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舒同样允文允武,骑射出众,他紧随苏语嫣的动作,灵活地避开路过的行人和想要拦住他的友人,驾驭着胯·下的良驹小跑离开了。
    两人身后,一群同颜舒相熟的世家子弟瞠目结舌,他们你捅捅我我戳戳你,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讶和疑惑。
    “这颜舒和苏语嫣……他俩怎么凑到一起的?”
    “之前不是说,颜家婉拒了陛下的指婚吗?可你们看看颜舒刚刚的态度,明显是护着那位苏姑娘,不想让我们打扰他俩。”
    “诶,你也是这样的感觉吗?我还以为我多想了。”
    “啧啧,都是爷们儿,咱们谁不知道谁啊,这里面肯定有猫腻。颜舒刚刚的态度和表情,就差没明说别打扰他俩了。”
    “也许,咱们确实可以再多想一点儿,你们没有发现吗?苏姑娘先走,颜舒紧随其后,这、这和颜舒平日里的矜持疏离的作风完全不符啊,天啊,这还是那个颜家的芝兰玉树贵公子吗?”
    “你们想多了吧?也许那两个人有重要的正事要办呢?”
    这话说出来,连说话的本人都不太信。
    颜舒和苏语嫣两人之间能有什么重要的正事呀?这男未婚女未嫁的,还有之前那种被拒婚的尴尬关系,偶然碰见了,避嫌都来不及呢,怎么还一起喝茶,一起骑马离开了?
    “诶,刚刚,颜舒是不是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蓝文英,颜舒说了要去蓝文英的铺子。”
    “那是哪里,有谁知道吗?”
    几名世家子弟面面相觑,他们哪里会知道这偌大个洛京城里一家店铺小老板的名讳。
    这时,这群公子哥儿身边的一名小厮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亮:“少爷,小的似乎听说过蓝文英这个名字?”
    “咦?说说看。”
    “少爷,少夫人最近喜欢莳花弄草,去过几次西城的一家花草铺子,他们家老板,似乎就叫蓝文英。”
    “你没记错?”
    “这个,嗯,应该没错,小的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听咱们府上的人闲聊的时候说,那位蓝老板是先前那位嘉平侯的小舅子,不,不对,不算是小舅子,是苏永臻那个心爱小妾的兄弟。”
    这话勾起了众人对一些陈年八卦的回忆,很快,他们就弄明白了这个蓝文英到底是何许人:“卧槽,是让苏永臻宠妾灭妻的那个娇妾的亲戚!”
    “这么说,那个蓝文英和苏语嫣肯定有嫌隙啊。”
    “所以,诸位兄弟,颜舒今日跟着苏语嫣去那个蓝文英的铺子,到底是做什么去了?不会是一起找茬去了吧?”
    “哈哈哈,别说笑了,咱们颜大公子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可干不出为了讨女孩子欢心,就去欺负其他人的挫事,你们能想象,就是那个,颜舒跟刘家那个纨绔似的,带着一群人耀武扬威的吗?哈哈哈……”
    这人的笑声越来越小,渐渐地,脸色就有些奇怪了,他突然回头,和众人交换了几个不可置信的微妙眼神。
    “这个吧,我们之前不是同样没有想到,颜舒会和苏语嫣有交际吗?”
    “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我也有!”
    本来打算聚会喝茶的几人全都眼睛贼亮,他们立刻放弃了原本的安排打算,纷纷深吸一口气,然后催促小厮赶紧带路,他们要去就近围观!
    与此同时,下了早朝的广和帝难得有些闲暇,他带着包括裴玄在内的几名朝中重臣,去了工部名下的武器监造司。
    “诸位爱卿,你们看看这次工部新改良的兵器。”
    广和帝从架子上取下一枚黑色的轻弩,递到身后兵部尚书的手中。
    兵部尚书躬身接过新改良的轻弩,眼睛随之一亮,他武将出身,熟知兵事武备,武器优良与否,大多时候一入手便能判断一二。
    其他人也凑了过来,围着兵部尚书看他试验改良轻弩的威力和射程。
    过了一会儿,年逾花甲的兵部尚书神色激动,他朝着广和帝弯腰一拜:
    “恭贺陛下,我大启朝又得一利器,若是运用得当,兵将装备充足,则边疆稳定、四方朝贺指日可待。”
    广和帝摆摆手,朗笑出声:“借老尚书吉言,朕也希望能早日驱逐异族,还我大启朝黎民百姓一个远离战火的安稳盛世。这新式的轻弩研制成功,就算是一个好的兆头吧。”
    丞相白闻礼笑眯眯地建议道:“陛下,这改良轻弩的能工巧匠该得重赏的。”
    广和帝指着一旁静立沉默的裴玄,心情愉悦地问道:“那白相说说,朕该如何赏赐朕的都察院掌院?”
    白闻礼面露惊讶和羡慕:“竟然是裴御史的巧思?裴元之当真是大才啊!裴大人,你博学广识,心思敏慧,于国于民都是有功之人,老夫佩服。”
    对于老相爷的称赞,裴玄并不居功自傲,他摇了摇头,缓声解释道:
    “轻弩能够改良成功,并不是元之一人的功劳。陛下,白相爷,诸位大人,元之能这么快就完善几年的设想、绘制出详细的图纸给工匠,多亏了苏语嫣苏姑娘的建议和帮助。没有她的奇思妙想,这个轻弩不会这么快就完成改良的。”
    “是武威伯的外孙女?”
    兵部尚书惊讶抬头:“宋老倔头的外孙女还能有这样的聪慧巧思?那可真难得,老夫还以为,那姑娘和她外祖父一样特别擅长舞刀弄枪打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