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NP 饮我 > 第八十二章狠狠地操我(hhh)

第八十二章狠狠地操我(hhh)

    她伸出舌轻轻舔了舔他的指尖,一不小心就点了火。
    他突然将她横抱起来到了卧室,没有开灯,转身将她抵在了墙上。
    他从背后脱下她的衣服,温热的皮肤一碰到墙壁就被激得不行,原先护在胸前的手也被他握住,十指相扣,举到了头顶。
    他们相吻,狂风骤雨般吮吸着对方的气息。他含住她的唇瓣,用舌尖勾勒她的唇形,她回吻,沉溺在他的温柔里。
    花心早已湿润,透明的花液顺着修长细瘦的腿留下。她想要他,所以主动呻吟。
    他表现得不急不忙,尽管下身已经粗大滚烫的抵着她挺翘的臀。
    白苍迟从身后握住了绵软的乳,乳肉软得如水一般,在男人的手里揉成了各种形状,手指在红色果实上揉捏摩擦,被挑弄得挺立。酥麻的快感加上墙壁冰凉的温度,她几乎就快泄身。
    他在她最欲求不满的那一刻进入她的身体,闭合的花瓣被那根粗大撑开,一点点地碾平花穴里的每一个褶皱,后入的姿势给两人带来的是更深的快感,肉棒几乎顶到尽头,每一次抽插都拍打着她的臀,房间里满是呻吟和拍打声。
    他抽动得又快又狠,她爽得脚趾蜷曲。
    快感被他堆积到顶点,她仰头长吟,相扣的手掌不自觉地捏紧。
    他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力道,便撞得更深,重重地撞在她的宫口,一次一次顶入花心。
    终于她到了高潮,声音叫得更加勾人。
    他停了下来让她享受这一刻的快感,但放在胸前的手继续揉捏着,感受着她呼吸带来的起起伏伏。
    高潮渐退,他将她转过来和自己相对,重新扣住她的手低头吻着她的脸颊。
    “你爱我。”
    姜雾里愣了愣,侧头也吻了吻他,“我爱你。”
    他重新在她身体里驰骋,呻吟越来越大,在她每一次高潮时都会停下来吻她,舔弄胸前的红珠,揉捏身下的花珠。
    白苍迟太在意她的感受,这样的性爱里她能最快最大的达到高潮,可他又能拿多少精力去照顾到自己的欲望呢。
    这对他似乎不太公平。
    “苍迟,”她喘息着抬头,声音如同妖精般勾人:“狠狠地肏我。”
    “再说一次。”他搂住她的腰将她抱起来,她很快就环住他的脖子,腿圈住他的腰。两人视线平行,他的眼睛依旧温润平静,目光里不止情欲,还有她看不懂的东西。
    她一直都看不懂。
    白苍迟抱着她的腿,肉茎用力地朝上顶,撞得胸前的白兔不住地跳动。她叫出声,又一大股花液浇在龟头。
    “我想要你狠狠地肏我……啊嗯嗯…!”
    “傻话。”他说着,还是笑了笑。
    他扶着她的后腰,肉棒狠狠地撞入媚肉,如她所说的,狠狠地肏她。
    不再顾忌她的叫喊和精疲力竭,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肆意驰骋,直到天微微亮他才最后一次在她体内喷涌。
    洗了澡后他给她盖好被子去准备早餐,一夜缠绵她累得睁不开眼,他的精力却越加旺盛。
    他也想通了。
    既然是得不到的东西,不失去便是最好了。
    她太累,睡得很沉,迷迷糊糊睁眼时白苍迟撑在她身旁吻了下她的唇。
    “早安。”
    她笑着搂住他的脖子也吻了吻他:“早安。”
    她睡得太沉,都忽略了自己只睡了一个小时,所以工作没多久就有些犯困。
    互联网上的流言慢慢随着别的热度降了下去,毕竟时间才是最好的工具,一切的火热与消散都是它在推波助澜。
    不过另一方面也是他们投入的资本。林州的违约金帮了很大的忙,自那之后他便离开了,甚至还没来得及道谢。
    陆临港端着两杯咖啡进来的时候发现姜雾里正在发呆,样子倒也可爱。
    “我付你工资可不是为了让你来发呆的。”他调侃着,把咖啡放到了她面前。
    姜雾里回过神,浓浓的咖啡香甚至在进入鼻中的那一刻就让人变得精神一些。
    但这并不是好事。
    “你监视我?”“别那么惊讶宝贝儿,又不是第一次。”
    办公室里原有的摄像头是用来防止偷盗,原本是接入她自己的电脑,被陆临港换了过去。
    “累的话可以和我请假不是吗,毕竟我还是很心疼我的前妻呢。”
    陆临港撑在桌子上看着她,姜雾里突然有了个有趣的想法,撑着头道:“那陆董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累吗?”
    “因为我一晚上都在和我爱的人做爱,,不像陆董……”她勾了唇,声音魅惑人心:“注定孤独终老了。”
    陆临港听完很平静,倒是让她有些惊讶。
    “唔…孤独终老,”他直起身子,往桌后走去,“如何孤独呢……”他俯身将她圈在椅子上,突然握住他的下巴霸道地吻了上去,不顾她的推搡强硬的撬开她的皓齿,在口齿中夺取她的芬芳。
    许久之后他才放开他,她被吻得面色发红,这次轮到陆临港勾着唇笑:“是和你一起孤独终老吗?”
    “陆临港,你就是个变态。”她皱着眉,眼睛如同宝石一样迷人。
    “嗯,我是。”
    他毫不犹豫地承认,然后饮了一口咖啡喂到她的嘴里。
    “好好工作,今晚我来接你。”
    陆临港在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用拇指擦去她唇边的咖啡,笑了笑走出办公室。
    外面的人在一瞬间安静下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从里面走出来的陆临港,看到这一幕他放大了声音,像是故意说给里面的人听:“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妻子有没有好好工作,真可惜,撞上了她偷懒的样子。”
    众人一听松了一口气,开始笑着打趣。陆董对雾里姐还真是不一般。
    “不过很可爱。”他笑了笑,本身就优越的外貌一下就俘虏了众人的心。
    众人更是哗然。
    他转过去着了眼办公室,门突然被人狠狠地关上。
    他转回来笑了笑继续往外走:“好了,大家好好工作,月末我请大家吃饭。”
    众人欢呼着送他离开,只有姜雾里抱着头坐在椅子上一遍一遍地劝自己冷静。
    每一次陆临港都在刷新她的认知,她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人格分裂。
    但很奇怪,为什么他这次并没有因为她提起白苍迟而被激怒。
    ——
    呜呜呜对不起我这段时间真的好喜欢陆总,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