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离开无限游戏之后(H 1V3) > ΝPо18.c噢м 气急败坏

ΝPо18.c噢м 气急败坏

    时间过得很快,这头的方晏晏还在与江远霜和林澄月商议着每一种情况下的应对措施,以期望可以仅所有人最大的努力保全下叶渺微的性命。
    只是,还没有等他们将每个计划都商量的尽善尽美万无一失的时候,他们就再一次收到了夏流光让使小月送来的第二封信。
    这封信上显明了马上就要见面的时间与地点。
    方晏晏看见信上标注的时间,不过在堪堪的半个小时之后,本就担心不已的心情像被一只大手攥着,这只手的力道越发的强力了,引得方晏晏透不过气来。
    夏流光越是这么防着他们,就越说明他对他们能力的评估越发的高,而这样也暗示着叶渺微在下刘光那边的处境愈发的危险了。
    但是,既然叶渺微在人家的手上,那么无论如何,方晏晏他们这一趟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和鸿门宴,他们都要走一趟。
    方晏晏手上拿着第二封信,一路寻到了信上的地址。
    夏流光给出的地方是一个当地非常有名的标志性餐馆,果然这已经是字面意义上的鸿门宴了,夏流光的目的没有丝毫的掩饰。
    方晏晏越是到了紧要的关头,却越是容易思维发散,平日里绝对想不到的一些有的没的古灵精怪的想法,就会忽然从她的脑子里钻出来。
    方晏晏心里忽然暗暗地冒出了一个想法。在她回归现实生活中的这三个月后,她被人请客下馆子的次数,比过去二十多多年加起来还要多,但是这些餐桌上的珍馐美味却因为各自怀着别样的目的,吃起来味同嚼蜡。
    方晏晏他们三人卡着点到达的时候,夏流光已经在包厢里等待他们许久了。或者说,夏流光为了以防万一,已经包下了整个界面的餐厅,他已经在这个餐厅里等待着三位客人许久了。
    “燕子队长,你们来啦。”夏流光笑的见牙不见脸的,脸上的皱纹挤成了一团,显得格外的油腻。
    “不知道夏队长忽然紧急相邀,是所谓何事?”方晏晏压抑着心中的不安与反感,尽力的展现着自己最大的善意与夏流光斡旋着。
    方晏晏轻嗅着空气中的味道,餐厅里弥漫着浓郁香甜的龙井味,与她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这让看不见叶渺微身影的方晏晏稍稍的放下了一直悬挂着的心:
    虽然叶渺微现在没有出现在方晏晏的视线里,但是从空气中浓度极高的龙井味就能判断出叶渺微此时就在这个餐厅,距离方晏晏不远处的某个地方,生命安全暂时还没有受到什么物理上的威胁。
    “嗨,我就不能找燕子队长,您和您的队员喝喝酒,拉近拉近感情吗?”夏流光嘿嘿地笑着,搓着手,将自己的姿态放的额外的低,这与一天之前他对方晏晏他们小队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度的大转变。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这是方晏晏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夏流光越是用这样讨好的语气与方晏晏他们客套恭维着,就越代表他所图非小。方晏晏揣在衣兜里的手掌上,暗暗地攥住了一把汗。
    “夏先生,您如果对着我们还要如此客套的话,可就真的称得上见外两个字了。”
    江远霜看出了方晏晏的窘迫,一边开口应付着夏流光,一边暗暗走上前一步,靠近了方晏晏,用自己的肩膀抵着她的肩膀。
    林澄月被落在了最后,他抬头撇了一眼自家表哥的操作,心里暗暗地懊恼,又被江远霜快一步捷足先登了。
    “那…我就开门见山地直说了。”夏琉光的眼睛在方晏晏三人的身上转悠了一圈,才半推半就的开了口。
    他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让方晏晏额外的反感。明明是他夏流光自己有事拖着方晏晏他们入局,可他偏偏还要装作一副被逼无奈的模样,来述说这件事。
    “你们…”
    “稍等。”方晏晏故意卡在下流光开口之前打断了他,“微光也是我们小队的一员,夏先生要说的东西想来定是很重要的,直接略过我们的一个队员,不太好吧?”
