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沉溺(NPH) > 窥伺(H)
    “在你还很小的时候,我就起了心思,那是多么龌龊的心思啊……如不是顾虑你脆弱的如同一颗小露珠一样一触即碎的身体,我在很多年前就早已动手了……圆嘟嘟的脸蛋,奶白色如奶酪蛋糕般软绵绵的小身子……那是第一次,我对着一个女人勃起了,虽然你那时实在称不上是一个女人……那也是我第一次对着人自慰,竟然舒服得我都要失语了……你知道我将你小肚皮上沾着的精液擦掉时,花费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没有插入你那个娇嫩的不像话的小洞里吗?那时,我只是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尖试了试,就像现在一样,又软又湿又热,就像现在一样!嗯!好会吸!果然是个从小就会勾引人的妖精!!”
    “在遇到你之前,我从不知我还有那种嗜好,那时,我多少也曾纠结过一段时间,不过我很快就发现,这种隐秘的、不被世俗允许的欲望只针对特定的人,只针对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那个人……没有第二选择的唯一逼着我只能小心翼翼的等着你一点点、一点点的长大,那是一个怎样漫长与难熬的过程啊!不过好在我每天都能看见你,你在房间做什么、你在学校做什么,我都能看见。你慢慢的长大,小馒头比别的女生长的都早,长的都大,直到长到我一只手都握不住。你是个乖宝宝,即使在洗澡时也不会偷偷自慰,在被我开封前,你一直就纯洁的如同稚童。”
    “不过,很抱歉,你越是一尘不染的样子,我就越无法自制。我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屋子里唯一的光源就是你,你洗澡时点起的灯光照耀着我,你每一次弯身都让我兴奋无比,那影影绰绰藏在暗处的地方让我垂涎欲滴,我恨不得隔着屏幕就操进去,操进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不过理智让我暂时远离你,如果离你太近,我无法保证我能忍多久,所以我一直都是离你远远的,远到你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我在暗处看着你一点点、一点点的长大,很多年、很多年……你终于长大了,终于长大到可以承受我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不过……这时候出了点状况,那个该死的老东西竟然要把你给别的男人,这怎么可以?!明明是我一点点、一点点看着你长大的,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不可能把你让出去!除非将我杀死,不然别想让我放手!!不…不对,就是死了,我也要缠着你,不是有死鬼缠人的传说吗?如果那是真的,我想我就算是死了也要缠着你,在你身边,一刻都不离开!!所以……总之,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和你分开了!谁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呵呵……这里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别的人都安排了个前世,我倒是很好奇我的前世是什么样,其实我实在无法想像还会有一世,我会比现在更爱你。我现在已经爱你爱到极致了,这么多年,你早已融进了我的血里,化入了我的肉里,你常年在我的骨髓和心尖游弋,所以我才想这样,就这样!将我也一下下的融进你的血肉里去,让你也能爱我入髓!”
    “肖白……我的心肝……你是我的,我不会让别人把我的心肝从我身上扯走的,无论我付出什么代价,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像上次被白翰如下的春药迷倒时一样,肖白的神智在肖韶插入的那一刻就迷迷糊糊起来,只知道陷入低俗的情欲里沉沦,根本就听不见肖韶这么长的一段诡异的低语:“好撑……好痒………不、不要顶那里啊!!啊哈……那里…越磨越痒啊……我要……给我……好难受……”
    “宝儿,我一直在给你啊,还不够吗?!”肖韶一个上顶,隔着一层皮肉,正正的顶在了花心之上。
    可是无论他再怎么顶撞,都是让软肉之间互相挤压摩擦,这只会让被春药烧灼着的小穴更加的饥渴难耐。所以随着肖韶的加速,肖白的前穴也跟着噗嗤噗嗤的吐出大量的水来。
    肖韶瞅得眼热,他稍微停了停,又从床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来,打开了,是一个新的青藤,比刚才的小的多,却是通体乌黑发亮,也不知又是什么怪异物种。
    肖韶稍稍后退,将手里正处于安眠状态的青藤缓缓插入肖白已经被淫水浸透的前穴,他很小心,只要肖白稍稍蹙眉哼唧一声,他就停下手,直到肖白不那么紧绷身体了,他就再次深入。
    “要爆炸了……怎么会这么胀?好满…好胀啊……”肖白闭着眼摇头哼叫,她被春药控制着,还不知道自己下边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恐怖体验。
    肖韶一直都没动,只是用手小心缓慢的拖拽手里的黑色青藤。肖白两腿被绳子拽着,被迫大大张开,她的的腿间此时被一红一黑两根粗棒全部占满,显得十分的凄惨可怜。肖韶手里动着,因为被撑到了极限,他隔着那层肉壁似乎都能感觉到隔壁青藤的形状。
    那青藤,可能是因为品种特殊的原因,被丰沛的淫液浸泡了这么半天,这才刚刚醒来,谁知它刚一能动就啪唧一口咬在了肖白花心圆肉上使劲吸吮,这种吸裹花心的体验直接让肖白尖叫抖动着上了高潮。
    直到这时肖韶才松开手里的青藤,继续慢慢抽插了起来。只是诡异的是,那黑色青藤在大口吞咽下肖白喷出的淫液后,竟然开始模仿男子操穴的样子,里里外外自发的抽插起肖白的小穴来。
    而肖韶则配合着青藤的速度,它进他就出,它出他就进,一人一物配合得倒是天衣无缝,让肖白的两个小穴一时都不得闲,被迫接受两根粗棍的鞭挞。
    因为已经被撑到了极限,两根粗棒的每一次出入都狠狠挤压过肖白的所有敏感点,两根粗棍的轮番征伐,也让肖白无法稍歇半刻,是以,肖白明明刚高潮不久,便又被迫迎来了第二次似乎会更加恐怖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