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楚楚传(SM NPH) > 主线:新帝(吵架日常)

主线:新帝(吵架日常)

    青云山上,绿树环绕的庭院。
    楚楚闲适地躺在贵妃椅上,捧着手中的书卷,兴致正浓。
    “娘娘,当心着凉。”
    班若雨轻轻走到楚楚身边,体贴地替她披上狐裘。他身上有一个淡淡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情绪舒缓。
    自安安的圣旨颁布后,楚楚便带着他来到青云山上闭门不见客,与往常不同,这一次同行的还有班若雨。
    她看着这张与若风相仿的脸,一时怔神。
    “何时告知我,关于你哥的事?”楚楚捧起茶盏,眼角弯弯,像在跟他话家常。
    “娘娘有所不知,在下也不知若风近日的行踪。”班若雨也淡定地泡着茶,只是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愁绪。
    他话里有话,应是察觉到慕容铮派来监视他的人了。这其中也有楚楚的授意,在弄清楚他的底细之前,她不会轻易相信他。
    二人皆不言语,空旷的庭院更显寂静。
    “近日新帝登基,皇城多有动荡,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班若雨出声化解了尴尬,他跟若风一样,都是心思细腻之人,总是能拿捏好分寸,相处起来让人舒适。
    楚楚正想说点什么时,不远处传来熟悉的男声。
    “看来有人对朕治理的皇城不甚满意啊?”
    只见慕容铮伫立在不远之处,他身着金丝滚边华服,气宇轩昂,周身散发着帝王贵气,就这样静静站着,面无表情,也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参见陛下”
    班若雨跟着一旁的仆从们一同朝他行礼,低眉顺眼,礼数周全。
    “班若风的弟弟?”慕容铮踱步到跪地的男人跟前,悠悠地问道:“是叫班若雨对吧?”
    “回皇上话,小的正是。”
    “倒是跟朕说说,你有何不满?”年轻的帝王气定神闲地坐在楚楚身旁,居高临下地望着跪地的男人。
    “小的岂敢有不满?陛下英明伟岸,乃大崇百姓之福,小的敬佩得五体投地,拳拳之心请陛下明鉴!”
    好一张利嘴!难怪这小白脸能花言巧语哄骗楚楚带他上山,二人竟还亲密独处?
    慕容铮薄唇微抿,心中一团怒火,忍不住伸手搂过楚楚的腰肢,以示主权。
    没料到他这一出,楚楚猝不及防,被抱个满怀。
    她轻蹙着眉,不满地小声嘟囔一句,抬头对上帝王紧绷的俊脸,一时觉得好笑。
    他们快小半个月不见了,这狗男人似乎清瘦了些,眼底还有淡淡的青色,看来是经常忙到通宵达旦。成为帝王后,他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气场更强大了。但这小心眼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
    一旁的仆从都很怕这位新帝,恨不得将头埋到地里面,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楚楚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伏地的白衣男子,对比他的傲慢,班若雨显得有些可怜。
    “你们都退下吧。”
    得到楚楚的赦令,众人都松了口气,班若雨也跟着起身,临走前还含情脉脉地看了楚楚一眼。
    这一小动作被慕容铮精准地捕捉到了,他目光如剑,恨不得把班若雨捅成筛子。
    一阵暗流涌动后,庭院里只剩下慕容铮和楚楚二人。
    “恭喜陛下,如愿得到这天下。”
    楚楚不露痕迹地推开他的手,抿着茶笑道:“宫中事务繁忙,今日圣驾至此,不会只是来吃醋的吧?”
    吃醋?亏得这没良心的女人还知道啊?
    慕容铮俊眉一挑,抢过她手中的茶盏喝了一口,淡淡地说道:“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只怕某人忙着风花雪月,好的坏的都抛诸脑后了。”
    他打量着楚楚,今日一身桃色齐胸襦裙,衬得她肌肤胜雪,杏眸里噙着笑,弯弯眼角挑起一抹绯色,摄人心魄。
    看来没他的这段时间,她日子过得不错,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该如何应对危机四伏的朝堂,真是没心没肺!
    更可气的是,还有那小白脸作陪,一想到刚才他们眉目传情的样子,慕容铮眉头一皱,冷着脸将楚楚揽入怀中,俯身啃咬她红润的樱唇。
    “唔……”楚楚的呼叫声被他吞入口中。
    他吻得凶狠,就像久不进食的饿狼一般,动作极具侵略性。
    当他松手时,楚楚的嘴唇被咬得红肿、气息不稳。她擦了擦嘴角,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齐王这才刚登基,就不把我这个先太后放在眼里了吗?别忘了,论辈分,我还算你的母后!”
    楚楚厉声斥道,拢起衣襟,摆出长辈的架势。
    “母后?”慕容铮嗤之以鼻,“别忘了,早在老头在世时,朕就把你睡了。躺在朕身下承欢时,你可还记得自己是母后?”
    “放肆!”楚楚气愤不已,下意识想扇他一巴掌,却被他牢牢地握住了手腕。
    二人谁也不服谁,瞪着眼僵持着。
    最后,还是慕容铮率先妥协了,他不跟女人计较,床榻上能解决的事,为何要在这耽误时间。
    “罢了,朕给你带了个消息,钱勇和齐欢传来消息,不仅找到了慕容显,还歼灭残余叛乱势力,不过班若风从西域失踪了。”
    接下来的一个半月会很忙,我尽量周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