    “成!”夏流光见方晏晏越是慎重的想要见到叶渺微,便代表他们越是重视与他夏流光的关系,心里的得意又涨了几分,就也不为难对面的三个人,直接通知手下的人将在不远处,别的包厢待机的叶渺微给推过来了。
    方晏晏细细的打量着坐在轮椅上的叶渺微。只是叶渺微现在低着头,方晏晏只能看到他一段莹白的脖子,看不清楚他所有的面部表情。但即使如此,方晏晏也能在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散发着的违和的沉沉暮气。
    “燕子队长,你是知道的吧?”夏流光见人到齐了,便直接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别的组织有超自然能力的人。”
    方晏晏和叶渺微都不说话。
    夏流光看了他们一眼,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直响。他略微思考之后,就并没有什么耐心与他们继续周旋,直接抬手便点破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
    “就比如说你和微光在B市的那个组织,组织里不少人有着玄幻向的能力吧?”
    方晏晏表面上面色沉重,心里却缓缓地松了一口气,至少目前看起来,夏流光及其他背后的组织还是不知道他们四人已经逐渐恢复了自身能力的事情。
    万幸,他们幻想中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夏琉光看着如具嘴葫芦一般的四个人,见自己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却依旧装聋作哑的一言不发,有些气急败坏。
    “和燕子队长与微光一起执行任务的那三个人,他们都是有能力的吧?”
    “还是说你们想告诉我,你们觉得那个拿着罗盘和拿着剑的小子,他们手上的那些武器只是一些花里胡哨的破铜烂铁罢了。”
    方晏晏没有继续听夏流光发牢骚,而是有些疑惑的,把目光投向了叶渺微。倘若在往常,他被别人这样指名道姓的点名阴阳怪气了,叶渺微绝对会不服气的开口回怼回去。只是今天的他,格外的安静。
    “夏先生,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呢?”方晏晏最终,还是按捺不住的自己开口问道。
    疯狂威逼
    “呵!”夏流光见方晏晏直指重心地问了,便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转进了重点:
    “我就想问一句燕子姑娘实话,你是否还知道别的在现实中获得能力的方法。”
    夏流光的后半句话,几乎是压着嗓子阴恻恻的喊出来的。他昨日在方晏晏三人走了之后,想起了将叶渺微身份通报给他的那个外围“定天”的成员,小竹。
    夏琉光抱着抓到方晏晏和叶渺微在现实生活中弱点点的阴暗目的,派人又去细细调查了小竹与叶渺微和方晏晏接触之后的一举一动,没想到却顺手查出了一个小竹隐瞒了许久的惊天秘密:
    方晏晏和叶渺微来自现实生活中的另外一个异能组织,这个组织的人,个个都怀有玄幻向的能力。
    方晏晏之前就和叶渺微猜测过夏流光和小竹背后是同一个组织,这个组织的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在多方地招揽接触着各种玩家和玄幻侧在现实社会中隐姓埋名的人。
    方晏晏这个推断合情合理,从小竹的表现来看,也是无懈可击。然而,方晏晏和叶渺微千推敲万推敲却单单忽略了一件事情:小竹要是并没有将夏蓝芷和丁尧他们的能力报告给“定天”组织呢?
