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今天也想尽办法强奸你 > 甜甜的一家番外~(完本)

甜甜的一家番外~(完本)

    nv儿取名叫柳吱,因为随妈姓,卫柳吱这个名字还是柳昱取的。
    不过随着越长越大,就后悔了给她取这么可ai的名字,大概是nv儿身男儿心,她的脾气b起那些同龄的nv孩子要急躁很多,从小到大都是。
    以为长大一些会变得淑nv一点,可自从迷上了架子鼓后,这个想法彻底打消。
    十三岁上的初一,个子直奔一米七,长的也越发成熟,留着一头长发马尾辫,还带起了运动束带,总是将校服外套绑在腰上,哪里是跟风cha0流,她就是那个cha0流最前线的人。
    为了参加了少儿音乐b赛,回到家就在书房打起架子鼓,几次柳昱都被震的头疼,感觉快要脑出血。
    踹开门教训她小声点,卫柳吱拿起鼓bang就跟他呛,生了个nv儿还不敢打,最后碰的一脸灰,找卫唯一委屈。
    “你就会跟我妈告状,啥也不是!有本事你给我打个架子鼓第一名啊!”
    柳昱指着她吆喝,“我收拾不了你,你妈还收拾不了你?我都快被你敲出脑震荡了,再敢晚上敲鼓直接给你丢出去!”
    卫柳吱把鼓bang摔到他脚边,“出去就出去!我又不是没人要,哼。”
    “你还给我哼,出去就别给我回来!”
    她撞着他的肩膀就往外跑。
    卫唯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抬头看了一眼,关掉了电脑问悠悠问道,“准备去哪啊?”
    她在门口停住,转过头委屈的撇了撇嘴,“找我g妈去!”
    白芝和唐睿很早就搬来了他们楼下,小时候她被柳昱丢去托儿所,也是被他们俩接回来照顾,关系自然很亲近。
    卫唯一笑了声,眸光温柔的眯起了眼睛。
    “去吧。”
    她兴奋的迈着步子跑了出去。
    柳昱一边气,一边把鼓bang捡起来收拾好。
    “别跟她一般见识,叛逆期而已,再长长说不定x子就磨平了。”
    “哪次不是这么说的,长了十年了,你看她像个nv孩吗?”柳昱坐在她身旁,撑着双腿抓起了头发。
    卫唯一趴到他肩膀上,挑起他几根头发看了看,啧啧道,“你才三十多怎么就有白头发了?养nv儿有这么愁人吗,老了啊。”
    柳昱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她,锋利的目光刀刮一样。
    “你敢再说一遍?”
    “我老?”
    “老婆,最近是觉得你工作太辛苦了不动你,可你好像没把我放到眼里。”
    她慢慢的把手收了回来,眨着眼睛试图讨好,“我可没这个意思。”
    手腕突然被攥住,整个身子腾空而起,被他扛在肩膀上就朝着卧室走。
    “柳昱!柳昱!”卫唯一双手拼命的捶着他的背,声音有些着急了,“我没这个意思,我还有工作,不行不行!”
    他伸手一巴掌拍到她柔软的pgu上,“叫老公。”
    “这种话留到床上说也不迟。”
    砰!
    卧室门被用力关上,隔绝了里面求饶的尖叫声。
    第二天中午,白芝和唐睿便带卫柳吱上来了,顺便来蹭顿饭。
    卫唯一躺在yan台摇椅上,r0u着泛疼的腰,看到白芝往后看了一眼,鬼鬼祟祟的跑到她身边问。
    “你家nv儿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
    “她昨天跟我说,问怎么追男孩子。”
    卫唯一扯了扯嘴角,“你都告诉她什么了?”
    “没什么啊,我就跟她说,要有显赫的家庭和人脉,男孩子根本不会拒绝,唐睿就是这么被我ga0到手的啊。”
    “那柳吱又跟你说什么了?”
    白芝眯起眼睛一笑,撩起裙子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嘿,这事我得跟你好好唠唠。”
    “她说他看上了一个少儿音乐参赛弹钢琴的男孩,说他长的特别温柔,眼角有一颗痣,还帮她捡过东西,两个人认识一个月,柳吱跟他表白,结果对方不同意!”
    “所以她就问你怎么追男孩?”
    “哎呀不是,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她直接强吻那个男孩了,她亲口告诉我的!”
