    这个世界的他们,没有伤害他,他不会以现实中的态度对他们,但是像他们想的那样,亲近、依赖他们,他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做到。
    尽管这是他想出来的世界,但在这个世界里的人,有血有肉有感情,并不是没有感情的npc,他们会受伤难过。
    顾恺的冷淡的态度,确实很伤人,他自己也清楚,从他们的脸上就能看出。
    不过也没办法,这已经到他的极限了,这是他对他们最好的态度了。
    秦絮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没有开口为蔺女士说话。
    她是不会劝顾恺原谅他们的,就像别人也没资格,劝她原谅秦明理一样,选择权、原谅权属于当事人。
    她让顾恺对他们态度好点,顾恺会照做,但是他不会开心。
    在秦絮看来,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他开心更重要了。
    当初爷爷想缓和她和秦明理的关系,她不想让爷爷失望照做了,不过她并不开心。
    她会答应,是因为爷爷,是她很重要的人。
    她会配合秦明理,让爷爷看到,他想看到的父女和谐画面,但心里依旧对秦明理充满怨恨。
    这不是一句对不起,说原谅就能解决的事情。
    同样感受,她不想让顾恺也体验一番。
    “这样吧,半年之后我就回去,到时候再去看看。”
    顾恺心有不忍,移开视线,神色淡淡地说。
    他总觉得自己来这后,心就变软了。
    蔺茹黯淡的眼眸,瞬间迸发出惊喜地光芒,眼睛微微湿润,喜笑颜开,“好,小之,到时候我和你爸爸会来接你的。”
    蔺茹面色红润,激动不已,她原本以为儿子,会在这地方待一辈子,没想到还有听到他想回去一天。
    虽然他还要在这待半年,但在目前看来,这已经算是很好的消息了。
    “小之,你还有没需要的东西?我让人送来,你这屋子真不用装修一下吗?你姨和姨夫都很关心,你表弟表妹也想来找你,他们都希望你回去住两天。”
    ……
    顾恺怔了一下,回绝,“不用,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住习惯了,什么也不缺。”
    “哦……”意料之中的拒绝,蔺茹听后神色落寞。
    顾恺捏着手指,“以后别让人来了,我没病,不需要看医生。”
    蔺茹心中一揪,嘴里泛苦,没病为什么会性情大变?会自言自语?
    医生看不出来,难道是中了邪?那个女孩子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
    要不她去请大师来看看?
    顾恺并不知道她的心思,开始赶人,“看也看了,检查也检查了,你们从哪来回哪去吧。”
    蔺茹:“……”
    医生:“……”
    秦絮飘到顾恺身边,坐在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
    顾恺察觉到了,呼吸紧了几分,脸上染上一层薄红。
    这抹红衬得他这张出色的容颜,愈发惊艳动人,让人移不开眼。
    蔺茹还想留下,跟他说会儿话,但知道儿子的性子,怕他不高兴,改变主意不回来了,只能闭嘴带人离开。
    人走后,顾恺伸手去摸了摸,她不存在的头发,带笑的声音里充满宠溺,“开心了?”
    秦絮:“嗯。”
    顾恺无奈极了,从衣袋里拿出纸笔,写字:【你啊,你,怎么越来越皮了?】
    秦絮让他乖乖看‘病’,不准反抗。
    他有没有病,她心里一清二楚,却还是要让他配合医生检查。
    顾恺郁闷得不行,又不想让她失望,还是答应了,这就是他为什么乖乖坐在这,任人摆布的原因。
    “我们去爬狮子山吧?”顾恺试探地询问,他想这事想很久了。
    顾恺满足了她的恶趣味,秦絮也没有拒绝,他这不算难的提议:“好。”
    顾恺和秦絮出去时,蔺茹他们刚上车,车边有许多小孩子围着送她。
    不过她心情并不好,因为这里面没有她想见的人,小之还是不愿意送她。
    饶是如此,她还是忍不住放下车窗,看着外面,期待儿子来送她离开。
    见顾恺真的出现了,蔺茹喜极而泣,面色红润,激动地招手,“小之,你是来送我的吗?”
    刚好路过的顾恺:“……”他不是,他没有,别误会。
    不过看着她欣喜若狂的模样,顾恺还是没有泼她冷水,沉默地点头。
    蔺茹想下车,跟他说会儿话再走。
    保镖察觉到了她的心思,连忙阻止:“夫人,时间不早了,咱们得早点回去。”
    蔺茹面色微白,失落无比,恋恋不舍地看着顾恺。
    顾恺不想留在这,朝她点了点头,就带着秦絮去爬山了。
    一人一飘刚到山脚下,就被人叫住了。
    顾恺转身一看,见是戚美珍,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冷着脸瞧着她。
    戚美珍见他脸色不好看,心中犯怵,不过还是大着胆子上前去,“顾恺之,你在跟谁说话啊?”
