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狼老公的鸡巴到底有多长(高H、兽世) > 番外三:深夜大床上,把儿砸当做狼老公不可

番外三:深夜大床上,把儿砸当做狼老公不可

    月se妖娆,整个房里都是暧昧的气息,床上的两人下半身紧密贴合,结合处正不断往外滴落汁ye,两人相拥,四唇贴在一起,陆白笙心有些生气,刚才她正处于非常非常舒服阶段,享受着ga0cha0带来的兴奋,帝逸霆这家伙倒好,竟然直接把她报过来疯狂c弄她...
    可恶!
    她带着惩罚的心情咬了咬在口腔内贪婪x1允她唾ye的舌头,那舌头丝毫没收到任何影响,继续和她的小软舌纠缠...
    “嗯...哼...”
    陆白笙鼻息间忍不住发出sheny1n,她只觉得新鲜空气越来越少,快要窒息了,好在就在她快翻白眼晕过去时,身上的男人终于放开了她...
    帝弛一放开陆白笙,他的呼x1都加重了好些,他知道娘这绝对是把他当做爹了...
    不过这样,也好...总b认出他,到时不知道怎么收场才好...
    陆白笙大口大口x1着新鲜空气,喘气回神后,“你今晚是不是吃错药了?把我c的这么不舒服...”
    带着抱怨口气的话语传进帝弛耳,他真想开口说一些欺负身下人儿的话语,可话到嘴边,他只能咽下,一旦发出一点声音,绝对会被身下人儿察觉到不对劲。
    他缓缓摆动腰身,镶在小nengxue深处的yjing此刻处于半软半y的状态,完全一副还能继续战斗几次状态,可惜陆白笙并没有发现身上的男人今夜似乎格外的坚y...
    陆白笙双腿缠着帝弛的腰身,伴随着他ch0u送的速度她自己的蛮腰也控制不住的扭动了起来,她眯着眼眸,“你好奇怪啊,平时都喜欢让我在上面,今天是怎么了?”
    听到这话,帝弛没有回应,他弯下身吻上陆白笙的耳垂,让她在身上?那慢吞吞的磨蹭...他可受不了...
    陆白笙耳朵像来敏感,一被亲吻上,她就根本不能多想别的事情,她只觉得帝逸霆今晚似乎有点像刚碰到nv人的毛头小,不过刚才被她那么一说,可算是开始tia0q1ng了...
    舌头t1an弄着耳垂处,帝弛下半身的ch0u送速度逐渐加快,本在小nengxue内的滚烫jingye被ch0u送的时候带出来了大量,被他c弄着的小nengxueychun更是被c的翻进翻出,每次c出来,nengxue的软肉都若影若现的被弄出...
    “被顶到了...c的好深...好粗...”
    “嗯...别t1an耳朵了...要被csi了...”
    yshui似乎分泌的越来越多,激烈的拍打愈来愈响,再加上陆白笙口y1ngdang的话语,帝帝弛控制不住的加快了ch0u送的速度时...
    陆白笙往边上挪动了脑袋,不给他继续啃咬耳垂,她那双放在男人背上的小手放在了男人的脑袋上,她掰过男人的脑袋,强迫着他的脑袋离开自己的耳垂...
    帝弛顺从着她,直到被按在x前的两团柔软处,他张开了嘴,略糙的舌苔开始刮弄着b0起的rt0u,舌尖在rt0u上开始转圈圈...
    陆白笙m0着男人的头发,嘴里的sheny1n一声b一声响,大guit0uc在了g0ng颈口,往前用力一顶,guit0u成功突破后,结结实实的和她的小g0ng亲吻上,深处的敏感点被大guit0u顶到,她终于控制不住的在迎接上ga0cha0...
    伴随着xia0x快速的收缩,本就快要爆发的帝弛终于投降...大guit0u处在一次往外喷s出大量jingye...
    ...
    一夜过后。
    陆白笙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懵了,身下压着的人明显不是帝逸霆,她此刻一丝不挂,xia0x之还放着一根明显粗长的东西,愣了几秒后,她起身,目光落在身下男人的脸蛋上时,她满脸只剩下震惊...
    身下的男人似乎并未进入深度睡眠,她小小的举动直接将他唤醒。
    睁开眼睛的帝弛也是愣了几秒钟,他昨晚是打算离开的,可连续c弄了好几次后,陆白笙直接抱紧了他,到后面,他陪着她打算等她睡熟了以后在离开,可他自己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陆白笙有点懵了,昨晚的人不是帝逸霆么...
    她的耳边开始回放昨晚的声音‘包乖,吃nn...别哭...’‘被顶到了...c的好深...好粗...’...
    一段段话语全部进耳,她脸se越来越红,可又有些不知所措,直到t内还含着的yjing跳动了几下,她才反应过来...
    她打算翻过身,想离帝弛远一点时,帝弛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他开口,“怎么办?你醒来的模样更让我想ca0n1了...”
    陆白笙脸se惨白,在她身t之的yjing明显在向她挑衅,她颤抖着身,“我、我是你娘...你这样是不道德的...”
    陆白笙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要知道这个男人可是她的儿呀。
    这种感觉很荒唐,更多的是让她无法接受,昨晚好像是她先g搭的他...
    “我从没把你当过我的娘...”
    “...”
    陆白笙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帝弛平时就不怎么喊她娘,而且整天一副b她还老练的样...
    理智下来,陆白笙开始挣扎,“不行,你放开我,我就当做没发生这件事情,不然你爹回来,你的腿可能就不保了。”
    “不可能,他未必能打得过我。”
    “...”
    陆白笙再一次语塞,鬼知道有一个短短一个月就长得b她还高b她还y狠的儿会是这样的感觉,可现在这种事情就是不能发生...
    正在沉思,不敢面对这样的现实时,帝弛开始ch0u送了起来,他也想克制着自己,可陆白笙这个脸红的模样,让他实在是受不了。
    xia0x本是有些g涩,可没ch0uchaa几下,yshui又不断冒出,帝弛朝她耳边吐气,“还是身t诚实,都sh了。”
    ...
    (番外完)
    ps:以下一个恶趣味
    帝弛:羡慕?
    帝包:呵,你怕是不知道每天晚上我不仅有娘亲的nn吃,下面的小j1j1还天天放进娘亲的xia0x里面呢。这么说来是谁羡慕谁?
    帝弛脸黑:...
    陆白笙懵。
    帝逸霆: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ai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作者:一般般的美妙,一般般的拽(拍桌狂笑
    (忽然间发现1uanlun的禁忌感更y1uan,不知道大家是追了几篇的还是刚看这一本的,下本准备就打算写一个家庭般的1uanlun...还是老规矩哦...哽茤内嫆綪到:popo.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