    卫唯一愣住,表情逐渐从不可思议变成难以置信。
    “你开玩笑……”
    “我跟你开什么玩笑!她也是我gnv儿好不好,总之这小丫头不简单,强吻这事这么小的孩子都做的出来,我还没g过呢。”
    这强行表白的办法有点似曾相识,她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过。
    卫唯一被这消息弄得缓不过神,还考虑着要不要告诉柳昱,就算他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估计会教唆着nv儿怎么去追。
    ……算了还是别跟他说了。
    “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她要是真有问题,我就跟她好好聊聊。”
    白芝兴奋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要是跟我说什么情况,随时通知你!”
    见她准备转身走了,卫唯一叫住她,“你跟唐睿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啊?天天守着我家nv儿,当成你们家nv儿,不太好吧?”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要什么孩子啊,看看我这张脸,调查了他不少喜好做的微整,万一生孩子身材走样怎么办,长的跟我不像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家nv儿挺漂亮的,多一个爸妈也没啥。”
    卫唯一笑了笑,摇摇头没说什么。
    她之前悄悄问过唐睿,在他们领结婚证以前,问他是不是真心喜欢白芝。
    “我怎么会喜欢啊,一开始就是看中了她的背景,说实话,我有私心,但是我找不到b她更喜欢我的人,况且,我不想从高处跌到悬崖,也许我会慢慢喜欢她。”
    人都挺自私的,也许为了自私,可以一直保持这份看似的美好。
    一周后少儿音乐大赛结束,她得了第一名,回家竟然开始跟柳昱学起了做饭。
    柳昱还从没想过,问她为什么。
    “不都说nv孩子要学会做饭,才能抓住男孩子的胃吗?”
    “谁告诉你的?你看我老婆会做饭吗!不还是抓住我的心了。”
    她洗菜的手顿住,回头呲牙咧嘴的咦了一声,“臭老爹你别在我面前秀恩ai了,我受够你一口一个老婆,ga0得跟全天下就你有老婆一样!还不是个妻管严。”
    他伸出长腿往她小腿上踢了一下,她差点没跪下去,急忙扶住水槽。
    柳昱严厉的目光瞪着她,“小孩子没大没小,你看我老婆敢在床上跟我叫嚣吗!”
    卫柳吱疑惑的啊了一声。
    “咳!”
    客厅中传来重重的一声咳嗽,柳昱抬头看去,见她要生气的瞪他,顿时一笑。
    “老婆,小孩子啥也不懂,说着玩呢。”
    “再敢当着她的面乱说,跟你没完!”
    卫柳吱没听懂,洗完菜后放到菜板上,看着他切菜,瞥了一眼正在沙发上认真办公的人,踮起脚尖,悄悄问了一句。
    “爸,你怎么追到我妈的?”
    切菜声速度慢了下来,柳昱大脑快速旋转着,该怎么回答小孩子这个问题。
    强j?
    肯定不行……
    他看到一旁刀架中的几个菜刀,拿出来了一把折叠水果刀,在修长的手指中旋转了一圈,低头小声说道。
    “你妈当年,可是我拿着刀子b着嫁给我的!告诉你,当年你妈嫁我可是话都不敢说,老老实实领的证。”
    卫柳吱看他的目光一下子崇拜了许多,伸出大拇指。
    “酷!”
    柳昱得意的哼了一声,总算是扬眉吐气一回。
    可他没想到,这办法已经让她铭记于心。
    半夜凌晨两点,卫柳吱偷偷从被窝里爬起来,来到厨房,借着落地窗外投shej1n来的月光,m0黑寻找着刀架上的刀子,找到了那把折叠的水果刀。
    锋利的刀子闪出银se的刀刃,她左右细看着那把刀,满意的收回刀柄中,挑着眉,嘴角笑的妖yang人,脸上两个浅浅的酒窝。
    不答应表白,那就威胁他啊,g妈说了,喜欢的男孩子就一定要追到手,更何况,她家世背景没有一点能挑出毛病的。
    走着瞧,你肯定是我的。
    ——————————分分分割线
    卫柳吱的感情任你们想象~遗传了她爹的变态属x,和妈妈的随x大胆,两者结合就是痴nv了,默默为她喜欢的,那个温柔男孩点根蜡。
    魏承泽催更微博:【未成恩泽】
    你强任你强,变态永不输!
    新书微博通知~三天内上线!勉强做个无缝连接,等你们嗷(  °  °)哽茤内嫆綪到:POPO.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