    戚美珍关注他很久了,从他刚到福利院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了。
    他与这里格格不入,美好的让人心生向往,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还是他的家庭,都让人心动。
    虽然他总是独来独往,自言自语,看起来很奇怪,但这并不妨碍,她对他产生兴趣和好感。
    秦絮见到戚美珍,脸色不太好看,吃味地掐了一下顾恺的腰。
    顾恺脸色微变,很快恢复自然,无视戚美珍,转身离去。
    顾恺狗腿地掏出本子,刷刷刷写下一串道歉的话,给秦絮看。
    这可恶的坏小孩,当着他老婆的面,还敢跟他搭讪,是想害死他吧?
    顾恺对一个破小孩,真提不起兴趣,他一想到这人内心龌龊坏透了,小小年纪,就能做出离间他和秦絮感情的事就来气,怎么可能待见她?
    这人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她说话他有搭理过她吗?
    从来没有,咋不死心呢?
    秦絮气愤地踩了顾恺几脚。
    顾恺不敢有怨言,还在写字,跟她道歉。
    戚美珍见他还是不理她,直接走人,神色间闪过一丝羞恼,大声道:“顾恺之,我知道你的秘密!你再不停下,我就揭发你的秘密。”
    “神经病。”
    顾恺低骂了一声,头都没回的望前走,像是后面有疯狗再追似的。
    他哄老婆都来不及,谁想理她这破小孩啊。
    秦絮听到他骂人的话,唇角微勾,气消了不少。
    秦絮知道这不关顾恺的事,还是忍不住生气,顾恺怎么就这么招人呢?
    每天冷着脸,跟别人欠他几百万似的,为什么还是有人喜欢他啊?
    是不是找虐?
    特别是这个戚美珍!
    没有她的出现做对比,竟然还是喜欢上了顾恺,她到底喜欢他什么啊?
    喜欢他冷着脸?喜欢他脾气大?喜欢他对她发脾气?什么毛病?
    见顾恺之无动于衷,戚美珍死死地握紧了拳头,盯着他的背影,豁出去了,“你是在跟鬼说话吧?是不是?”
    “……”
    顾恺身子微僵,眼底满是惊色,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继续往山上走。
    秦絮也有些惊讶,转身看着戚美珍气到狰狞的面孔,眉头微蹙。
    她真知道了?
    见他漠然置之,毫不理会,戚美珍追上去,冷笑着:“你就装吧,你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我跟阿姨说了这里有鬼,她会请大师来的。”
    顾恺心中惊惧交加,握紧了拳头,神色阴冷,眉眼间怒意隐现。
    不过一想到,这很有可能是她故意说来诈他反应的,顾恺很快就收敛了情绪,若无其事的离开,神色愈发阴冷了些。
    想要过上好日子吗?
    他可以满足她,变态家庭多着呢。
    虞家就别想了,他送她去江瑜家,这么多小心眼,不跟死变态斗智斗勇真是太可惜了。
    戚美珍不知道他的想法,还想凑上去,不过一颗巨大的石头砸下来,止住了她的脚步。
    戚美珍心惊肉跳,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脸色苍白如纸。
    “滚远点,别靠近我,再跟着我,我这没长眼睛的手,就不知道会不会误伤人了。”
    顾恺居高临下地俯视她,拍了拍手里的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
    见她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顾恺心中的怒气少了些。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打他主意之前,还是掂量着点好些。
    秦絮看了看戚美珍,又看了看顾恺,唇角微勾,莫名地心情有点好。
    她怎么这么坏呢?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嗯,顾恺一定爱惨了她这坏坏的一面。
    顾恺这一手,确实震慑住了戚美珍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她没再跟上去,憋屈得慌,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去了。
    没了外人的打扰,顾恺和秦絮之间的气氛,很快就融洽起来。
    两人继续爬山,有说有笑。
    这狮子山并不好爬,山路陡峭,这路是走出来的泥路,并没有单独修路,踩上去便是碎泥沙,很容易打滑。
    顾恺已经打滑很多次了,要摔不摔的模样,看起来特别滑稽。
    秦絮觉得等顾恺从山上下来,这双鞋子大概就得报废了。
    见顾恺满头大汗,飘得逍遥自在的秦絮,忽然又有点庆幸,自己不用走路了。
    两人爬上山顶,太阳都快落山了。