    小竹并没有将组织的事情上报给“定天”,而是将这件事情瞒下了,私下里借着“多名玩家离奇死亡”的世界诱惑着夏蓝芷和丁尧他们背后的组织入局。
    这个小竹还挺有经商头脑的嘛,方晏晏在面对夏流光的重重压力之下,脑子里不知怎么地又转过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小竹还知道不能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也许是小竹看见了自己队友宋绍的凄凉而又恐怖的下场,于是心里便对“定天”的异能觉醒的方法产生了抵触,私底下想要接近多年之前认识的夏蓝芷他们,看看他们组织里觉醒异能的方法是不是更加的安全有效些。
    只是他没想到,他千算万算,自己埋了许久的秘密,还是给夏流光知道了。
    现在,夏流光正拿着自己昨日调查来的证据和方晏晏对峙。
    夏流光是一个极擅长揣摩人情世故和洞察人性弱点的人。
    所以,他拿到了小竹的这份资料后,很快就将方晏晏他们小队前日对于他提出的用凤草灰恢复实力的方式无动于衷的原因:他们已经有了别的恢复实力的办法。
    这也是夏流光急急忙忙将方晏晏小队的三人请过来的原因,为了得到这种方法,他甚至不惜暗搓搓的将叶渺微当做一个要挟的砝码。
    “这…”方晏晏动了动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夏流光忽然又用他那阴鸷的声音提高了音调说道:
    “燕子姑娘,容我提醒你一句,我们‘定天’里,可是有一位能辨真伪,实谎言的能力者在的。”
    夏流光画蛇添足的行为,只不过是在敲打着方晏晏,让她明白一旦被发现说谎了,会有什么下场。
    方晏晏听完夏流光的话之后,就像是没听到一般,有些奇怪的摇了摇头,继续着自己刚才的话题说道:“夏先生,我并不打算骗您,我知道那个组织中他们获得能力的方式。”
    “是什么?”夏流光的声音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杂乱,而没有规律,胸腔里的心脏砰砰的跳的方晏晏脑子疼。
    与此同时,方晏晏能明显地感到空气中的氛围在一瞬间凝固了,收到所有人的心绪都被她这句话搅乱了。
    “既然你们能有人觉醒了《继承》中的能力,那想必你们应该也是见过许多的妖物和瘴气了。”
    方晏晏试探一般的将话扯远了一些。
    夏流光狠狠的看了一眼方晏晏,催促道:“长话短说。”
    方晏晏在《继承》的游戏里确实听说过有一个人的能力来自己于一个幻想中的西方妖兽,可以破迷障,识谎言。所以,方晏晏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否会出现在夏流光的队伍里,却也不敢撒那些显而易见的谎,只能挑着捡着说。
    “其实很多人得到能力的方式,只不过是两个字:遗传。当然,你若非要说这两个字是‘投胎’,那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你说的是真的?”
    “很意外是吧?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也是相同的想法。”方晏晏几乎能感受到夏流光周围那近乎实质的失望的情绪。
    “你若是再多加调查一步,就会发现了,那个整日抱着长剑的青年简唐,他的父母爷爷太爷爷都是一等一的剑客。那个手上捧着罗盘的男孩子,丁尧,其父辈也是一把罗盘不离身的存在。”
    方晏晏看着夏流光,眼睛里的光和希望渐渐地暗了下去最终熄灭了,她心里有了一种无比畅快的报复感。
    活该!
    “这只不过是应了中国的那句老话罢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
    “他们觉醒能力的方式,又方便,又没有风险,只是我们用不上罢了。”
    方晏晏最后做了总结的陈述与结尾,可惜了,只有林澄月和江远霜听出了方晏晏句里句外无限的嘲讽。
    “你…”夏流光的心情,犹如坐了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他刚刚燃起一点希望的火苗,却又被方晏晏的话结结实实的扑灭了。
    夏流光关上想要并不去相信这些话,但是方晏晏既然肯把如此显而易见的具体事实摆在了台面上,就让他不想去,相信都不行了。
    “原来如此。”夏流光不愧是极为擅长钻营取巧的人,即使方晏晏已经听见了他紊乱的呼吸和杂乱的心跳声,但是在经过这些事情后,他依然立马能对方晏晏笑脸相迎,挤出一个客气的笑容趣推叶渺微的轮椅。
    只是……
    夏流光的手刚刚抓到了轮椅的扶手之后,他并没有推动叶渺微的轮椅,而是不知什么时候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非常小的瓶子捏在手上,他的手在触碰到了叶渺微之后,就将手上的东西露了出来。
    一瓶满满的凤草灰,方晏晏下意识地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脸上的情绪凝滞了:
    没有绿茶的味道,这不是他们做过手脚,掉过包后还回去的那一瓶。
    “我还有一个疑问,想要燕子小姐给我解答。”
    “既然对方的能力是靠遗传获得的,那么你和微光那么热心地加入这个组织,又是为了什么呢?”
    本文由:んρò18.còм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