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夫人你找时间和舅兄他们通一通气,若是冯家也有意和我们苏家亲上加亲,咱们就安排一对小儿女在定亲前见上一面。”
    在大启朝,年轻男女的婚事安排,虽然还是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规矩,但是,在正式议亲之前,一些自诩开明慈和的长辈,还是会找个巧妙的借口,安排年轻人见上一面的。
    得了嘉平侯的同意,冯氏自然连声应好。
    她虽然私下里嫌弃苏语嫣的性情脾气,以及她在北境边塞多年的成长经历,但是同样十分清楚,这门婚事若成了,绝对是苏语嫣低嫁了。
    生怕夜长梦多,半途生变,冯氏眼波流转,笑吟吟地提议道:
    “夫君,妾身兄嫂那里肯定是万分愿意的,不提我们大姑娘的身份和嫁妆,就是她本人的品貌才华,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千金佳人,哪有不答应亲事的道理?
    这样吧,下个月初八,是祈福还愿的良辰吉日,妾身想邀请娘家嫂嫂去京郊的上云寺拜一拜,顺便赏一赏上云山附近的丹枫碧潭,飒爽秋景。
    到时候,让咱们的大姑娘和澜之‘碰巧’见上一面,如何?”
    嘉平侯喝了一口茶,温声说道:“一切都有劳夫人安排了。”
    第4章
    各有心思的嘉平侯夫妇谈妥了事情,心情都不错,夫妻之间的脉脉温情在室内弥漫,一时之间,明禧院内欢声笑语不断。
    稍晚,一张写满蝇头小字的字条被送到了梧桐院。
    苏语嫣从溪月手中接过明禧院大丫鬟梅香的传讯,认真读完字条上的内容后,又把字条递给了一旁的乳母白姑姑。
    “侯爷和夫人决定让我和冯家嫡次子议亲。”
    “姑娘若是不愿,可以直接拒绝,咱们不怕得罪侯夫人。”
    苏语嫣摇了摇头:“这个不急,我若是不想嫁人,谁也逼迫不了我。我只是十分好奇,侯爷为什么会答应冯氏的提议?”
    白姑姑眉头一皱,露出思索的神色:“确实奇怪,凭老奴对侯爷的了解,他是不会放弃姑娘你的婚事带来的利益的,那个冯澜之,可不是侯爷理想中的佳婿人选。”
    苏语嫣又看了一遍梅香的字条,手托腮斜倚在天青色的靠枕上,一双莹润玉臂从宽大轻飘的胭脂色纱袖中露出,乌发倾泻而下,缠绕在雪白丰满的胸脯上,活色生香似凝露海棠。
    白姑姑瞥了一眼自家姑娘的慵懒艳色,心想,这样美貌妩媚的女娇娥,嘉平侯又不瞎,怎么舍得把闺女嫁给一个普普通通的世家子弟?
    也就是侯夫人冯氏、那个被情爱迷昏了头的女人会认为,嘉平侯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真心疼爱女儿,想给苏语嫣找个简单人家过日子。
    “侯爷不会让我和冯澜之定亲的,但他又没有反对冯氏的建议,据梅香所述,他甚至还欣然赞同,定下了次月初八上云寺之行,这说明,他的算计已经开始了。”
    苏语嫣羽睫低垂,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串玛瑙石的手串:
    “白姑姑,我们也得准备起来了,嘉平侯出手,就不是冯氏之流的小打小闹了。”
    “姑娘放心,我们的人都警醒着呢。”
    溪月一脸担忧:“主子,要不咱们干脆就别去上云寺得了,那边是山上,我们的护卫能进去的人数不多。而且,侯夫人肯定要去寺院后面的客房区休息的,女眷聚集的地方,我怕护卫们照顾不到。”
    “无妨,你忘了我的身手也不错吗?而且,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们要尽早弄明白嘉平侯的打算,然后才好见招拆招,防患未然。”
    主仆几人又交谈了几句,夜色渐深,眼见着苏语嫣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白姑姑便领着溪月溪风两个大丫鬟起身,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暖意融融的闺房。
    一夜风平浪静,等到第二日嘉平侯出门办公了,冯氏便让身边的王嬷嬷走一趟,去给她娘家嫂嫂送帖子,邀请冯家人来侯府一叙。
    明禧院的动静一大,府内各处便都得到了隐约风声,消息灵通的,不到晌午就知道了,侯爷夫妇开始要张罗大姑娘的婚事了。
    午后,苏语嫣去女夫子处上课,碰到了脸色苍白忧郁的二姑娘苏语晴。
    这姑娘坐在绣案后,抬头望着翩然而至苏语嫣,眼中幽怨愤恨之色更浓,她似乎想向苏语嫣询问什么问题,但是踌躇了片刻后,还是咬着下唇低下了头。
    苏语嫣挑眉一笑,就当自己没有察觉到苏语晴的异常,她轻轻颔首,和一身素雅的女夫子问好后,就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开始了当日的学习。
    “大姐姐,等一下!”
    下课后,苏语嫣起身离开,走至花园处,身后传来苏语晴的声音。
    “二妹,何事?”
    “大姐姐,我今日的功课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想向你请教。”
    快步追赶过来的苏语晴气喘吁吁,有些不顾仪态地把苏语嫣堵在了花园小径上。
    “二妹向我请教功课?这可是新鲜事儿,你昨儿个不是还嚷嚷着,我这个侯府大小姐在北境边关习得了一身粗鲁做派,实在担不起侯府嫡长女的身份吗?”
    苏语晴目光盈盈,刻意放柔了声音:“大姐姐,昨日和你吵嘴,是语晴的不对,语晴在这里和你赔礼道歉。大姐姐,咱们姐妹之间血脉相连,哪有隔夜的仇?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妹妹计较了。”