    他们这会儿来得正是时候,刚好可以观赏落日的壮观景象。
    顾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汗水浸湿了他的衣服,勾勒出少年挺拔的身材。
    他的头发上也沾了不少汗水,白皙的肌肤泛着红色十分诱人,但奇怪的是,他这会儿看起来并不狼狈,长得好看,就连流汗都是香的。
    秦絮朝他吹了一口冷气,想帮他散散热。
    顾恺愉悦地笑了笑,盯着脚下看了一会儿。
    这石头风吹雨打,又经过太阳暴晒并不脏,干净得连石面的纹路都清晰可见。
    顾恺放心地在石头上坐下,用手扇风,“絮絮,你离我近一点,我有点热。”
    这石头哪里都好,就是有点烫屁股。
    顾恺解开系在腰间的外套,扔在地上垫着才好受些。
    山顶上吹着风,不过这风是热的,并不凉爽。
    秦絮在现实中很嫌弃他的热,但是在这个世界,就不嫌弃了,赶紧贴了上去。
    “汗水这么多,你是不是故意的?”秦絮趴在他背上,故作嫌弃地说。
    顾恺拿出本子,写字:【没有,那你靠在我肩膀上吧?】
    秦絮依言照做,看着天边火红的晚霞,感叹:“真美。”
    顾恺侧身看着‘她’,很遗憾不能看见她的脸。
    不过他能想象出她的模样,写字给她看:【没有你美。】
    秦絮乐不可支,又朝他吹了一口气,“油嘴滑舌。”
    她变成飘后,就是一个行走的空调,非常冷,她自己没感觉,但是别人有。
    顾恺笑了笑,他真觉得秦絮更美,这不是哄她开心,说的甜言蜜语。
    顾恺从衣服袋子里,摸出一包纸擦脸上的汗水,“我以前约你来这,是想跟你表白来着。”
    “没想到错过了,也算是留下了遗憾,上天既然给我重来的机会,那我还是不要辜负了他的好意,我要弥补这个遗憾。”
    顾恺看着她,认真地说了,自己当初未曾说出口的话:“絮絮,我喜欢你,我知道你还小,你现在不用回应我的感情,我可以慢慢陪你长大。”
    秦絮微怔,唇角不禁上扬,“好呀,看在你表现这么好的份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陪我长大。”
    秦絮吻上了他的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让故事圆满的办法,就是自己写上结局,顾恺希望你永远也不要放弃我,相信自己,也相信我。”
    顾恺眉眼弯弯,唇角微勾,整个人看起来温柔极了,他融于这天地间,仿佛一幅美丽的画卷。
    没过一会儿,顾恺眼底的笑意就转变成了震惊,激动地看着突然显现出轮廓的秦絮。
    秦絮松开他,看着石头下方的万丈深渊,询问:“顾恺你怕死吗?”
    “你想做什么?”顾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喜地看着秦絮,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去触碰她的衣服。
    “想和你一起死,我们试试从这跳下去,能不能回去?你敢不敢和我尝试一下?”
    还没等他回复,秦絮就否定了这个想法,“算了算了,你别去,你是人,我不是。我是阿飘,掉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掉下去,要是不能回去,就完了,还是我去试吧。你就在这等着我,乖,我去去就回。”
    说完秦絮,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顾恺刚碰到她衣服,就见她掉下去了,目眦尽裂,失声喊道:“你是人了!”
    “老婆!!!!”
    顾恺悲痛欲绝,哪还顾得上她的交代,跟着跳了下去,“老婆!”
    “老婆,不要!”
    “啊!”
    两人尖叫一声,同时从梦中惊醒,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内,坚持不懈地响着。
    秦絮看着头顶的天蓝色天花板微怔,出了一身冷汗。
    顾恺看着模糊的天花板,同样怔楞了一下,泪水滑落进嘴里,咸咸地味道唤醒了他的知觉。
    顾恺抬手摸了一下眼泪,看着熟悉的房间,喜出望外坐直身子,将躺着发呆的秦絮,拉起来紧紧地搂住她,急切地说着:“老婆我们回来了。”
    秦絮吓出了一身冷汗,身上很不舒服,推了推他,“你也梦到了?”
    顾恺点头,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失而复得的感觉,他不想再经历了
    顾恺搂着秦絮不肯放手,她就是打他,他也不放。
    吓死他了,秦絮跳下去那一刻,他心跳都停止了。
    秦絮心跳快得不可思议,紧紧地搂住他,也不嫌弃他浑身是汗了,“回来就好。”
    这是什么狗屁梦,吓死她了!!!
    怎么会梦到这么奇怪的事?太匪夷所思了。
    两人紧抱着,缓了一会儿。
    “顾恺,是你的电话在响吗?”
    “是你的电话。”
    “哦,谁让你跟我设一样的手机铃声了。”
    秦絮推他:“你去接。”
    顾恺拒绝:“不,我再抱一会儿。”
    秦絮:“那你去帮我把手机拿过来。”
    顾恺:“让我抱一会儿,我好怕。”
    秦絮等了一分钟,“可以了不?”
    顾恺:“再抱一会儿。”
    秦絮:“现在?”
    顾恺不愿放,“再等等嘛。”
    秦絮踹了他一脚,“身上全是汗水,不接就让开,我去接。”
    顾恺委屈地扁了一下嘴巴,心里把那个打电话破坏他们感情的人,骂了百八十遍。
    他好不容易见到秦絮抱抱她,他容易吗?
    他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她了,刚见到了她,她就傻乎乎地跳崖了。
    他心脏病都被吓出来了,以后他再也不会带她去爬山了。
    顾恺现在对山产生了心理阴影,在心里将山林内景区,从他和秦絮的全球游计划中划去。
    秦絮扯了扯自己被汗水染湿透的睡衣,觉得有点恶心,下床去拿手机,看了下时间,都晚上七点了。
    秦絮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叫了一下,真饿啊……
    见是夏梓妍打来的电话,秦絮点了接通,“喂?”
    夏梓妍激动地询问:“姐妹,你在做什么?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
    秦絮:“睡觉。”
    夏梓妍咳嗽了一下,“你们战况挺激烈的哈。”
    秦絮面色一热,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后可怜巴巴,像是小狗的顾恺:“少开黄腔,我做噩梦了,我要去洗澡都吓出冷汗了。有什么事,赶紧说!”
    夏梓妍嘿嘿一笑,觉得肯定没她说的那么简单,她懂,她都懂。
    絮絮脸皮薄,还是不打趣她了。
    夏梓妍:“哦,你要当表姨了。”
    秦絮神色诧异,以为自己听错了:“啥?”
    夏梓妍听着她吃惊的声音,眉头微皱,深呼吸,“你要当表姨了!”
    秦絮惊讶极了,手机拿远了些,“你找到无性繁殖的办法了?”
    夏梓妍磨了磨牙,“你找抽是不是?”
    秦絮摸了摸鼻子,反应过来了,“孩子他爸是谁?”
    夏梓妍快崩溃了:“还能有谁?江澈啊。”
    秦絮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就知道是他,你最后还是栽在了他的手里,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夏梓妍:“等你回来再说吧,记得给我孩子准备长命锁啊!顺便让你那俩个小宝贝,给我当花童吧?”
    秦絮神色复杂,“你要是不怕他们把你梦幻的婚礼破坏了,你就去请吧。”
    夏梓妍不赞同地说:“我相信他们,他们都是乖孩子,不会的。”
    秦絮唇角微抽,她对乖孩子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她儿子乖,这世界上就没有熊孩子了。
    秦絮叹气,“行吧,那你自己去找他们说去。”
    夏梓妍:“那就这么说定了。”
    秦絮:“嗯。”
    夏梓妍想到一件事,跟她说:“南怀鹤和颜笑,好像要结婚了,你要去吗?”
    秦絮楞了一下:“什么时候?”
    夏梓妍:“这个月末,应该会给你发邀请函。”
    秦絮:“哦,到时候一起去吧。”
    夏梓妍:“行。”
    秦絮挂了电话,看到自己手机里,有十多个人打来的未接来电,也看到了南怀鹤的号码。
    秦絮一个个的回拨了回去,询问有什么事。
    秦絮回了电话,转身见顾恺坐在床上,保持原来的动作,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询问:“你看着我做什么?不洗澡吗?”
    顾恺抿唇,委屈巴巴,“想见你,我一年多没见你了,很想很想你。”
    秦絮微怔,心中五味杂陈,那个梦里她每天都能看见他,他确实很久没见到她了。
    秦絮走过去抱住他,轻轻拍着他宽厚的背,“余生慢慢看,现在跟我去洗澡。”
    “鸳鸯浴吗?”顾恺眼前一亮,睁着漂亮的凤眸,期待地看着她。
    秦絮勾唇一笑,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与他对视:“你要是想,也不是不可以。”
    “对了,南怀鹤要结婚了,这下你放心了吧?他这个月底结婚,我们一起去吧?”
    顾恺听着她这番话,眼底的光芒,更加耀眼了,心情愉快哼着小调。
    顾恺麻利地下床,拦腰抱起她,朝浴室走去,“还有巴力呢……”
    “你适可而止……我都没跟他联系了。”
    “这谁知道呢……”
    “小醋精,你怎么这么酸啊……”
    “没办法,我就这么小气,容不得别人觊觎你。”
    因为爱你,我永远也放心不下,靠近你的男人。
    永远……永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